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People 人物 藝術設計

藝術使人幸福|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陳菁螢×余韶祺×余韶恩


陳菁螢除了是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也是去年底甫上任的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安定的個性使她築夢踏實,真切地信任著台灣並堅定走在藝術之道。在無數次危機與動盪之中,她意識到自己的韌性是持續創造連結並開拓交流,引領她突破重重難關,看見象徵著美好的藝術服務著世界,也在藝術裡看見人們的幸福。


在幸福的五月裡,她是一位自律、堅韌與包容的母親,也是一對兒女余韶祺(Jimmy)及余韶恩的最佳後盾。兩兄妹自幼在藝術美學的薰陶之下,長成了截然不同的性格與愛好。哥哥Jimmy一路從復興美工念到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在藝術的世界裡悠遊自如;而藝術也滋養著妹妹余韶恩,她勇於探索迥然不同的數學領域,在教育裡覺察到藝術帶來的療癒。在藝術的土壤裡茁壯成長,在藝術的海洋中自由遨遊,是陳菁螢夫妻倆給予兒女最大的祝福。

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陳菁螢。

WE:從兒女的角度如何看待母親在藝術界的耕耘,對你們自己又產生了哪些影響?

余韶祺(以下稱Jimmy):我是主動選擇了藝術這條路,我喜愛美的事物,也享受與母親一樣喜歡藝術、交朋友的感覺。在藝術產業的環境中長大,我有很大的榮譽感,也意識到自己的立足點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我們看待世界的角度完全不同。外界對我投射的「光環」會以最高標準和期待來審視我,從認為很不純粹到漸漸接受後,我反而能以更寬廣與縱深的角度來看待藝術產業的價值。我常說自己要比別人更愛藝術,如今我很習慣這樣的目光,並且堅持著自己的熱愛。

我很小就在欣賞楊三郎跟陳澄波這些前輩藝術家的作品,面對到長輩級的藝術家家屬,他們是台灣藝術史上最頂尖的重量級人物,對我的人格養成影響非常大。這些機緣與經歷,深深地影響了我深思熟慮的人格,以及對事業的看法、對事情的最高要求。從2015年起,我每年都跟著尊彩去Art Basel香港展會,雖不敢說自己十年磨一劍,但我持續不斷地在千萬場展覽裡累積起大量的觀察和經驗。

今年對我來說是人生的另一個起點。我始終不希望自己是個置身事外的人,前年從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畢業後,現階段較能去兌現很多事情。今年最開心也學到最多的,是終於能與我所能想像出「最大值」的自己更接近一點了。也因為經歷過這些「光環」,更多的是要去回應別人的期待,我反而開心韶恩現在能做自己喜歡的事。

尊彩藝術中心藝術顧問余韶祺(Jimmy)。

余韶恩:跟哥哥完全相反。他從小就在公立學校讀書、念美術系,而我則在私立學校長大,接觸的多是金字塔頂端的孩子。我幾乎沒有什麼光環壓力,也沒有經歷過被要求達到某個特定的期望,對藝術沒有太大的興趣,希望走出自己另外一條路。大學念了數學系,畢業時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在這個家中失去了立足之地。帶著不確定的心情進入數學系研究所,才發現我仍然帶著父母的期望而感到焦慮。在尋找研究方向時,我對「藝術治療」產生了興趣,特別是兒童創傷和情緒發展方面,思考著如何與我的數學背景相結合。藝術情感表達不能以理論溝通,也無法統計出什麼樣的人會有怎樣的表現;假設有一百個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孩子,就會有一百個不同的情緒發展。

回顧父母從事藝術行業的經歷,以及自己當老師後觀察到的各種家庭環境,我覺得很幸運,他們並沒有對我強加太多期望,讓我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道路。我明白有許多偏鄉的孩子沒有這樣的機會,他們只能靠教育來翻轉命運;但我也教過一些原住民孩子,他們有些更喜歡藝術,而父母也支持他們的選擇。我認為成績的確很重要,它能為你帶來更多的機會;但我也體會到,每個孩子都應該有追求自己喜歡事物的權利,而不僅僅是為了滿足他人的期望。

陳菁螢理事長:我和先生都在藝術領域工作,對孩子們非常地開放,他們所感受到的壓力主要來自社會而非家庭。我自己學藝術,也靠著這個行業成功立業,不會對學藝術與否有任何偏見。如此一來他們才能有這麼多的選擇,我相信他們會對自己的選擇感到滿意。

余韶恩。

WE:關於女性視角、韌性及內在力量,聊聊生命中對你們影響很大的女性角色?

Jimmy:母親的妹妹和姊姊,還有我的奶奶跟外婆,她們都扮演著極為重要且堅毅的角色,也代表了台灣女性地位的轉變。從奶奶那一代到現在,我見證了台灣女性身分的巨大轉變。之前我在中央聖馬丁畢展做的就是女性議題,我發現奶奶會認為在家煮飯是她的責任,而到了母親這個時代,女性已經成為管理者甚至擔任總統了。後來我和同組的同學聯合製作一件與聲音有關的作品,以不同的語言的聲音表達自己的母親。我本身的專業是平面繪畫,自己也很愛烹飪,所以畫了母親煮菜的模樣,卻帶有一絲批判和困惑的味道:我不認同將烹飪強加於女性身上的社會價值,但我卻享受著她們烹飪的美味佳餚。這樣的父權主義轉變非常有趣,也讓我深思不已。

陳菁螢理事長:我出生在南投一個大家族,有一棟很大的四合院建築,家族人口相當多、長輩們都很長壽,所有東西都跟你所知道的三百年前是一樣的。我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裡成長,女性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像我的奶奶、母親,或者上一代的那些女性,都扮演著維繫家族的角色,也影響了我樂於分享、樂於互助的個性。

藝術產業中有許多傑出的負責人和女性經紀人,她們都有出色的耐心和勤學精神,我認為它很明顯是由女性所支撐起來的。儘管藝術史上的女性藝術家仍是少數,我們畫廊裡一位非常重要的女性藝術家李重重,今年已經八十多歲了。她於1960年代大學畢業時,就跟著劉國松一起從事抽象水墨畫的創作,並在當時獲得國內外廣泛的關注。儘管她從二十多歲堅持到現在都是畫抽象畫且不停地展覽,大眾的視線往往只看見這些重要的男性藝術家;然而她從未間斷的不懈創作,使她在七十歲之後獲得了極大的尊重。

尊彩畫廊裡有滿多女性藝術家,我也將她們的作品賣得很好,並沒有什麼差別。至今,沒有策劃只以女性藝術家為主題的展覽,很大的原因是我認為藝術家就是藝術家,我希望他們本身就是中性的。這些藝術家當時能兼職創作,並守住自己的人生目標和志向,相當不容易。我常覺得負責人本身的態度最重要,最近很多人在問畫協哪些畫廊有什麼好牌,要用哪位藝術家去參加哪個藝博會?我總告訴他們:每位有緣與你合作的藝術家,只要你用心去做就是好牌!

李重重〈生命的河流之一〉2015,水墨設色、紙本,95×216cm。

尊彩藝術中心

  • 電話:02-2797-1100
  •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366號
  •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1:00-18:00

EDITOR&TEXT/Lena Lin
PHOTOGRAPHY/Shaowei、LIANG Gallery

⋄更多精彩內容鎖定WEPEOPLE Taiwan:NO.189 #RESILIENCE
⋄六期訂閱8折/當期單本9折 ▸ https://wepeople.pse.is/5wu39r

Shar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