TOP
Image Alt
  /  People   /  杰德影音執行長 林志杰 | 擁抱多元,迎向彩虹的幸福彼端

杰德影音執行長 林志杰 | 擁抱多元,迎向彩虹的幸福彼端

酷兒一詞源自英文「Queer」,原為「古怪、與常人不同」之意,是曾經用以貶低非異性戀者的詞彙。可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Jay)選擇將詞義翻轉,創辦「酷兒影展」與「GagaOOLala」等同志影視平台,透過影像的力量,發掘世界各地的酷兒故事,不遺餘力的為自己、為LGBT族群、更為下一代,打造一個與愛零距離的七彩世界。

「一個社會要具有力量,並不是每個人都一模一樣,反而該是多元的才行。」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認為,當多元的想法、多元的能力、多元的思考方式,甚至是多元的性傾向同時並存時,這個社會才會開始培養「尊重」與「包容」不同聲音的能力,也才有機會去建構一個友善和諧的生活環境。

而「多元」二字,正好是對林志杰本人最好的註解。十歲移民美國的他,自求學到就職期間曾待過許多國家,直到30歲才搬回台灣。憑著一股對電影的熱情,林志杰一腳從法學界跨入影視媒體圈,開啟了這段為LGBT族群發聲的彩虹旅程。身為已公開出櫃的同志媒體人,林志杰繼2014年創辦台灣國際酷兒影展獲得廣大迴響後,陸續創立了酷摩沙獎與GagaOOLala同志影音平台。在邁入四十大關之初,他透過代理孕母一途喜獲麟兒,與伴侶成為一對可愛雙胞胎的父親。

來到杰德影音新搬遷的辦公室,電梯門一打開,林志杰便以他溫厚謙和的嗓音和笑容相迎,臉上蓄著的短鬍為這場初相見增添了幾分親切。聊起自己的故事,林志杰大方地說,自己第一次出櫃是在大學三年級,「出櫃是段很漫長的過程,起初我只敢在親近的朋友面前坦承,直到我40歲要準備宣傳第一屆酷兒影展前,心想沒有辦法再躲了,才正式向父母出櫃。」怎料這個話題戳破後,竟得到林志杰意料之外的好結果。

「媽媽很心疼我為何不早點讓她知道,這樣她就能陪我共同經歷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不用獨自苦埋這個秘密。」在父母發現林志杰是如此勇敢地為同志族群挺身而出後,更是備感驕傲,還主動反思起自己對於同樣有「不能說的秘密」的家庭,能扮演何種協助的角色。於是,「媽媽會去和很多家長分享:『我的兒子也是同志,我們能如何做個好家長,讓兒女得到他們應得的溫暖。』這個轉變是比我想像中要好上很多倍的。」

三明治世代的角色轉換

透過舉辦酷兒影展,林志杰在因緣際會下參與了電影《滿月酒》(BabySteps,2015)的拍攝,其探討多元成家和代理孕母議題的劇情,促使他逐步思量自己成家生子的可能性。在謹慎思考、與伴侶及家人溝通後,林志杰決心遠赴美國尋找代理孕母;如今已為人父的他堅定地分享道:「現在傳宗接代已可藉由科技發達與全球連結來共同完成,異性能做到的事情,同性也做得到,同志也能成為很好的家長。」

那段奔走於台美兩岸陪產檢的日子至今記憶猶新。林志杰表示,在孩子順利誕生、入籍、回到台灣這塊土地之前,自己都沒有真實感,只能關關難過關關過;待孩子出生後伴隨而至的種種現實,反倒是一切考驗的開端。正值45歲的林志杰,被夾在一個「三明治世代」,一邊照顧孩子,一邊需負擔父母老化帶來的病痛和困擾;如何平衡自己身兼一位兒子、伴侶、同志爸爸、創業家及性平社運者等角色,是他每天都在努力找尋解答的課題。

面對時常失衡的生活,林志杰笑說,第一次成為一對雙胞胎的父親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相信許多有雙胞胎的家庭亦是如此;可這兩位寶貝,正是林志杰現在最大的動力。「我很幸運,有支持我的家庭和許可的經濟能力,讓我可以把他們帶到這個世界上,所以我更要負起全責、保護他們平安長大。我想在我的能力範圍內,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只期盼孩子們將來生存的環境能少一點歧視、仇恨或不友善。」

愛的故事無所不在

談到「電影」之於LGBT族群的力量,林志杰的回答簡單卻令人震撼,「俗語說:『Apictureisworthathousandwords.』既然一圖勝千言,那一部電影自然會比一張圖還要有效一千倍。」相較於言語的爭論不休,故事會使觀眾對角色產生同理心,在過去舉辦影展時,林志杰就見過許多活生生的例子,「我的父母親會邀請朋友來觀賞,很多人剛開始的態度是排斥、抗拒的,等到影廳燈一亮,他們才驚覺世上有這麼多自己不曾注意的人們,正艱辛的在社會歧視中活著。」

因此林志杰認為,真正需要說服的向來不是人家的腦,而是對方的心,這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近年來,他選擇將事業重心從酷兒影展轉移至GagaOOLala同志娛樂影音平台,利用無遠弗屆的網路去突破一個影展在「地點」、「場次」及「資金」方面的限制,以更有效的方式將LGBT的優質內容推及到消費者的日常生活中,形成一良性的商業服務循環,同時得以更廣泛的擁抱多元,擁抱愛。

去年婚姻平權議題沸沸揚揚之際,GagaOOLala運用微薄力量製作了《QueerTaiwan酷兒台灣》第一季,針對宗教、變裝皇后、代理孕母與手天使等大眾易產生偏見或誤解的性別議題做討論,引起熱烈關注。近期平台將此系列升級為《QueerAsia酷兒亞洲》,帶領大家深入香港、日本、菲律賓及越南等國家,盼讓更多源始於亞洲LGBT的聲音可以浮出檯面,也希望有一天,這些酷兒故事的影響力能擴及全世界。

一場通往幸福的平權耐力賽

同志婚姻平權無法一蹴而就,單以亞洲而言,許多國家依舊將此類議題視為見不得光的事,反觀台灣的腳步其實是遙遙領先的。林志杰想起一則不久前收到的Facebook留言,一位印尼同志痛苦地向他尋求如何讓自己改變為異性戀,原因是自己的性向一旦被發現,將會帶給全家人生存上的危險,令人不勝唏噓。而即便是經濟發展數一數二的新加坡,至今亦未將同志刑事除罪化。

林志杰滿懷感激地表示,「很慶幸能在台灣影視產業慢慢看見曙光,近年來愈來愈多如《誰先愛上他的》、《親愛的卵男日記》、《翠絲》、公視的《淚滴卡卡》以及王小棣的《20之後》等作品出現;我們無須去刻意劃分它屬於一部同性戀或者異性戀電影,因為它是同時環繞同性與異性的,就像我們的真實生活一樣。」

對於未來台灣LGBT平權的走向,不只亞洲社運者在關心,像是BBC、路透社等國際媒體亦紛紛前訪。林志杰保持樂觀的看待此事,並向心中仍有認定困惑的同志朋友們喊話,「每個人出櫃都有自己的時程,不需要別人來告訴你。我只能說,如果你需要,我們有很多的人和資源可以與你分享,我們願意傾聽你的故事,協助你愛自己更多。」同時,林志杰也期望自己能成為帶動台灣、突破華人區平權發展的一份子,同心齊力將彩虹的彼端,成功帶向幸福的終點站。

YTC|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