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2019 WE NEXT|本土藝術與文化保存的推手

2019 WE NEXT|本土藝術與文化保存的推手

御盟集團永添藝術執行長  邵雅曼

永添藝術命名源自1997 年以建築起家、御盟集團創辦人邵永添的名字。2006至2008年間,雖逢金融海嘯,他仍在高雄推出高單價且高品味的建案「御花園」,推案期間他接觸了許多藝術工作者,基於文化與藝術保存的使命,並讓藝術家有揮灑的舞台,於是他創立了永添文化創意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早期,「永添」並沒有實體的舞台,而是透過書頁讓插畫家將圖像與文字完美結合。

兩年前,邵永添的女兒邵雅曼自英國學成歸國,父女開始為集團事業通力合作,邵永添首先成立永添藝術,並由邵雅曼擔任執行長。熱愛藝術的邵雅曼最先參與的是費時11年方打造完成的高雄晶英行館之經營,全盤負責藝術品之規劃,其中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 莫過於曾為新加坡樟宜機場及德國BMW博物館設計藝術作品的德國藝術團隊-ART+COM。這回, 他們為晶英行館大廳量身訂製4D浮空動力藝術,吸睛度破表。

此外,有鑑於台灣年輕一輩的創作族群所面對的處境較過去資訊封閉的時代艱困,因此邵雅曼在高雄晶英行館全部147間客房內,邀請新銳藝術家的作品進駐,讓空間頓時化身為移動藝廊,旅客若是對房內的藝術品有興趣,都可以價購納入珍藏。邵雅曼認為,今天以五千塊買回的畫作,未來若畫師成名了,作品的價值絕對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客人買下的不只是慧眼獨具的品味,也極可能是筆非常具有前景的投資。

另外一個邵雅曼與父親聯手打造的得意之作, 則是1967年竣工的金馬賓館, 原先是供抽中「金馬獎」、即將前往外島前線服兵役的士官兵住宿之用,自1998年軍方及政府單位撤離後荒廢許久,直到2016年由御盟集團標下,花費兩年多的光陰才終於將這古色古香的建築改為藝術空間。邵雅曼回憶到,改裝金馬賓館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在追求質感與明亮空間感的同時,還必需保存原建物斑駁的歲月痕跡,同時將整個空間融入藝術與時尚。自金馬賓館於2018年底以嶄新面貌與民眾見面後,邵雅曼便期待以熱誠、重視細節並尊重參觀者感受的態度,讓金馬賓館成為一個充滿回憶、藝術與美食,適合闔家光臨的空間。

PHOTO  林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