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陳郁敏的小小漣漪|快樂記憶創造者 The Art of Making Memories

陳郁敏的小小漣漪|快樂記憶創造者 The Art of Making Memories

Loading

「請描述你最近的一個快樂記憶。」

你的回答是什麼?我的答案是第一次坐小遊艇從太平洋看都蘭山,從海上隱隱約約的看到我們在半山腰的房子,還看到飛魚躍出水面在陽光下閃出銀白色的光。

我們的生活滿意度,也就是我們的幸福,取決於我們是否擁有美好的回憶。每天都似乎很忙做很多事,努力把每一時刻都填得滿滿的。哪些會變成以後的記憶?在回憶過往的時候,看到的是各種瑕疵與失敗,還是快樂、幸福的好時光呢?或是一片空白?如果是空白的也沒關係,重要的是從今天開始有意識的重視創造快樂的體驗!

《快樂記憶》作者 Meik Wiking 是丹麥幸福研究機構的幸福研究員。這本書教我們如何創造並記住歡樂好時光,最啟發我的是:「未來如何回憶我的人生?掌握在今天我如何生活,甚至能夠影響身邊的親友的人生。」 我們是主動記憶創造者,不是被動隨機的累積記憶。你可能說旅行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被扒錢包,這種特殊體驗的確是難忘的。但是記憶創造者關注的是自己有意識地創造體驗,而不是被動的等待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

追求第一次 (Power of the Firsts)

根據丹麥幸福研究機構做的快樂記憶研究發現,大家最常記得的事件有一些共同點:新奇、有意義、情緒體驗,以及感官體驗的事件。

新奇、特殊的體驗:23%
感官體驗:62%
用心體會的事件:100%
別具意義的事件:37%
情緒體驗:56%
高潮與低谷:22%

有意識的規劃(Intentional Effort)

每個月月圓的那幾天,我固定會空下來留給與月亮的約會。當然有時候月亮會爽約,躲在厚厚的雲層後面不跟我見面。有時候,月亮會太早到,太陽還沒下山。

台東是我的第二個家,一有時間我喜歡回台東。不過每年一定會去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我喜歡探索未知地,可以是異國旅行,也可以是台灣沒去過的地方,雖然安排行程不是一件簡單的差事。上一次去南美洲最南端的巴塔哥尼亞健行,這是我從小就夢想要去的地方。為了 觀看費茲洛伊山峰的日出,特別安排凌晨三點開始登山,在刺骨寒風中等待日出。大概六點左右,費茲洛伊尖頂開始被第一縷陽光染紅。隨後,被染紅的區域逐漸向下擴張,延伸到山下的雪坡,整條天際線的岩石表面都被柔和的橘紅色的光所覆蓋。這是整個日出最為壯美的一幕,朱先生和我兩人互相擁抱,感動到說不出話。

我記得去馬來西亞的私人島嶼 Pangkor Laut ,渡假村開幕時聘請已故義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華洛帝為開幕獻唱。為了創造記憶,在海浪聲的伴隨下,我們聽了一整晚帕華洛帝的歌劇。現在只要聽到帕華洛帝的歌聲,我自然就想到這次渡假的美好回憶。

當下的體驗運用越多種感官 – 視覺、嗅覺、聽覺、味覺 – 記憶就會越鮮明。這是需要刻意安排,需要當下用心去感受。情緒反應會使我們對某些體驗、某些片刻的記憶更加深刻,所以創造記憶的藝術其實就是善用情緒螢光筆。

有時候過程越辛苦,記憶越深刻。害怕辛苦和麻煩就會錯過創造美好記憶的時刻。我記得爬玉山,背包東西帶太多爬得很辛苦。遇到三位休假來登山的年輕軍人,沿途一直照顧我,讓我對台灣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TEXT 美好生活探索者 Ming

Share:

來自馬來西亞,為「更快樂實驗所」與「漣漪人文化基金會」的創辦人。目前台北台東二地居,實踐工作與生活(work-life integration)的美好整合。身為企業教練,她認為教練的任務,不僅止於幫助高階主管發展他們的領導力,更重要的是,讓大家活出更快樂、更有意義的綻放人生。讓自己更快樂(Be happier)是一種能力,是可以學習的。」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