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專欄   /  【Amily專欄】駛入唐詩裡的一葉孤舟

【Amily專欄】駛入唐詩裡的一葉孤舟

Loading

今天是他回國,因疫情,被隔離的第七天,他告訴我:他已經把零歲到今天的所發生的事情都懷念一遍。

你記得嬰兒時期發生的事情?你是神童嗎?

不記得,但家人有跟我說。他邊說邊在電話那頭咀嚼食物。

現在幾點還在吃飯?我說。

不知道是哪一餐,睡醒就吃,吃完就睡,啊~他打了大大的哈欠。

不能看到妳,我很孤獨。他接著說。

請你把"妳"這個字改為"人群"誰都知道,你是個愛熱鬧的人來瘋。

我倒是很喜歡孤獨,孤獨和寂寞不同,寂寞是對外界失去連結,孤獨卻是一個能自我享受的狀態,像是,和自我相處。古人融情於景,借物詠懷,常對比"舟"與"天地,江河"之遼闊,表達孤獨。我接著說。

【江雪】
唐·柳宗元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唐德宗崩,唐順宗即位後,王叔文與柳宗元見識相當,雙雙被提拔主理-永貞革新,可惜中唐朝廷時局不穩,加上柳宗元少年得志,行事激進,樹敵太多,一百八十天後遂宣告失敗,貶為永州司馬(湖南省永州市),名為司馬,實為毫為實權之政治犯,流無居所,僅能在龍興寺中暫憩。

柳宗元謫居永州,於遷謫中,使收文章之極功,蓋以其落浮誇之氣,得憂患之助,演從字順,遂造真理耳。因仕途不順之磨礪,才能遠離嘈雜的長安,得一清靜。九州學子都想在京城爭上一席之地,可惜欲語天籟感動星辰,卻只能使得狗跳舞。

此時得柳宗元,收起氣焰,對政治的失意讓他不再喧囂,內心幽靜,如凝澈雪峰,遂有之後<永州八記>、<江雪>...大作。

後人多詮釋此翁孤傲清冷,不同流合汙,有遺世獨立之感,但我不完全同意。我說。

那妳覺得他徜徉冰雪之間嗎?台北寒流6渡我都快凍死了,何況妳沒聽過-超處不勝寒?他反駁。

你真是越來越會拿我的話異議我了...我說。

跟妳連續講電話一週,誰能不學會兩山招呢?他得意地回答。

柳宗元二十一歲進士及第,官運亨通,此時的他,身邊數不盡的人事物,這樣的時空背景,很難讓一個人靜心,貶至永州後,才開啟他創作的極盛時期,畫求留白,土需休耕,人生也應要沉澱,當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壯闊的山河只留一翁,也許他心中是全然地坦然,而非孤寂,若沒有這段時光,怎能?出此般清峭絕俗?

全詩入聲屑韻,絕、滅、雪,三韻腳,聲聲堆疊出清冷,收音短促,至詩末不禁讓人屏息欣賞,生怕一點呼吸劃破寂靜,擾亂一江如畫般的雪。

那我是不是也需要一些安靜的時光?他問我。

你能真正安靜下來,面對自己嗎?睜開眼,有聲音,有事做,有人陪,我們卻失去獨處的能力,好比你現在被隔離,是一個最好的時機去思考和體會,向外看的機會很多,往自己內心觀察的時刻卻太少了...我說。

所以我才每天打給妳啊!他回答。

所以,我覺得你可以把重心放在生活上一陣子,學習不要焦慮。我加重語氣強調。

這樣吧!品詩過後,你可以試著賞畫,時至南宋,真有一幅畫完美詮釋-柳宗元【江雪】他是-馬遠,人稱-馬一角,取的就是他畫風,喜好留白的意象,這幅【寒江獨吊圖】除實境以鐵線描技法勾勒孤舟、老翁,舟遭以寥寥淡墨劃過水紋,四周全是空白,令人不覺單調,反與人江水浩瀚無垠的想像空間,空白處是空疏寂靜,抑或逍遙淡薄,全流給賞畫者想像,此時無聲勝有聲的-無言之美,若是把所有景物皆呈現於紙上,反而讓人感到心境狹小壅塞。少許勝繁複,茫茫江水,天際悠悠,空白;是畫面有機的衍生,急流湧進過後,是水中和緩的盪漾,空白;之於生命,亦是如此重要,滿則溢,盈則堵,撇除喧鬧,空白;是畫面有機的延續與衍生,你還會覺得畫中的一葉孤舟是駛進孤獨嗎?

後來他一陣子沒有打給我,不知道是覺得被我被訓斥了,還是真的開悟?第十四天他把line狀態改成Less is more.感覺還是耐不住性子地想要炫耀著什麼!<笑...>

Share:

作者介紹 │ Amily Lee 政大斯拉夫語文學系輔修中國文學,自幼得過不少文學獎,擅長以詩詞入生活,朋友都說她「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第一眼有點難親近」,但其實天馬行空、古靈精怪、幽默風趣。 欲投書自己的故事給作者請來信 amily.li@we-westeast.com。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