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ifestyle   /  從焦慮症患者成為奧斯卡影后|Emma Stone:「我不再試著表演完美」

從焦慮症患者成為奧斯卡影后|Emma Stone:「我不再試著表演完美」

近期上映的宮鬥電影《真寵》,除了在各大網絡成為熱門話題、創下高票房的成績,在劇中飾演落魄家族後代的Emma Stone,因為一場和女王的床戲,為求高度的戲劇張力和真實性,主動向導演要求「我可以露點嗎?」再度掀起全球的關注。這位從2010年出演《破處女王》,首度挑大樑演出女主角的大眼女孩, 在Emma Stone迷人的外表下有的是讓人渴望親近的魅力和幽默。但你可能不知道,當初從13歲開始四處尋求試鏡機會的小Emma,曾經飽受焦慮症之苦。

《La La Land》劇情猶如Emma的真實戲劇人生

在電影裡飾演剛起步、對於演戲抱有高度憧憬的女孩,Emma Stone形容這對於他就像是17年前他開始為夢想實踐的模樣。勇奪了奧斯卡影后殊榮之外,Emma Stone把拍攝這部戲心理的情緒起伏在頒獎典禮上分享給全世界。其實出身富家女的她,父親是承包CEO,她大可不必為了自己的夢想如此賣命,但正是因為她的出身不凡,而那份堅韌且絲毫沒有千金驕氣的可人氣質才更加受到大家的喜愛!

不完美的完美才是真實且深得人心的

當初拍攝《鳥人》,因應導演「一鏡到底」的需求,Emma Stone曾坦言自己一度快崩潰。除了情緒要夠入戲,不能出任何差錯,眼神和肢體更要求「精確」。凌晨兩點的晚上,為了拍這一幕前前後後試了30次,導演還是不滿意,失望地說「或許這行不通」。艾瑪史東回到休息室,她的表現一向都讓人很喜歡的,怎麼會這樣?這快把她逼瘋了,於是她回到現場,決定豁出去了!她暴烈地隨口吐了痰,導演終於滿意,「漂亮!就是這個!」艾瑪史東於是有了新的領悟—「我不再試著表演完美」。

就像在《真寵》裡主動要求露點的Abigail一樣,儘管導演沒有在預期內希望Emma Stone能以這樣的方式詮釋Abigail和女王的床戲,但她為了讓劇情更有說服力,同時認為自己選擇去做這件事是合理的,「必須做到讓第一代馬爾博羅公爵夫人親眼看到女皇抱著全裸的Abigail的畫面才夠震撼!」儘管年紀輕輕就擁有奧斯卡影后的封號,Emma Stone仍在每場戲盡心盡力。也許對她而言,封號彷若身外之物,「觀眾看到的她是如何」才是真正重要的。

縮小怪物的方法就是表演!

還記得第一次發作的時候是在朋友家,Emma Stone感覺房子失火了,她急忙的打電話給媽媽,希望媽媽能帶她回家。當時受盡焦慮症的折磨,Emma Stone在一天之中甚至會沒隔30秒就詢問母親,確定一整天的行程。狂燥的不安籠罩著當時的小Emma,她需要時時確定沒有什麼事情會改變,沒有什麼人會死掉。她甚至嚴重到幾乎不能出門上學,而這樣的恐慌症狀,持續了3年都沒有停止。

除了父母帶她去看心理治療師, Emma也開始尋找自己面對的出口。而踏進表演藝術對她而言也像是一趟療程,她開始了解到表演的當下是立即且即時的,「你沒有辦法去想其他100萬件事,你必須要專注在眼前的任務。」艾瑪史東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回憶,演戲讓她學著像是禪學大師,只關心這一刻發生了什麼事。她沈浸在戲中,專注在當下。

當她開始逐漸克服焦慮症,懂得與這種心理狀態共存,Emma了解到即使患有這種疾病,她仍可以盡己所能爭取一個積極且快樂的人生。也是因為這樣的親身經歷,讓她在成名後更願意公開談論這些問題,希望其他的焦慮症患者更有信心而不感到孤單。Emma也由衷感謝好姊妹Jennifer Lawrence,儘管在剛認識時就知道自己7歲便受到焦慮症的折磨,但Jennifer一直對她不離不棄,更以溫暖又爽直的個性為 Emma Stone 構建了另一個「家」。

「You pick your family. You realize that your friendships, the people who go with you into these next phases of your life—you’re choosing your family.

或許對Emma Stone來說,Jennifer Lawrence 就是一個比起戀人更可以依靠的家人了。

 

 

Photo Credit|@emmastoneactress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