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浸身在森林培養皿中 來一場美學實驗 | 勤美學執行長 何承育

浸身在森林培養皿中 來一場美學實驗 | 勤美學執行長 何承育

鳥鳴相伴,綠蔭晃眼,
隨著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的引領,
我們攀入樹梢間的果實樹屋進行訪談;
大自然和著何承育的一字一句,
緩緩吐露出一場「森大我小」的生活哲學。

驅車前往距離市區不過幾分鐘路程的目的地,我們在苗栗造橋的淺山幽谷間蜿蜒,來到了這一處融匯自然永續、職人精神與生活哲學的天然秘境。過去的老字號香格里拉樂園,在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的悉心打造下,已脫胎換骨成為一實踐在地美學計畫的實驗平台,以五感體驗碰撞出人與原始自然之間的可能性。

 

繼2017年創立「山那村」後,何承育運用樂園南面的偌大森林,推出了「森大The Forest BIG」計畫;設計背景出身的他,以精闢的視角談起森大緣起:「台灣有60%的面積是森林,裡面淺山比例佔據一半,台灣人與山的關係如此密切,卻一直沒有以設計和美學的角度介入過這樣的生活型態。因此,怎麼用藝術做為媒介,讓人們想要與自然為伍,是森大想要探索的問題。」隨著現代人對環保、永續與美學的意識逐漸抬頭,此刻的社會氛圍正是個絕佳時間點,能透過森大把大家串聯在一起。

天人合一,與森林一同吐納

 

經過五年的生態觀察及反覆的環境監測,何承育將醞釀已久的想法付諸實行,「一開始我先去找了種籽節氣飲食研究室的淦克萍老師一起討論,她規劃出一個『七天計畫』,運用上帝花七天創世紀的思維來建構一個像是烏托邦的森林村落。」於是,他們邀請到建築、飲食、紙材、採集、花藝、舞蹈、芳療等七個不同領域的專家,每月輪流在山林、巨石陣及生態池授課,以跨界的相互碰撞來發酵「人與森林關係」間那未知的美好。講著講著,何承育的語氣還帶了點當時的興奮。

 

他直言,森大的重點並非在傳達一個台灣已知的森林,它是一座森林實驗室、一個美學培養皿,「這裡面蘊生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每一位專家老師不只是把自己懂的知識帶進來,他們也跟著這片森林一起探尋、一起成長。其實我們每堂課程事前都經過三個多月的規劃,架構應該是很完整的,可每位老師還是會在課程結束後反覆修改、調整,表示大自然又給了他們一些回饋和靈感,這是一種很正面的交流,也是讓我很感動的地方。」

 

以太陽劇團前舞者張逸軍的課程為例,劇團演出講求的是「精準」,每一秒音樂應該對應何種動作,都是經過精確、嚴密的編排而誕生,「但森大完全是大自然環境,沒有劇本,你不知道下一秒會吹過什麼風?什麼生物會鳴叫?逸軍老師呼應著大自然自在的表演,那是種真正的解放感。後來他帶著民眾一起,將那幅由猿到人的『人類進化圖』倒過來, 讓大家從用雙腳走路,慢慢『退化』為在森林裡爬行、在石頭間穿梭。大家的型態看似是退化,事實 上老師是在喚回人類在自以為進化的過程中,所失去的那些對大自然本能的感知力。」

何承育將人與自然的關係分為三種層次:第一層是單純觀賞,像是坐在景觀咖啡廳欣賞山景,或是在家中搭造花園;第二層是走入自然之中,例如帳篷露營、攀登百岳等;而森大追尋的是第三層境界,「人本來就是自然生態的一部分,我們想讓人完全『融入』大自然,而不只是『走進』大自然。」

 

他進一步分享道,當人類融入大自然時,會與之產生一種「共感」,這也是創立森大以來,令何承育最為動容的地方。憶起森大開幕時的盛夏,曾找來日本三味琴藝術家荒井康人(Yasu)在鋪滿松木塊的南瓜棚溫室中頌琴演奏,饒富詩意的樂音迴盪在空氣之中,突地響起一道嘒嘒蟬鳴,琴聲便和著大自然的節奏,一層疊上一層,而蟬音竟也聞聲而異。這瞬間,何承育終於領悟到荒井老師所說:「當大自然聽到你的時候,他們會做回覆。」如此跨語言、跨物種的音頻交流,正是森大所追求的「天人合一」。

療癒心靈的共感共生

 

然而,這樣的「共感」實則包含了一種「永續性」,何承育點出許多人對於永續議題的盲點,「所謂的『永續』並不是你都不要去介入自然就好,人類要和大自然長期相處,不只是做的事情不要去干擾到大自然,甚至還要對它有一些幫助。」以長遠的角度來看,人類如今這般消耗、汙染的生活方式是不可能永續長存的,但若人們能實際融入自然裡去了解、去體會,就有機會將現有的價值觀及職業型態重新排列、洗牌,後續推動的「永續環保」便不再是打高空,而是真正扎根在我們的生活文化當中。

 

從何承育的一字一句不難看出他曾為設計師那直率而理性的一面,森大彷彿一張巨大藍圖般描繪著他對人、自然及土地連結的願景,他洞悉著每一種行為所帶來的相對影響,卻也如蘇格蘭詩人湯瑪斯.坎貝爾(Thomas Campbell)所說的一般:「用詩人的眼光對大自然沉思。」依傍著一片蓊綠,他將持續以美學在森大中摸索、淬鍊,喚醒人們心靈最原始的土地精神。

TEXT Yin Tong Chen | PHOTOGRAPHY Paul Chen

YTC|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