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說話和聽話的重要

說話和聽話的重要

不久前我在臉書上看到一個貼文,徵求的是童謠,隨即勾起了小時候我與父母互動的回憶…。「小老鼠上燈台,偷油吃下不來,叫媽媽媽不來,嘰哩咕咕嚕滾下來!」、「炒蘿蔔炒蘿蔔,切切切,包水餃包水餃,捏捏捏。」、「小白兔小白兔,跳跳跳。小貓咪小貓咪,喵喵喵。」、「一角兩角三角形,四角五角六角半,七角八角手叉腰,九角十角打電話。喂喂喂請問你找誰?」、「城門城門幾丈長高,三十六丈高,騎白馬帶把刀,走進城門滑一跤!」、「小猴子吱吱叫,肚子餓了不能跳,給香蕉他不要,你說好笑不好笑!」、「小皮球,香蕉油,滿地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念著念著,瞬間,我真的可以回憶起,兒時不管是爸爸或媽媽的眼神。他們專注地對著我,一面說著、一面做著與內容相符逗人的動作。同時也要求我一起和他們念著、做著這樣的童謠。這是當時我們還沒有入學之前,在家中父母帶著兒女牙牙學語的小話、小文…,何其生動,何其有愛!

但當我發現,這是出自一個語言治療室的徴文活動,我很難形容我的失望。在我的記憶中屬於親子之間的親密互動,在現在這個年代需要假他人手,成為專門的語言治療室的標榜;在我童年裡依於父母膝下垂手可得的童謠,現在是語言治療師幫助孩子的藥方!情何以堪?

數十年後,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那些童謠,因為那是一個奠定親子關係最重要的黃金時期,永遠不會忘記。記憶中,那天一定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父親才可以躺在床上,用他的雙腳頂著我的腹部,將我旋在半空中、稱為坐直升機的親子遊戲。這個動作讓我們父女二人可以四眼相對,沒有記錯的話,那年我應該才三歲還沒上學,成天都可以跟鄰居的孩子們玩在一塊。當時我有個綽號叫「臭美」。

所以那天上午,父親帶我坐直升機時,眼睛直視地對著我一字一句說:「孩子,你有一個名字叫『崔、椿、琦』,記住了,你的名字叫什麼?」我回:「崔椿琦。」「當別人叫你這『臭美』的時候不要回應,那不是你的名字。」他請我說一遍。從那一刻起,我心中清清楚楚知道我叫什麼名字,且更感受到我父親對於這件事情的看重。說的更精準些,我感受到的是父親對我的愛。至今我還是一樣的感受。

一直以來,台灣孩子表達能力,出現了極大的問題。且不說溝通能力,連基本的自我介紹都常出現困難。在這裡我們終於找到一點端倪,因為許多的孩子生下來,都是由保母帶或者托兒所帶養。父母忙於工作,從不認為跟孩子說話,聽孩子說話是多麼重要的事。

其實人和人之間說話和聽話是有講究,首先在於聽話的人,現在的人要能靜下心來好好聽人說話,似乎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常常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因著聽話沒有聽得完全,以至於我們事情也做不好。因此我常說要先學會聽話,聽明白對方說什麼話,是否聽出說話人的需要。一個會聽話的人,相對他一定能夠把話說的好,說的清楚,說的明白。常在聚會或開會時,會發現文不對題或者詞不達意,造成會議冗長,這說明聽話和說話兩者間的問題就是不鄭重!鄭重代表什麼呢?就是心!說的人若只在意自己說什麼,聽得人也只聽他想要聽的,可想而知事情會辦得好嗎?

於是,不管你有多忙,千萬不要吝嗇跟你的孩子說話。不要因為孩子小,你要重複說同樣的話而不耐煩。因為,說話和聽話的重點除了言語本身,更在於說者和聽者的眼神交流,也就是眉目所傳達的情感。再來,聽者要有回應,孩子的回應將積累成能力,這一來一往成為了彼此的關係。不要忘了只有你,可以跟你的孩子真心對話;只有你的話可以感動他、影響他、造就他。不要輕看這事,日後,他會回頭感動你、影響你,甚至成為一個造就他人的人。

TEXT  崔椿琦

PHOTO  Paul Chen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