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eature   /  總編輯的天天狂想曲|是的,我要出專輯了

總編輯的天天狂想曲|是的,我要出專輯了

寫詞近20年,發表過200多首歌詞,一直以詩人的角色自居。自小寫書法,是文人的DNA,以非職業歌手身份唱自己創作的作品,是一個實驗。一方面向詩人致敬,一方面用歌詞說故事,是我的初衷。每首歌都有背後故事的前提下,我膽大而努力,自己下海擔任製作人甚至剪MV,完成了這八首歌的「天天 自選」。沒有浮誇的節奏,卻有滿滿的誠意與詩人的心境分享。

從小愛唱歌,大學時曾到滾石唱片試音,記得那時是詩人寫「天天天藍」歌詞的卓以玉老師推薦的。雖然滿腔熱血,卻沒有被錄取。之後大學畢業,到了報社專跑唱片線,開始正式接觸唱片工業,也與唱片圈結下不解之緣。直至2001年,我以天天為筆名,發表了第一首歌「綠光」,開始有人注意這個名字。起初我沒對外說天天就是我,很多人以為天天是女生,直到過了一年多,唱片圈內才發現就是這位報社記者。

以天天為筆名,是想把記者與創作者的角色分開。我覺得創作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我也不想外界聯想到媒體與創作混淆在一起。現在幾乎朋友都喊我天天,我也聽得很習慣。很多人會問為什麼用天天?當時我正在開車,唱片公司問我「綠光」要用本名還是筆名?我馬上回答筆名。用什麼筆名?剛好開車時,電台正放著張雨生的「天天想你」,我隨口說那就用天天好了,於是天天的筆名正式啟用迄今。

在思維領域裡,我一直有個古老的靈魂在軀體內,我愛聽老歌、看老電影、收集古董、寫書法,骨子裡都是詩人的血液。出專輯我想了很久很久,因為我不是職業歌手,所以我得要有個定位,就是詩人用歌詞唱一首首故事給大家聽。我也知道在現今市場,出一張專輯要激起漣漪很難,所以我的出發點很簡單,就是唱給知音人,同時,在自己現今這個年紀,還有能力完成年輕時的夢想,真的很欣慰。

很多朋友聽到我要出唱片,驚訝之餘,立即問我,會唱孫燕姿的「綠光」嗎?會唱蔡依林的「說愛你」嗎?還是蕭敬騰的「狂想曲」等等,只能說我會唱自己喜愛的創作外,我還有全新創作的歌詞,由圈內音樂人幫我譜曲,幾首全新的歌。人生匆匆幾十寒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也許年輕的時沒有機緣擦肩而過,中途我全心全意的跑唱片路線新聞,也漸漸瞭解唱片工業與身為音樂人的精神。期間,也擔任過金曲獎評審,對於品質要求,我覺得自己盡力了,從台北到北京,多次的往返作業下,也因為製作經費有限,我在有限的框架中,圓了人生的一場夢。

製作過程,遇到許多貴人,從自己覺得還算是會唱歌,到一首首歌最後的成形,深切的感受到真是不容易啊,為什麼音樂叫這麼多人著迷。以前我單純的接觸只寫詞,現如今參與整個過程,為什麼說唱片是工業,因為其中牽扯太多專業環節。在一張專輯成就下,要匯集多少人的心血,也讓自己覺得分外渺小。能從開始走到完成,我要感謝的人很多人,即將要實打實的面對市場,我的心很淡定,但必須說,過程讓我學習到的才是最珍貴的寶貝。

職場生涯中我過得相當精彩, 當了13年的影劇記者,認識無數天王、天后,教過大學創意文案,做過電台DJ,主持電視節目,出任過金曲獎評審,寫過200多首歌詞,出過一本書「天天狂想曲」,如今在時尚雜誌擔任總編輯。這樣的人生經歷,滋養我未來每一天的生活。如今出專輯,的確是一項挑戰,身為射手座的我,喜歡的就是挑戰,回頭盡是精彩,向前盡是希望未來的日子充實不已。

在這裏,我首先要謝謝促成這張專輯誕生的,是我唱片圈的好友林淑華,她也是阿爾發唱片的總監。沒有她,這張專輯可能在一開始沒多久就胎死腹中,是她不厭其煩的幫助我教導我。再者是兩位優秀的北京創作者,一位是有大量作品的崔恕,他在北京有北京李宗盛的稱號。一位是楊藺,是新生代的音樂人也是歌手,他寫的「聽聽」,王菲都說詞好、歌好。還有北京、台北錄音室的夥伴,編曲的老師們,都屈就我的想法與任性,終於完成了這張作品。所以我說人生不在長短,有夢築夢實現夢想最美。

總編輯 梁鴻斌(天天)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