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蔡伯璽 轉彎的騎士

蔡伯璽 轉彎的騎士

曾經驛動的心,如今停靠上岸。回台兩個多月,隨即進入喜來登飯店集團旗下寒舍北投溫泉別館的工作團隊,談起傳承的意義,語氣一貫幽默,蔡伯璽笑的頑皮、說的真摯,「我這一次是真的回來了,不會再逃跑。」身為馬術好手,蔡伯璽橫跨了一道築自他心中的高牆,奔往介於夢想、自由和責任之間的呼喚。

停止飛行的夢想家

昔日他帶著皮箱去流浪,只為踏上心中企盼的國界、成為一名站在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穿梭在米蘭、瑞士、巴黎之間,這幾年,喜來登飯店董事長蔡辰洋的么子蔡伯璽執著於當一個勇敢追夢想的旅人。

兩個月前,蔡伯璽收拾行囊,回到了台北,正式加入喜來登集團旗下正緊鑼密鼓籌備的寒舍溫泉別館團隊,剪掉率性長髮,換上黑色西裝,身高187公分,蔡伯璽的型男身影成了台北街道上一幅賞心悅目的風景。「我從沒想過我會變成一名穿著正式西裝、早晚定時上下班的上班族,現在黑苺機等於是我的第二隻手。」隨時隨地透過手機確認開會行程,才26歲的蔡伯璽已有乃父風範,「喜來登集團目前正在張羅兩個專案計畫,一個是位於信義區的寒舍艾美酒店、一個是位於北投的溫泉別館,也就是我的團隊,每一天,我都在學習,現在我完全投入在工作中,我們期待這個冬季,寒舍這兩個各有特色的空間將為旅客帶來文化與藝術共織的感官體驗。」話語間流露淡淡成熟氣息,當蔡伯璽談起工作,稚氣全無。

但回溯時光,奔放的靈魂,美麗的夢想,曾讓蔡伯璽不甘於當一個聽話的兒子,固執是他的血液,也讓他選擇出走,「本來在兩年前,我就該回台灣,但後來我再到瑞士念了飯店管理,一方面也因我還沒準備好放下我當時的興趣。」為了追尋理想、也為了證明自己足以獨立,和家人有了生涯規劃爭執的蔡伯璽前往一家餐廳擔任服務生,從最底層做起,「我當時一面唸書、到餐廳打工、有時也去走一下伸展台。」在經濟自主的一年多之間,蔡伯璽慢慢發現自己的專業還是在飯店業,他幽默地自嘲,「我曾想當演員、當Rocker、當音樂家,但我發現我什麼都不擅長,反而是在餐廳工作時,我以異常的速度升職,然後我知道,我很享受服務的過程、我喜歡讓人們快樂,這讓我明白自己接下來的方向,就是回到寒舍。」

傳承是我正在做的事情

即使是假日,蔡伯璽也會進公司確認信件,偶爾拿出於瑞士上課時的參考書,比較飯店經營在理論與實際之間的落差,顯然很樂於當下的使命,「這次是我自己決定要回來,兩個哥哥都很支持我。我很幸運,因為我才26歲,卻擁有這麼好的機會參與這個案子,我天天都在學習,家人、朋友、同事、客人都是我的老師。」身邊有一群專業團隊,蔡伯璽和同事一起開會、一起到現場勘查,對他來說,傳承就是他現在的生活,「我是一個不喜歡小孩子的人,但當我看到我的姪子們,我覺得簡直是無與倫比的可愛,正式加入喜來登,也是抱持這種心情,我會全心全意付出,把這份事業做起來。」遺傳父親蔡辰洋的敏銳,也遺傳母親王釧如的自律,蔡伯璽仍然是一個夢想家,但目前的他更努力讓自己從男孩變成男人。

當專業模特兒是蔡伯璽上一個階段想要追尋的生活,他詼諧地表示現在自己的目標是好好地當外界口中的「第三代」,「其實我不在乎什麼『小開』的稱號,我只想要腳踏實地做好一些本分,而我對自己最大的期許則是,在這一路成長的過程,永遠不要遺失我的幽默感,你知道嗎?如果可以讓大家笑,我就會很開心。」他的笑容帶著一點純真,他的思想顯露他的善良,曾經叛逆地在時尚之都之間追夢,然後,在國界與邊境之間,選擇走回家園,蔡伯璽獲得更巨大的自由,「我真心地覺得,我這一刻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