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2019成年禮|獨立時代的藝術之路。周以涵Audrey Chou

2019成年禮|獨立時代的藝術之路。周以涵Audrey Chou

群佳股份有限公司財務長 陳育綺千金

畢卡索曾言:「先像專家一樣學習規則,然後才能像藝術家一樣打破常規」如同自我要求極高的周以涵,在帕森設計學院起步,即便早慧的她辦過不只一次展覽,仍然沒有停下學習的腳步,依然在藝術的創作上追尋。

一頭俐落短髮的周以涵,酷酷的外型,有著豐沛的創作能量。就讀紐約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她,其實早在國中畢業時就辦過個展,當時受邀於美國學校,創作的是寫實風格,卻用複合媒材作出立體的視覺。高中時則玩起了攝影,突破自己嘗試抽象風格。足見她獨立而執行力強的一面。然而謙遜如她,分享起自己對創作的理想,反而有點靦腆起來。藝術家往往早慧,或許是天生帶有靈光,需要給混沌世人指點明路,周以涵從小到大,擋不住的創作能量,早已為她畫下一條明確的道路,然而對自己強大的期許,也帶來許多壓力。她苦笑說:「興趣滿多的,時間就會很緊,很多事情要自己安排,就會很忙」。

動靜之間的藝術靈感

其實除了藝術創作外,周以涵本身也是個舞者,在帕森設計學院,除了主修的綜合設計,其實副修的就是舞蹈。從街舞開始,多元的舞蹈元素,包含了芭蕾、現代舞,甚至參雜了武術及巴西戰舞卡波耶拉(Capoeira),在舞蹈中,她盡情揮灑,看似和繪畫藝術主業截然不同的興趣,卻也在日後開啟了跨界的新可能性。就像多數的創作者一樣,雖然訪談時相當謙虛,提到自己很沒信心,但談到藝術時那份誠懇和熱忱,可以看見她對創作的熱愛和嚮往。從舞蹈到藝術,兩者成為周以涵生活及創作的兩個向量,交織出人生的新頁。

其實我們訪問她時正在休學期間,如同國外流行的「Gap Year」(休學年),在休息調整身體的這一年,停不下來的她又規劃了一個藝展。不僅是第一次和不同領域跨界合辦,也是正式分享她生命中兩個最重要課題:「舞蹈與藝術」。如同她過去最愛的藝術家畢卡索,在成為大師前,也曾將作品化為劇場的服裝設計,某任妻子更是舞者,著名畫作《三個舞者》源自對舞蹈的發想及致敬。周以涵將兩者合而為一,從中發掘出新的可能性。「其實我覺得跳舞和繪畫很像,舞蹈從圖形去訓練動作,同時要注意和周遭事物的空間及距離,這點和繪畫的佈局非常相似」她笑說,跳舞久了,舞者在舞台上的位置和底下人看的感覺好不好看就跟畫畫一樣。

學會分享與寄託

從小到大,父母親給了相當大的自由空間,母親也笑道:「為了避免扼殺她的創造力,就讓她盡情發揮」,不過自律的周以涵,對自己的高要求,卻不小心給了自己過大的壓力。「她真的從小時候就很自律啊,比我還要求」母親雖然覺得寬慰,一面又擔心她搞壞身體。不過從小就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她,確實一直在理想的道路上前進。周以涵現階段的小小心願,是能更懂得分享,讓自己更有信心,為了轉換心情,也讓家人安心,她也和母親一樣受洗成為基督徒,心靈上有個寄託,在煩惱時將自己交給上帝,開始學習分享及倚靠他人。

「我有一個很大的夢想,也嘗試分階段執行,希望能成為全職的藝術家,最後能在紐約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參展」周以涵分享時,有點不好意思。可能近期調整好身體,回學校念書後,就要開始規劃下一步,除了多接一點藝術相關的工作外,也希望能有機會駐村創作,一步步累積及訓練自己。聽大二的周以涵分享,早已替自己安排好未來的她,有著確實的羅盤指引方向,藝術創作之路或許孤獨、疲倦,但腳下的每一步,都是無愧青春的選擇。

TEXT:Ken Huang

PHOTO:San Ko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