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柴智屏的浪漫物語|記憶中的宏村

柴智屏的浪漫物語|記憶中的宏村

安徽有一個並不是很有知名度的縣叫做黟縣,卻有一個很有知名度的村叫做宏村,當年由李安執導拍攝,2000年全球上映的《臥虎藏龍》,開場的鏡頭就是在宏村這個美麗的古鎮,同年宏村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從此,這個擁有「中國畫裡的鄉村」,「東方的威尼斯」美名的小鎮,湧入大量的觀光人潮來朝聖,所謂大量,其實也不算是很多人,我詢問我周邊的台灣朋友們,即便是那些喜歡四處海外旅遊的朋友們,對於宏村,還是陌生甚至沒有任何的瞭解跟認識。

初次見到宏村的第一眼,非常的驚豔,湛藍色的天空下,典型的徽式建築一座座白色的粉牆,青黑色一橫一豎擺放屋頂瓦片的宅院,倒映在如同鏡子般的湖面,如此的安靜,與世無爭,她的美如同那間的空氣凝結,會讓身在這個空間裡的人也想要暫時停格,什麼都不會想,什麼也不想動。

宏村的設計,花了十年的時間,從風水學的角度規劃,最有特色的是供水系統,挖了一條一公尺寬的水渠引進村裡,既能調節氣溫又兼具有美感,充分發揮了我們平時說的「水來發」的精神,另外一個特色,是仿生學的原理,將村裡的規劃設計分為牛頭、牛角、牛肚、牛腸、牛胃,形成一個既可防火又可以灌田的巧思奇局。沿著宏村一路參觀,看到的是一排排對著宏村面繪畫寫生的年輕學生,以及許多拿著長鏡頭專注的擷取畫面的攝影愛好者,同樣的配合著宏村的寧靜,唯一,會發出聲音的,就是那些介紹宏村的少女導覽員,導覽員也像是從宋朝的書塾穿越過來的小姑娘,每一個介紹都能像在吟詩,尤其走進每一間徽式建築的家院裡,都可以看得出來,當初那些徽商出門在外辛勞工作,而老弱妻小在家守望的生活型態。

比方,四面牆壁都沒有窗戶,原因是,防止盜賊,侵門踏戶,那麼屋內不是會很暗沒有光線嗎?空氣的流通怎麼辦?導覽員指著屋頂上方的天井,經商之人,水為財,肥水不落外人田,謂之「四水歸堂」,市內的牆上樑上更是佈滿有名的三雕,木雕石雕磚雕,做工精細,利用雕刻的圖像表現象徵的意義,從龍鳳呈祥到年年有魚(餘),從九隻獅子(長長久久)到四季花草(四季平安),其中印象最深刻的,連個排水孔都要刻成蝙蝠的樣子(福地洞天),每一個客廳的男主人與女主人的左右各一的主位,背後的矮櫃,都會放著一個英式的鐘,一個花瓶,少女導覽員會說,像徵男主人「終生平安」,女主人呢?指著女主為後方的鏡子「心如止境」,意思是,老公在外面努力為家庭打拚賺錢,當太太的不要每天胡思亂想,你就像一面平靜的鏡子動也不動,心無妄念的如同沒有一絲灰塵的鏡子,乖乖等我回來!這要是在現代恐怕大多數的女人是沒法接受的。

徽式建築充滿了生活哲學與思想,不像現代人,買傢俱做裝潢多半就是好看實用就算了,它的每一個細節都很有講究,即便守在家園裡都有充滿寓意的象徵。徽州有如詩如畫的山色好景,讓很多詩人歌頌他的美麗,像是湯顯祖所寫「一生痴絕處,無夢到徽州」,與李白的「地多靈草木,人上古衣冠」,然當時而封建社會下重農輕商,商人是最沒有社會地位,也不被尊敬的職業族群,在這樣毫無地位的情況之下,卻並沒有大肆揮霍張揚,而是時時用家裡的陳設與雕刻的內容,以儒家文化與風雅詩意來自我勉勵,銅臭味底下的浪漫,卻倒是呈現了萬物謙卑與敬天謝地。

TEXT  柴智屏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