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eature   /  總編輯的天天狂想曲|The Art of Breaking up 分手的藝術

總編輯的天天狂想曲|The Art of Breaking up 分手的藝術

很多人都說下台的身影很重要,其實情人分手的藝術也是考驗一個人的格局。

就客觀角度來看,我是一個愛情的失敗者。因為連續兩段超過七年的感情,都是對方劈腿而結束。前前任不但劈腿,還盜領我高達近百萬現金,最高紀錄在外連劈三個人。前一任一起七年,期間我們還到舊金山完成夢幻婚禮,如今才發現,早在我們分手前一年多,對方就在健身房與德國人劈腿。

這兩段戀情耗掉我15年的歲月,就算步入禮堂都無法修煉成正果。一開始都是難過、氣憤,因為背叛的強大負能量,一直無法揮去外,也委屈自己付諸東流的感情。為什麼遇到的對象都是因劈腿而結束?不過從第一段七年半戀情,從事前發現劈腿,事後發現偷錢,最後我選擇放下。

第二段七年,也是在分手一年多之後得知對方早就劈腿,我從知道的第一天沒有掉過一滴眼淚。雖然和對方曾飄洋過海到美國結婚,也彼此深深愛過,這樣沉重的打擊,朋友都為我抱不平,據說劈腿都有慣性,但我仍舊選擇放下包容。我一直反思自己,到底出現哪些問題?怎麼連續兩段愛情長跑,都是同樣的結局。

其實戀人分手,最要不得的是輕生,再來就是報復。莎士比亞的悲劇經驗告訴我們,一個人的性格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也就是關乎他的格局與高度。人生在世,我們只能把自己管好,腳長在別人身上,出了門要往哪走?或是走錯路了,我們都管不著,你只能約束自己,還有與對方的承諾。

在第一段感情的金錢上,因為對方是盜領行為,照理講,我可以藉由法律訴訟解決,非但沒有,原本要寫下的商業本票,都因為對方又回來求述,當下就心軟把本票撕了。那時答應我日後有錢要分期還,後來對方買房子也有了新對象,我的錢也沒有下落。第二段戀情,我以為進了禮堂,就是要相知相守一輩子,沒想到好景不長,這回跌的更慘。不但分手,傷心了一年後,才赫然的因緣際會下,知道對方早就與老外劈腿。

為了這位德國人,對方不但專程學德文,卻謊稱是家族事業到德國參展所以上課,後來才知道是專程飛去「約會」。期間多次聲稱出差上海,也都是「另有其他國家旅行的目的」。至今仍背著約會的對象,與德國人出遊糾纏不清,讓我深深納悶,怎麼會把自己的感情搞得這樣複雜?不斷的撒謊,難道不累嗎?

分手後,我一直很內疚,竭盡心力還是沒有把對方喚回來。如今知道不是喚不回來,而是早就已經投入別人的懷抱。後來,我打了兩通至要關鍵的朋友電話,他們的建議讓我如醍醐灌頂般開悟了。

既然喚不回來,就把眼淚收拾起來,把精神打起來,把日子好好過下去。因為這些都是負能量,既解決不了問題,也影響我邁步向前的動力。我完全聽下去之外,心情很平靜,沒有抱怨,沒有難過,我仍然保留我們出遊與婚禮的照片檔案。

人生其實很短,雖然一連串的背叛,「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如果自己把情緒沉溺在過去不開心的狀態也無濟於事,更傷了自己。好的機會,好的因緣,都要在好的狀態下才會出現。面對,處理心情再放下,就是善待自己最好的方法。還有不要口出惡言,這些都是負面磁場,有天都會反饋回來,我相信下一站的風景會更美。

分手如同一場戲的下台身影,它也是一門藝術。分手亦是朋友是最好的結果,做不了朋友,也不要成為仇家。畢竟當初倆人是相愛才在一起,如今緣盡了,也要心平氣和地面對。至於我,我得把美國的那段婚姻解決掉,這樣對未來的另一半才公平。

總編輯 梁鴻斌(天天)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