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陳郁敏的小小漣漪|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陳郁敏的小小漣漪|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上個月我寫【生命倒數】的時候,父親還是好好的。殊不知他的生命倒數七天已經啟動了。父親去世,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他一病倒的隔天,我就已經飛回馬來西亞,可以見到他老人家最後一面。雖然無法親自參加喪禮,家人很貼心的設立zoom meeting 讓我能夠從遠端全程參與,也被分配工作。我的任務是寫致謝文。

 

我沒有經歷過,不曉得自己會如何經歷這個過程。自從得知父親去世的訊息,我一直很冷靜,沒有傷痛沒有哭泣。二姐和我身在國外無法回家,大姐和妹妹兩人承擔重任處理喪事。我們姐妹四位在線上討論時有說有笑,很感恩父親是健全的活到最有一刻,很感恩他在無痛的狀態下安詳的走。親人逝世,正常的情緒反應應該是哀傷哭泣,不是嗎?為何我們都這麼平靜,很理性的處理事情。我想可能是有心理準備,他已經快90歲。二是還沒時間感受到失去他的失落感

阿美族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作品。材質:海廢尼龍繩、海廢水泥磚、海廢塑膠、鋼筋

好友傳一首詩歌以撫慰我喪父之痛。讀了這首詩,我開始流淚,開始感受到心中有個空缺。這就是文學的力量。這首詩,像一把鑰匙,打開我心裡最脆弱的角落。

這首詩的來源有兩種說法;一是源自美國Hopi 印地安人的禱詞,二是美國詩人瑪莉·伊莉莎白·弗萊(Mary Elizabeth Frye)的著作。英文詩詞有幾個版本,我個人最喜歡這個版本。詩的本身並無名字,一般就以其第一句來命名。網路上找到中文翻譯,但我覺得還沒有把原意翻譯得很完整,所以自己嘗試。這是我的翻譯版本。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長眠

我是吹拂的千縷微風

我是雪中閃耀的光芒

我是灑落在金黃稻穀上的陽光

我是溫柔的秋雨

當你在寧靜的晨曦中醒來

我是讓飛鳥向上盤旋的氣流

 

我是溫柔的星星在夜晚閃耀著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死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light on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Of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有些人會說這個專欄不是講美好生活嗎?怎麼寫不快樂的事情呢?美好生活不等於免於受挫。人生有生老病死,人生有起有落。選擇美好生活不是迴避負面情緒。我從正向心理學得到人生最重要的學習,就是「允許自己是個人」(permission to be human)。意思就是真正快樂的人是容許自己做個有血有肉的人,容許自己有情緒,也接納自己的情緒。被誤解時會感到委屈,傷害到別人會感到愧疚,失敗時會感到挫敗,被背叛時會感到氣憤。

當得知父親去世時,我的冷靜是理性的感知。這首詩觸動了我的脆弱,內心中的失落與哀傷有了出口。不再是理智的接受,是從心裡接受這個事實。

TEXT 美好生活探索者 Ming

來自馬來西亞,為「更快樂實驗所」與「漣漪人文化基金會」的創辦人。目前台北台東二地居,實踐工作與生活(work-life integration)的美好整合。身為企業教練,她認為教練的任務,不僅止於幫助高階主管發展他們的領導力,更重要的是,讓大家活出更快樂、更有意義的綻放人生。讓自己更快樂(Be happier)是一種能力,是可以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