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半頹廢愛情故事~黑比諾女人的覺醒
十二個半頹廢愛情

半頹廢愛情故事~黑比諾女人的覺醒

「過幾年,等我老了,不再美麗了,就要離開他和香港」她神情語氣沒有一點兒激動,像是在說別人的事。

好幾年沒見到這位老朋友了,這些年一直沒有機會來香港,趁著這次出差,我和這位畫廊女主人終於見了面。

只是想不到,兩人才一坐下來,就這樣聽她說了一個晚上的傷感愛情。

她說,這些事她本來不打算說的。但是聽到我提起那男人,那些在心裡藏了好幾年的酸楚就忍不住湧了出來。

一開始,兩個人只是閒話家常,一直到她問起我前一晚和誰吃飯?

我說這個人她應該也聽過,是一位在香港頗有名望的企業家。

她一聽到那名字,臉色立刻慘白,顯然和他有故事。

「我當了他五年的地下情婦,兩年前才分手」她說。

即使那五年兩人常常出雙入對,媒體也只報導彼此是合作伙伴,在企業家雄厚資金支持下,她的畫廊經營得非常成功。

我前一晚才和這位企業家在中環吃潮州菜,回想起來才發現這兩個人其實蠻班配,品味都極好,只是不知道誰影響了誰。

每個人的現在,其實多少都是被愛過的人所造就。

「猜猜看這瓶酒?」中環潮州菜館裡,企業家刻意把整瓶酒用黑布包了起來要我猜。

我當然猜不出來,只大約從香氣和口感確定這瓶酒是黑比諾(Pinot Noir)。

企業家得意的告訴我,這瓶酒即使是再厲害的品酒大師都很難猜得出來。是法國香檳區裡釀的陳年黑比諾,這地方根本幾乎不可能釀紅酒,因為那些葡萄用來釀香檳都不夠。

畫廊女主人說,企業家的酒是她教他的,那五年裡他經過她介紹收藏了不少好葡萄酒,成了香港難得一見的收藏家,名畫和名酒收藏的質與量都相當精彩。

「為什麼會分手呢?」我忍不住問她。

她說是因為兩年前他和正牌女友結婚了,也就馬上斷了這段地下戀情。

「在一起那五年我不吵不鬧,只期待他明白我的好」她明白他吃軟不吃硬,自己如果做個安靜溫柔的小三,也許還有扶正的機會。

「半頹廢小劇場」 文:vin wu 演出:羅琳

但後來他還是開口提分手,理由是他母親要他和那個女人結婚。

她還是不吵不鬧的接受了,他給了她一筆分手費,讓她後半生衣食無慮。

她現在和一位長住在香港的美國商人在一起,對方有家庭在美國,把她當成在香港的老婆。

她說她很明白美國人為什麼和她在一起,因為他和那位香港企業家是商場上的死對頭。

「所以前任情婦的身分竟然也成了我的資產」她自嘲的說,光是看她和美國人在一起,企業家該就會全身發毛。

她知道企業家太多的秘密了,即使什麼都不說,也會製造他很大的心理恐慌。她也老實說,之所以會接受那美國人的追求,也是想要報復。

「妳真的愛那個美國人嗎?」我說,如果這愛情是為了恨,受傷最大的將會是她。

她說美國人對她很好,兩人在一起時也有協議,他不會離婚,兩人分手後她如果結婚,他也會去參加她的婚禮。

這樣的關係裡也許感情很奇特,但是她也沒什麼不滿意的,反而讓她對愛情這件事有許多很特別的領悟。她說,現在的她,不愛誰也不恨誰,只想隨遇而安的過日子,剛好那美國人來表白,她也不討厭他,兩個人就這樣在一起,她並沒有出賣企業家任何事。

「我其實沒有真正愛過誰,我只是愛那種愛一個人的感覺」她說,在愛過許多人之後,她終於明白,她並沒有真正愛過誰,只是愛上了自己在愛裡那種感覺,那像是女人一輩子都戒不掉的毒癮。

所以,不管是企業家或是美國人,用什麼樣的居心和她在一起,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她能享受在一起時那種愛的感覺,即使是虛情假意她也不在乎。

「我在床上的高潮也不見得是真的」她說,努力營造兩情相悅的每一秒,才是愛情裡最重要的美德。

看來她真的是對愛情大徹大悟了,這幾年畫廊生意不好做,對於香港的生活和愛情也累了。她說,也有年紀了,不再美麗了,該是去開始下一階段人生的時候。

於是有了離開香港的計畫,她說,台灣也有不少畫廊朋友找她合作,光她手上那些收藏,到台灣的日子該也不會太難過。

我於是也想起自己的愛情,也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像她這樣對愛情覺悟過。

總覺得自己所經歷過的每一段愛情都是美好的,儘管當時再如何的痛苦不堪,回想起來永遠只有感激,永遠只記得那些曾經愛過的美好。

作者簡介:

吳仁麟,左腦大前研一,右腦渡邊淳一,白天談策略,晚上寫愛情。愛雪茄愛瑜珈,愛美食美酒美人,上半身提升,下半身沈淪。

出版過「台灣夢幻料理王(2002年城邦)」、「非典型愛情(2006年寶瓶)」、「愛有點痛(2007年寶瓶)」、「半頹廢男人(2009年策馬入林)」。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