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黛安娜 王妃的美麗與哀愁

黛安娜 王妃的美麗與哀愁

黛安娜王妃短暫的一生,宛如一則美麗卻哀傷的安徒生童話。雖然她受到全世界的愛戴,但始終沒能獲得丈夫的愛……


英國人向來以含蓄內斂為美,認為有教養的淑女紳士絕不可過度表露喜怒哀樂,無論情緒波動如何洶湧,外表亦應渾若無事維持淡定。不過,1997年9月6日,沿路守在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與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之間的上百萬英國民眾徹底崩潰了,男女老少自動自發徹夜守候,站立街頭哭泣拭淚,目送他們真心敬愛的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走完塵世的最後一段路。倘若德高望重的女王殯天,基於傳統因素與超過半世紀的深厚情感,英國人民有此反應或許比較容易理解,但黛安娜王妃完全不同。她並非與生俱來的王室成員,她獲得的景仰尊崇全憑自己一言一行的積累,加上她的意外身亡令人措手不及,使得英國乃至全球許多民眾都表現出非比尋常的哀戚反應─據估計,當天約有20億人觀看葬禮轉播,於電視機前悼念。儘管與世長辭20年了,長子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業已娶妻生子,黛安娜王妃仍舊持續散發善與美的能量,宛如天使般照拂世人。

情竇初開即步入婚姻

愛,是黛安娜王妃巨大能量的泉源,也是難以填補的巨大黑洞。她一生不斷地付出愛,可惜始終沒有獲得足夠的、能滿足她的愛,施與受之間絲毫不對等。她的童年生活稱不上幸福愉快,父親約翰史賓塞(Edward John Spencer)屬於老派英國人,原封子爵,後繼承其父的伯爵爵位,溫文儒雅卻遙不可及;母親在她六歲時離開了這段婚姻與年幼的她,兩年後正式離婚並改嫁,母女關係並不親密。她曾一度以為,父母失和全是她的錯;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被遺棄,造成內心難以抹滅的創傷,讓原本就文靜羞怯的她更加沉默,唯有面對兔子、天竺鼠、金魚等寵物時才會喃喃自語。幾年後,按照英國上流社會的慣例,黛安娜被送往寄宿學校就讀,更形加劇她的恐懼,以為連父親都不要她。雖然習慣了校園生活的黛安娜人緣頗佳,但她似乎和所有人都保持一段距離;她不喜歡出風頭,最喜歡藏在人堆裡,學業成績更是乏善可陳。據說,她首次參加學校話劇演出,扮演的是一個玩具娃娃,她之所以同意這樣的安排,是因為一句台詞也沒有。

與父母親的愛相較,丈夫的冷漠對待更令滿心憧憬的黛安娜失望透頂。她和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相識於1977年,當時,她的大姊莎拉史賓塞(Sarah Spencer)是王儲的緋聞女友,據傳兩人交往了九個月,輿論一度認為莎拉很有可能成為未來的英國王后,可惜她於社交界太活躍,缺乏王室成員交往對象應有的低調謹慎,因此王儲與莎拉漸行漸遠,卻和黛安娜愈走愈近。有媒體大膽揣測,王儲選擇黛安娜為妃的最主要原因,正是她的沉靜寡言。當年的查爾斯王子堪稱全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的鑽石單身漢,是無數懷春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能夠獲得他的青睞,令涉世未深的黛安娜受寵若驚,正式交往不到一年便接受王儲的求婚,殊不知她正步上母親的後塵─情竇初開尚無其他戀愛經驗,年紀尚輕就嫁給年長許多的丈夫(她母親出嫁時才18歲),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麼,間接導致婚姻生活的失敗。更遺憾的是,黛安娜的婚姻從頭到尾都夾了一個第三者─與王儲藕斷絲連的前女友,現封為康瓦爾公爵夫人的卡蜜拉(Camilla, Duchess of Cornwall)。

 

懿德善行永存人心

威廉王子曾說,母親的驟逝一度令他「感到非常憤怒」;鮮少公開提及亡母的哈利王子(Prince Harry)日前則坦承,他自幼便反射性地把這段傷痛深埋心底,直到年屆30才願意稍微敞開心胸談論;「我可以有把握地說,12歲喪母、並在往後的20年內完全屏蔽任何相關情緒,對我個人生活和工作都造成嚴重影響。當各種悲痛的情緒、謊言和誤解等從各方如潮水般湧來時,我曾多次瀕臨精神崩潰的邊緣。我的應對方式像鴕鳥一樣將頭埋在沙子裡,拒絶想起和我母親有關的任何點滴。想念又如何?並無法幫我脫離痛苦。」在兄長威廉王子的勸誘之下,他終於嘗試與心理醫生會談;「突然間,幾乎所有被我擱置一旁的悲痛,紛紛開始出現我面前,我終於認知到,原來有這麼多東西必須面對。」哈利王子表示,兩年半來的心理輔導與治療讓他改變良多,令他更能嚴肅且認真看待自己的人生。

稍早,兩位王子共同發表聲明:「母親感動無數人,是時候以永久雕像感念她對英國與世界積極的影響,希望未來造訪肯辛頓宮的遊客有機會銘記她的人生和傳奇。」此外,英國廣播公司BBC亦將推出紀錄片,紀念1997年8月31日死於車禍的黛安娜。片中,兄弟倆亦透露了接獲母親噩耗那一瞬間的反應、參加喪禮時的心情、以及成長過程中的心路歷程等等。威廉王子說:「哈利和我參與這部片的部分原因是,我們覺得對她有所虧欠…我們沒在過去20年捍衛她的名聲,沒提醒大家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沒盡身為人子的責任保護她。」哈利王子解釋:「她身故時,有這麼多的情緒和愛被宣洩出來,很令人震驚,同時也很美麗。現在回顧當時,我們的母親影響了這麼多人,真的很驚人。」黛安娜王妃並不完美,但她確實盡己所能地改變了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