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非典型建築展《失樂園》 揭開城市文明的頹傾與重生

非典型建築展《失樂園》 揭開城市文明的頹傾與重生

城市在文明的演進下將如何更迭?是如同美國影集《絕望的主婦》(Desperate Housewives)在郊區一字排開美輪美奐卻寂寞難耐的住宅,還是不時浮現三芝飛碟屋奇特荒誕卻殘破的記憶餘溫。正當各大城市都在追逐現代與摩登,力求煥然一新的設計美感時,廢墟依舊是城市無法逃避的舊夢,會在午夜夢迴時,回溯不同時空的決擇,刺激光鮮亮麗表象下隱隱作痛的暗瘡。

有房屋的景色(達奇斯郡,紐約)#1 Landscape with Houses (Dutchess County, NY) #1 2009 C-print Digital Chromogenic Print 182.8 × 243.8 cm (framed)© James Caseber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ean Kelly, New York

荷美日臺五位藝術家聯合展出 演繹不一樣的「失樂園」

城市無法以精確的語言來定義,一如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所書寫的,「伊希多拉便是他夢想的城:只有一點不同。在夢想的城裡,他是個年輕人;他抵達伊希多拉的時候卻是個老頭。在廣場的牆腳,老頭們靜坐著看年輕人走過;他跟他們並排坐在一起。慾望已經變成記憶。」

忠泰美術館《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

這場由忠泰美術館推出的年度大展《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自即日起展至2020年4月5日,特別邀請到首次來臺展出的荷蘭藝術家瑪里安‧特文(Marjan Teeuwen)、美國的詹姆斯‧卡斯貝爾(James Casebere)、日本的岩崎貴宏(Takahiro Iwasaki)與臺灣的姚瑞中、涂維政,五位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共同展出經典代表作品及全新創作,透過影像創作與裝置藝術作品,從當代藝術角度詮釋人類慾望下城市文明的毀滅與再生,講述人性、資本主義及戰爭等所導致的城市景觀變遷,進而透過凝視反思城市的未來。

《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以十七世紀英國詩人彌爾頓(John Milton)的史詩名著《失樂園》為題,透過五位藝術家以不同時代背景的廢墟及廢棄空間作為闡述的媒介,表現出他們對於城市地景的多元觀點。透過作品,觀者得以再度省視發展至今的全球化、資本主義,甚至戰爭等所導致的城市景觀變遷,另一方面,人性當中從未改變的自由意志與欲望的擴張,如何打造了美好豐饒甚至虛假的樂園,又如何地影響了我們所處的社會環境。藉此反思這些空間所存在的矛盾和潛藏的意涵,以及人類與城市文明的相互影響關係。本次展覽共分為五個展區,藉由影像、大型藝術裝置,詮釋五位藝術家心中的「失樂園」。

忠泰美術館年底藝術大展-《失樂園─當代城市文明的凝視與寓意》-James-Casebere展區-©忠泰美術館

文明發展的一體兩面:破壞與重生

人類的文明更迭不息,而消逝的文明殘餘物-「廢墟」變成一座座僅存輪廓的失能建築,在功能性喪失中產生質變,成為連結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的中介點。本次展覽中,荷蘭藝術家瑪里安‧特文 (Marjan Teeuwen)與臺灣藝術家姚瑞中皆以廢墟為媒材,創作出專屬於他們的失樂園印象。

荷蘭藝術家-Marjan-Teeuwen-©-忠泰美術館
Marjan-Teeuwen-毀壞的屋宅-北阿姆斯特丹-5-©-Marjan-Teeuwen
台灣藝術家-姚瑞中-©-忠泰美術館
姚瑞中-廢墟迷走Ⅳ-神偶遶境飛碟屋猴子-©-姚瑞中

首次來臺展出的荷蘭藝術家瑪里安‧特文 (Marjan Teeuwen),針對廢墟提出「創造和破壞並非背道而馳,而是脣齒相依的關係」的概念。本次展覽中展出《毀壞的屋宅》(Destroyed House),為其在荷蘭、法國、俄羅斯、南非及加薩走廊等地,以建物為雕塑,所創作的建築裝置影像作品和紀錄片。她以身體介入因為都市更新、戰爭而毀棄的廢墟中,利用其中的殘骸改造重組,創造場域限定的藝術作品與屬於該空間軋然而止的記憶,打造出用新的秩序、結構、連結、關係建構的全新建築雕塑,也觸動記憶的整理與建檔功能。

曾多次代表臺灣參加國際藝術大展的姚瑞中,長期踏查臺灣廢墟進行攝影創作,以黑白色調的影像呈現臺灣在全球化潮流、資本主義發展與政經體系嬗變中,所隱藏的意識形態黑洞。本展呈現他早期的經典創作《廢墟迷走》系列,主題包括三芝的飛碟屋、水湳洞十三層遺址、屏東舊好茶聚落、澎湖望安花宅等,意圖探討臺灣經濟起飛的黃金年代裡,利益帶來的礦業發展、土地炒作與城市快速拓展,當一切冷卻、人口與資本撤離,遺留的只剩荒蕪與殘骸。

虛擬與真實之間:城市文明的寓意

根據人類意志及欲望而被打造出來的城市樣貌,看似美好和平,但背後又隱含多少犧牲與危機?我們又該如何去解讀自己身處的世界。何為真實?何為虛構?本次展覽的三位藝術家,美國的詹姆斯‧卡斯貝爾(James Casebere)、日本的岩崎貴宏 (Takahiro Iwasaki)與臺灣的涂維政,都以超脫於現實的手法,再現屬於他們所關注的文化脈絡。

美國藝術家-James-Casebere-©-忠泰美術館
樓梯間 Stairwell 1983-2012 銀鹽相紙 Gelatin Silver Print 95.6 x 117.2 cm (framed)© James Caseber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ean Kelly, New York
日本藝術家-岩崎貴宏-©-忠泰美術館
岩崎貴宏-混沌之外(毀滅之神)-©-忠泰美術館.
台灣藝術家-涂維政-©-忠泰美術館
涂維政-遺跡化石-TF-02-©-忠泰美術館.

來自美國的詹姆斯‧卡斯貝爾(James Casebere)以建構式攝影聞名國際,利用自製的建築模型結構與戲劇化的打光手法進行作品創作。藉由理性、冷靜又疏離的視線以及空無一人的畫面,邀請觀眾融入作品之中。看似色彩繽紛的住宅群,實際是呈現了美國次級房貸危機爆發以前的美好時光;利用水在不同歷史建物模型中的介入,召喚東西德合併後地下廢棄隧道積水和奴隸販售海路的聯想,哀悼歷史記憶的遺失。本次展出的作品橫跨其多年來不同的創作脈絡,同時也首次於臺灣展出其拍攝模型。

出身於日本廣島的岩崎貴宏 (Takahiro Iwasaki),創作脈絡深受戰火核爆中重生的廣島歷史影響,他擅長使用日常生活物品,如毛巾、牙刷、牙籤等物件,轉化成細緻又迷你的地景雕塑。本次展出的新作《混沌之外(崩塌)》,以311大地震中福島核災為題,透過全黑的傾倒電塔和崩壞的自然地景訴說著支撐當代社會的能源結構是如何脆弱地不堪一擊,而作品的漆黑更抹滅了生機,象徵著那支撐工業發展至今的煤礦、石油等能源。

擅長模擬考古知識系統,將歷史、傳說與社會議題進行結合的臺灣藝術家-涂維政,於本次展覽中展出全新作品《遺跡化石博物館》系列創作。臺灣曾因政經變化,造成大量工廠倒閉,藝術家採集廢棄工廠中的機械零件、建築殘塊和周遭植物,透過壓印於陶土之後翻模成人造石,呈現類似植物和動物等不明生物的形象,反思物競天擇下的人類行為和文明歷史的過去風華、現在衰敗和未來。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