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地表最帥公民老師 黃益中 | 以教育翻轉偏見

地表最帥公民老師 黃益中 | 以教育翻轉偏見

黃益中開門見山就說:「如果可以選擇性傾向,我就去做同性戀了。」確實,做為同志天菜,他可以橫掃千軍所向無敵,然而已婚的他曬了曬身份證,再次重申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異性戀,但仍無所畏懼的悍衛性別平權。

堪稱地表最帥公民老師,理著平頭,一臉爽朗神采奕奕,黃益中笑稱自己是社會觀察家、名嘴,但也正因如此,很多時候他看到的反而是同溫層以外的真實世界。1979年出生,師大公訓系畢,政大東亞所碩士,目前為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教師;在校園以外,他是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亦為「巢運」發起人之一。他出過暢銷書《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為宣傳裸過上身,也是政論節目的常客,但直到真正坐在他面前聽他一席話時,才會理解他的譁眾取寵,某種程度只是為了激起社會關注的手段。

將心比心為性平發聲

事實上,黃益中接觸社運就是因為「自己平均月收入八萬,但我買不起房子」而開始的居住正義抗爭,也因為骨子裡的正義魂,讓他對於恃強凌弱感到義憤填膺,因此舉凡不公不義他就要跳出來挺身而出。不過提到他自己對於性別平等觀念的萌芽,其實要追溯到大學時期。

曾於公館女巫店打工的他,因店內販售月經茶(蔓越莓茶)、椅背上掛有女性胸罩,黃益中說自己對於性別平權的概念其實是從那時慢慢被啟迪、建立的。特別是大學時,學校內其實就有很多社團在默默推動同志平權,只不過跟如今相比低調許多。而他參與的第一屆同志運動則約莫是2000年左右,「當時是比較隱晦的年代,我從PTT(BBS)上知道這個資訊,好奇就去看,現場沒有任何標語,只是一群人在台大體育館裡打排球,真的,就只是打排球。後來因為我當兵的同梯是同志,我開始慢慢認識這圈子裡的人,他們都很友好,相處也很愉快,我甚至也有加入他們的扶輪社。」因此黃益中會投入婚姻平權運動,其實主要都是為了朋友,但他也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為他們發聲。

教育性別平等之必要

特別是教師的身份,令他明白教育的重要,因此「在學校,我不希望學生歧視、霸凌,或是因不了解而產生嘲笑。這我沒辦法接受。」首先LGBT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Gay)、雙性戀者(Bisexual)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他們經常因為性別氣質不符合社會的框架,男生被嘲笑娘娘腔等等,內心產生自卑,甚至造成不少憾事。

比如葉永鋕事件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生前就讀於屏東縣高樹國中,葉永鋕因與眾不同的性別氣質而長期遭到同學霸凌,他不敢在下課時間去上廁所,因此他只能在上課中途去洗手間。2000年4月他被發現重傷倒臥在血泊中,不管他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倒下,但若不是因為性別歧視被迫上課途中去廁所,導致下課後才被人發現,怎麼會造成搶救不及,進而斷送性命。

為此在事件過後,原《兩性平等教育法》亦於2004年修訂為《性別平等教育法》。而黃益中也慎重表示:「我想跟家長們說,教導性別平等的目的是希望不要有跟社會多數不同的孩子被嘲笑,而且我們也不是要把小孩教成同性戀。」他也自嘲做為異性戀,自己從小就不是女生特別喜歡的類型,以前追女生也追的很辛苦,要是同性戀是可以說變就變,他早就成為同性戀了,畢竟被譽為同志天菜的黃益中可是相當炙手可熱呢。

因為未知,所以恐懼、反對

不過台灣從戒嚴時期到自由民主遍地開花的今時今日,在婚姻平權的這條路上,以目前社會來看,40歲是一個分界,以上的反對居多,以下的多半支持。因為對於年輕世代來說,他們受過性平教育,而且老師在校園裡也努力建構了安全的環境,因此他們比較勇於表態。而1979年出生的黃益中說:「剛好我這個世代,沒有上過性別教育,我以前的朋友就算是LGBT當時也沒讓我知道,反倒是這幾年才慢慢浮出檯面。」因此,如果你這一生都沒有接觸過同志,那你會覺得自己不需要支持他們,特別是在不了解的前提下,只能道聽塗說,將同性戀與雜交、愛滋病、毒品劃上等號,但卻不明白什麼才是真相。

尤其是今年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台灣同志大遊行,吸引了近14萬人到場支持婚姻平權,創下歷年新高,卻仍有人批評遊行街頭的台灣同志穿著傷風敗俗、極盡裸露、違反社會公序,黃益中則忍不住說:「這是一個遊行耶,像嘉年華,而不是什麼憤怒的社會抗議運動,在對自己身體有自信的前提下,將自己妝扮的花枝招展有錯嗎?」不過氣歸氣,面對反同婚陣營的諸多不實攻擊,黃益中始終認為,「即便沒有這些人,一定也會有別人去做類似的事,社會上還是會有反動的力量,這是不會停止。這世界被歧視的事永遠都在,因為不夠了解,人會對未知感到害怕畏懼,而我們所做的就是讓未知成為已知,透過一對兩對的同志,慢慢讓這些反對的人理解生活還是一樣啊。那麼我為什麼要反對呢?」

因此雖然公投結果不盡人意,但黃益中攤開大法官解釋「釋字第748號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其中明確指出「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他認為大法官已經給予了最大的性平空間,婚姻也不再只受一男一女的限制,而是所有相愛的人都能去擁有的權利。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