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江韋侖 睥睨兩岸的豪宅造夢者

江韋侖 睥睨兩岸的豪宅造夢者

如果一件事,做了十五年仍無法達到不斷追高的理想目標,你是否依舊堅持?22歲時成天與盒子為伍,28歲揮軍內地擴展事業版圖,32歲的盛年一舉轉進學問深不可測的建築產業,要不是一個準備妥當的人,掌握了企盼已久的機會,台灣的地產界也不會出現此等創造奇蹟的勇者。

這是個造夢的年代,一切事物在烙示了「Made for Dream」的標籤後,就能翻身成為市場上的寵兒,時尚、影劇的造神邏輯,便是如此。綜觀影劇圈與時尚界,一切都被人關注,一切都浮在檯面之上,相較之下,建築業的運作較量是另一個深不見底的場域。豪宅堪稱享樂人生最為頂級的浮華之夢,它不為大眾而存在,只為少數摘星人孤傲閃爍著魅力鋒芒。夢想需要參照,豪宅的高標規格,最終得以將生活轉化為實現自我夢想的「高級訂製居屋」,身為豪宅造夢者的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則是個執意為理想拼搏的謀略者,只要他認定了目標,便會付出超越極限的奮力。

自信、自重、自強、自立、自尊、自愛,清晰定位了江韋侖處世的價值觀,對他而言,「大器早成」這四個字代表的是驕傲與使命,從Good Box到Great Building,江韋侖在大陸一手創立國際級的鞋盒製造王國,在家鄉台中蓋起最頂級雅致的豪宅。在他所蓋的房子裡,呈現了他對於人生造境與修為的理解,普立茲建築獎加身的女建築師Zaha Hadid在參觀後,給出了「Great!」的最高評價。江韋侖為絕對理性的建築業,注入浪漫化的溫情成分,以豪宅規模創造出最奢華極致的反璞歸真,也滿足了眾人「歸隱於世」的憧憬。 

柯比意將建築藝術描述為「將量體巧妙地、準確地、華麗地拼合在一起的遊戲」,好的建築會講故事,告訴你誰創造了它,這是不語的至理。而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就是擅長用房子鋪陳故事的說書人,一名令世界刮目以待的豪宅造夢者。

堅持成癮的築夢人

「Empty mind becomes anything。」屬於一個人的獨特魅力,並不在於他是誰,而在於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一個人必須先懂得做人,成為一個能夠令他人折服的人,才有可能成為專家。折服他人靠的不是財勢,而是堅持。堅持使人擁有了等待的能力,累積了一定程度的等待,希望才會登場。江韋侖就是一個堅持成癮的人,他不是那種年少得志卻忘了謙卑的人,對於工作事必躬親,他親身實踐了等待中的堅持,用十五年的時間譜寫一部從小盒子到大房子的樂章,當他終於如願做出好作品時,早已忘了如何端起豪宅霸主的架子,從不刻意強求的潛移默化心理,也讓他的性格裡少了一份對功成名就追逐的戾氣。在更多的時間裡,江韋侖需要等待的不僅僅是房地產時機的成熟,他還需要等待房地產市場的國際化,這是他毫不妥協、堅持以求的收穫與代價。當然,現在只是序曲。

以心與眼設定人生座標

有時候,未來會在一瞬間打動你,雖然你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心與眼的落點,會在屬於你的時間點,帶著你找到自己的人生座標。51年次的江韋侖,只不過是建築領域的門外漢。學然後知不足,笑稱自己是「出了校門才開始讀書」的他,高中畢業後並未繼續升學,在金門服役期間,大量閱讀企管方面書籍,兩年下來,無師自通,對於運籌帷幄自有定見。退伍後,江韋侖進入鞋材廠擔任作業員,憑著年輕的熱忱與衝勁而獲得老闆賞識,調任業務部門肩扛採購重任。當時的公司因管理制度不健全,月營業額200萬元,虧損卻達250萬元之多。江韋侖提出大力整頓的方案,鞋材廠也在一年後收支平衡,第二年開始賺錢,隨著公司營業額迅速成長,江韋侖擔任的職務也從採購、經理、副總經理一路爬升,並在28歲升任總經理,以實戰經驗打造了令人稱羨的職場光環。民國79年,江韋侖轉往大陸投資,曾經遙遠而陌生的大陸,終於與自己的人生產生了交集,帶著一份新奇與忐忑,他陸續在東莞及上海擴展五座鞋盒廠,平均每月製造四千萬個鞋盒,占大陸鞋盒總出口量的23%,每只鞋盒雖然不到10元,一年卻能夠創造30億元的鉅額營收,包括Prada、Armani、Marc Jacobs、Hugo Boss等國際一線精品,都是台聯鞋盒公司的忠實客戶。

不做me too的聯聚定理

民國85年,江韋侖在中部房市颳起了旋風,在台中七期重劃區推出首件高級別墅個案「聯聚和園」,每戶要價2,500萬元至3,500萬元,十四戶別墅規劃了九種空間運用概念,不僅創下短期完銷的紀錄,也成為業界觀摩的對象。聯聚建設的第一步動作,就打響了入主房地產業的名號。緊接著推出的第二個建案「聯聚和平大廈」,每坪單價28萬元,此案於民國89年7月完工交屋,正逢921地震後中部房市最為低迷震盪的時期,台中房巿也開始陷入十年不景氣的循環,江韋侖卻首度自信滿滿地對所有購屋客戶喊話:「如果有誰不滿意,可以馬上退屋,公司比照原價買回。」直到現在,只要聯聚新案交屋,首次的住戶大會上,都會聽到江韋侖以此宣示著聯聚建設高度負責的立場,卻不曾發生買主退屋的情形。為了力求建案品質的完美,每打造一個建案,江韋侖一定保留一戶自住,深入瞭解居住的使用感受,才能針對缺失加以改善。潛銷時銷售率突破七成的「聯聚信義大廈」,將於近期完工面世,預售的單戶總價超過1.3億元,創下中部頂級豪宅身價的歷史新高。2005年竣工的「聯聚公園大廈」,訴求「每處轉彎都是驚喜」;2006年落成的「聯聚東方大廈」,則提出「自成一格的貴族聚落」宣言;2007年竣工的「聯聚仁愛大廈」,以「建築的感動需要兩個人,一個人會做,一個人能懂」的核心價值,打動人心;「聯聚信義大廈」則是以「千萬買宅,億萬買鄰」的前瞻眼光,徹底發揮「虹吸效應」地吸引了一群戚戚共鳴的品味生活家。堅持the best,不做me too,江韋侖眼中的「聯聚定理」在於「永續生活」(sustainable life),以人文涵養累積產品的深度及厚度,藝高一籌的思維,自然能為「豪宅經濟」另創新局。

蓋房子  蓋出人們內心的故事

一個人可以對生活要求得很少,也可以將物質慾望無限放大。願景不同,上天眷顧個人的方式就天差地別。有人用盡心計踮著腳去搆,也有人輕輕抬頭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到手。前者適應競爭的生存規則,後者在賽局裡自行創造規則。「定義只屬於下定義者,而不是被定義的人。由自己定義自己,就可以避免被別人定義,避免被推向某個並不屬於你的世界。」江韋侖認為蓋房子是種緣分,一定要從心而發。「蓋房子,不是疊磚砌瓦,而是要蓋出人們內心的故事。」高度反差的人生,為他賺取了更具彈性的經驗產值,與其說江韋侖是坐擁數十億資產的富豪,他更像是自修自學自成的創業家,他用踏實的人生經歷,分享如何像藝術家般創造人生的價值。「當時我內心湧動著很多理想和熱情,而且堅信自己一定能實現。」或許在江韋侖的觀點裡,用盡一生心力去蓋的房子是有限的,土地的取得也需要費盡心神極力爭取,「技術可以學習、可以累積,眼和心的敏感,才是最難達到。」生命裡的好房子會蓋一棟少一棟,所以他用心看待每一個建案,珍藏生命中的每一道印記,將蓋房子揮灑成他人生裡最重要的一部大戲。

以團體戰貯備能量

充滿彈性和無限可能的人生態度,使江韋侖在第一時間整合工作團隊的優勢能量,讓聯聚建設在豪宅經濟的天地裡,穩穩立於不敗之地。事實上,如果心境不夠開放的人,還不太能在房地產業熬過來,因為這份工作不但需要具備建築領域的專業、市場行銷的專長,還要對市場趨勢具備敏銳的天賦,才能抓準當今的市場脈動。對別人來說可能是份苦差事,江韋侖卻能憑著豐富的經驗素養,至今依然樂此不疲,「在一個陌生的產業裡,想要贏得漂亮,不能只是見招拆招,更要善於借力使力,事業夥伴之間的集思廣益與相互支援,能夠發揮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加乘能量,在這場團體戰裡,假如只有我一個人單打獨鬥,早就棄械投降了,還好我有一群很棒的事業夥伴,大家一起打拼,也共同分享完美的成果,目前現有的成績,必需獻給整個工作團隊。」

修煉團隊默契  近乎苛求

人力結構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因此在聯聚建設甫成立的營運初期,江韋侖付出較多的時間,為後續的奮戰做好前期的整備工作,「廣納團隊意見,提出最佳方案,讓大家共同的目標任務明確一致,當這把火熊熊燃起,就沒有任何熄滅的理由!」看著公司的業務營運持續成長,這是所有同仁以往不曾體驗的喜悅,正因如此,也讓所有事業夥伴更懂得珍惜,也更樂於努力打拼,江韋侖分析指出:「當公司的整體表現是往上發展時,員工的凝聚力很容易成形,士氣提振了,大家也更樂於分享把工作做到最好的觀點與想法,這是一種正向的能量加持法則,也是團隊默契的修煉。」

「蓋最頂級的豪宅,向長遠看的目光與企圖心,格外重要。」相較之下,江韋侖對於員工的要求,或許能以「近乎苛求」來形容。為了培養員工對於建築美感的認知、對於頂級服務的體認,江韋侖對於員工教育訓練的投資,絕不手軟,他每年都會大手筆邀請員工同赴國外參觀,吃住都是當地最頂級的飯店,參觀的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建築,「必要時,我還會親自下場導覽,讓同事藉由我對建築的觀察與體認,瞭解我深耕房市的決心,以及對顧客的責任與使命。」

用古物說故事  打造文藝家宅

說起江韋侖人生中最大的休閒娛樂,莫過於藝術收藏。「其實生活中能帶給我最大快樂的,就是收藏,這是我能夠徹底放鬆、好好面對自我的時刻,這是我的『magic moments』。平時買點書畫、家具,研究研究,也能自得其樂。」江韋侖開心地說自己非常幸運,1988年跟著夥伴進入大陸,除了拓展事業版圖,也意外發現了中國古文物的新天地,「當時中國藝術市場尚未蓬勃,可以找到許多好東西,是收藏古玩的黃金時期。我收集了清朝時的聖旨、笏、雍正王朝的匾額,徐悲鴻、齊白石、米友仁、左宗棠等人的書畫,還有古代鉅賈門前的石獅、石墩、衣櫃,足足佔去了四座倉庫。」

江韋侖認為,每件文物都有故事。「收藏中國文物,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那是一種美的感受,對我來說,不是投資買賣。收藏家和商人畢竟是兩回事。」 文物收藏的種類多,江韋侖最愛的是字畫,「詩文以明志,買字畫是要買自己的心境。『俸外不教收果實,胸中先已無塵埃。』左宗棠的書帖,箇中意境便與我的心靈相通。朱子治家格言的意境深遠,現實生活中卻無法達到那般的準則。」
小時候的江韋侖,是站在祖父身邊磨墨的書僮,掛在他「聯聚東方大廈」書房裡的家訓,他最喜歡「那見貧長富久家」一句。他所收藏的古文物,和他的關係很親密,「我的這些收藏,在幾百年前是好東西,到現在還是好東西,裡面聚集了很多的人氣與能量,錦繡文章與工藝極品,當然要和最好的朋友分享。」江韋侖的許多收藏,都擺放於聯聚興建的社區公共空間,供住戶駐足欣賞,而聯聚建案的多數藝術品,都是在建築設計時先行定調,在大樓興建的施工期間,網羅符合建案調性的藝品,例如懸掛於「聯聚和平大廈」大廳的兩幅繡品,就是央請大陸92歲國寶級刺繡專家花了1年多時間所完成。

建築是情感交流的媒介

主動聆聽這個時代的聲音是很重要的,建築是一個特定時代的哲學、美學與物質紀錄,在立體的三度空間之外,建築還具有第四度空間,一個情感與感知交會的空間,江韋侖深切地表示:「創造新建築的成就感是永恆的,在這過程中,你將發現它在無形中對生活所產生的影響力。」賦予建築靈魂是高難度動作,江韋侖在建築中灌注自己嚮往的品格,讓設計成為生命歷程的傳達,同時主動思索人與建築之間的對應關係,藉由建築物貌,展現對於生活品質的高度關注,進而追求人與環境合一的人文精神,整體建築風格不僅融和古典與現代、城市與自然的風格,其所體現的建築精神反芻,更回歸生活意義的再思考,建築物業因而得以成為人與人之間情感交流的媒介。

「凡事從零開始」的眼界

「做盒子、蓋房子、過日子」是江韋侖的人生寫照,他始終相信:「看待生活就像對待家園,而對待家園也如同完成一件高級訂製的精品,不論是感覺、形式、細節、功能,你對一切都有發言權。所有的設計,都應該由擁有者與使用者,來決定它的功能與用途。好的作品能夠見證過去、發現未來。建築存在的意義,應在於傳達人的感受,這樣的建築才是有機的個體。其實,像我這樣的人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可避免地一再重複自己所做的事,所以我認為,讓自己『凡事從零開始』,每次的物業提案都從一張白紙開始,為自己與顧客創造全新的驚奇與價值,這是創造聯聚精神的重要過程。」有了「凡事從零開始」的眼界,所以能夠大破大立,階段性地重啟人生的新格局,有感於建築業是一個愛與關懷的產業,讓江韋侖以豪宅規模創造出最奢華極致的反璞歸真,也滿足了眾人「歸隱於世」的憧憬。江韋侖自始至終流露的氣度,是一種由無數閱歷積聚而來的篤定,為絕對理性化的建築業,注入浪漫化的溫情成分,少了炫耀浮躁之心,卻以更為深沉的情感,燃托起台中地產界的火焰。

photo/Eddie Ch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