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Celebrity   /  如果這樣也算情書|愛恨嗔癡,妳都要先吃飽

如果這樣也算情書|愛恨嗔癡,妳都要先吃飽

活著,在愛憎嗔癡之前,沒有這些食物撐住你, 你是沒精神沒體力去愛憎嗔癡的。

妳要請姐妹淘吃飯。我去了趟市場。傳統市場,一攤, 一攤的,慢慢逛。我買了牛腩,紅蘿蔔白蘿蔔,切成一塊一塊的牛腩,燉煮,悶燒,白蘿蔔紅蘿蔔,錯落其間, 最後加入切段的大蒜。炒盤水蓮肉絲、買了半隻燻烤燒 雞、一條很新鮮的石斑,應該夠了。

妳們姐妹淘,個個愛漂亮,不會吃太多的。找個理由, 聚聚,喝酒,吃小菜,聊是非,講八卦,罵罵男人,豬隊友。這幾樣菜,夠了。

正想走出市場,看看時間,心念一轉,再買幾樣熟食吧!吃不厭的那些。乾煸四季豆。滷好的牛肉牛筋切片。再來一碟辣椒塞肉。妳們姐妹淘不吃,我還可以帶著它們,躲進書房,自得其樂,配威士忌。念頭轉著, 人已經往另一個市場走了。我比妳喜歡上市場。至少, 我們在一起這些日子,我是很注意冰箱裡還剩多少菜。 逛市場,才叫過生活。

一攤,蔬菜。一攤,水果。一攤,魚蝦。一攤,雞肉。一攤,豬肉。一攤,牛肉。一攤,乾貨。一攤,水餃。逛市場,等於逛人間煙火。不食人間煙火,應該是說有些人,幾乎,從來,不逛市場吧!

食物,未烹煮之前的食物,無論葷素,擺在那,琳瑯滿目,你才知世界之大,人類需要的營養,有多廣。而活著,在愛憎嗔癡之前,沒有這些食物撐住你,你是沒精神沒體力去愛憎嗔癡的。

我想到有一次吵架。你連罵了我大半鐘頭。氣得跑進房間,碰,一聲,關上門。繃了好久的神經,我也累了。我倒了杯水。站在後陽台,眺望遠方。遠處有車子,滑過遠方。日子裡,有吵架,很煩。但沒吵架,也很奇怪吧!我站在那,發怔。突然身後傳來妳的腳步聲。我趕忙回頭。妳已經一身打扮。妳說,罵得好累,去吃飯吧!惹我生氣,你請客。我忘了後來我們吃什麼。反正不會太便宜。但飯後,我們在街道上,散了好幾段路的步。手牽手。活著,是要吃東西的。吵架,散步,和好,都是要吃東西的。

我在另一座市場,買了要的熟食。還多帶一包水餃。鮮肉韭黃。天氣好。兩個市場,人氣滿滿。回程時,繞道去一家妳偏愛的水果店,妳預定了剛上市的玉荷包。去的路上,我必經過那座殯儀館。又是一排車陣,在等車位。我輕輕的駛過。像在致敬。是該致敬的,不管他們是去送別誰。這幾個月,送別了好幾位。多半是高齡。 我鞠躬獻花時,心頭滿滿期盼,人能活到那麼老,人生看得那麼長,是幸福吧!

我們走過的任何一個當下,一定是情緒激動的,不管是喜是悲。但時間,如一雙母親的手,總是輕撫你的耳, 你的頭,你的傷,在我們小時候最憂傷的時候。然後, 你就繼續往前走了。直到下一個,令你激動的當下。我們都有母親。我們都有像母親一般溫柔雙手的時間過往。我們活得越久,便該越溫柔的對待自己,對待所愛之人,所疼之人吧!

車子越過殯儀館。駛進隧道。光線一陣昏暗。燈光,一盞一盞從斜上方灑落車前安全玻璃,一閃一閃。車子駛出隧道。陽光燦燦,在葉梢間明亮。我沒來由的,在穿出隧道之後,想到妳那一次生氣後,要我帶妳出去吃飯,說罵得好累。我真想打電話給妳。此時此刻。想告訴妳,我有多愛妳。在穿越殯儀館長串車陣後,在穿越隧道幽幽的光影後,我想告訴妳,我買好菜了,我買了妳跟姐妹淘一定會讚賞的菜餚,做好後,妳們可以開開心心,邊喝邊聊,我喜歡看妳蝴蝶一樣,花開一般,在姐妹淘裡盪漾。

我會為自己倒杯威士忌,夾一小碟滷味,默默退到我的書房。聽妳時大時小或揚或抑的笑聲。 我有多愛妳。我有多愛妳啊。

TEXT 暢銷作家 蔡詩萍

Share:
0
    0
    您的購物車
    購物車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