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萌酒三部曲
十二個半頹廢愛情

萌酒三部曲

雲霧莊園

約了幾位朋友在雪茄館試酒,聽聽大家對這瓶酒的想法。

主人Leo特別幫大家挑了Petite Robusto,Jack也帶了幾個蔡司威士忌杯來搭配,這瓶台灣在地小麥釀成的「萌酒」一下子軍容壯盛了起來。

大家都覺得喝起來有台灣的泥土味,一開始感覺甚至有點像高梁,越喝越不確定這是一瓶什麼樣的酒。

我也說明了這瓶酒的身世和背景,一群從沒釀過酒的農夫,因為種了一年的小麥穗上發芽,捨不得心血結晶被打成飼料養雞,於是從零開始學釀酒

這瓶酒最吸引人的,該是那種不認命的台灣精神,即使在逆境中仍不放棄希望。

在雪茄的雲霧裡,這瓶酒得到了更多的想像和養分,像是被莊園陳釀過那樣。

和大家聊過後,我寫了些文字,希望讓更多人明白這瓶酒的身世和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和想像。

人生之味 

可能是我太了解釀這瓶酒背後的人生,也可能是酒本身的故事性太強。一個男人用二十一年的人生釀成一瓶酒,而且所有原料堅持用本土小麥。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小麥都是在他的努力下所栽種出來。

二十一年前,施明煌以「喜願」品牌創業,為身心障礙的孩子打造了麵包工坊和安身立命的平台,這烘培生意也讓他意識到台灣農業的根本問題。

當小麥麵粉的消費量已經超越稻米的時候,台灣卻沒有自己的小麥能供應內需。這是食安問題也是國安問題,國際糧價起起伏伏,我們一直只能隨波逐流。台灣每人食用的稻米量,從七十年代每年八十公斤,降到每年低於四十公斤。食用小麥量則從每年二十公斤,增長到超過四十公斤,全靠每年進口一百三十萬公噸小麥。

臺灣曾是小麥的重要產地,根據歷史記載,日本殖民臺灣年代,小麥從台中沿海一路遍植至台南,最大的耕作面積甚至超過5000甲,處處是一片片金黃小麥海洋。施明煌開始想辦法復育台灣小麥,從南到北找農民契作,並且保證收購價格,從一年三十噸的產量努力了十三年之後成長到今天的四百噸。這個數字和進口小麥比起來卻仍然是九牛一毛,他卻樂觀的認為很有成長空間,至少台灣小麥已經有了起步的基礎。

施明煌這些人生我是一路看過來的,那天到雲林找他,喝他用自己小麥釀的威士忌,竟然感覺像是帶喝他的人生紀念品。

一開始只喝到帶有台灣泥土味的甜味,越喝卻越有淡淡的苦味,那苦味再苦下去,竟然開始變甜。也許這就是人生的原味吧,永遠不知是苦是甜,如同英倫搖滾天團Verve的那首「苦甜交響曲(Bittersweet Symphony)」所說的:

人生如同一部苦甜交響曲

總想要追求圓滿

體驗一切悲歡交集

百歲愛情

「我和她加起來都超過一百歲了,這把年紀談戀愛竟然還談成這樣…」他有點動氣,邊喝萌酒邊談他剛分手的半百女朋友。

我們在酒吧相識,才見第二次面就無所不談。

聊工作也聊生活,臉上看不到一絲滄桑的他,雲淡風輕的說過去半個世紀所經歷的人生,有些故事卻讓人聽得糾心。

他三十三歲那年,二十九歲的弟弟服毒自殺,據說是因為愛情。

「那是一種讓人反省卻不讓人後悔的毒藥,他在醫院躺了十天後走了,我一直在病床前照顧他」他說,那十天裡看著弟弟一步步走向死亡,從腎臟到腦子到心臟,陸續一一壞死,醫生卻無能為力。

十多年前的畫面,我光聽就覺得好痛,該是愛情太痛讓那個年輕人決定這樣對待自己。

「不過說真的,這萌酒真蠻猛的」他瞇著眼睛又多喝了幾杯,再聊起更多的人生滋味和他的百歲愛情。 

作者簡介:

吳仁麟,左腦大前研一,右腦渡邊淳一,白天談策略,晚上寫愛情。愛雪茄愛瑜珈,愛美食美酒美人,上半身提升,下半身沈淪。

出版過「台灣夢幻料理王(2002年城邦)」、「非典型愛情(2006年寶瓶)」、「愛有點痛(2007年寶瓶)」、「半頹廢男人(2009年策馬入林)」。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