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Celebrity   /  十二個半頹廢愛情~一抱還一抱的OPUS ONE
十二個半頹廢愛情

十二個半頹廢愛情~一抱還一抱的OPUS ONE

他喜歡Opus One,因為是兩個男人合作的心血結晶,他說,這瓶酒在同志圈裡也很受歡迎。

心情不好的時候,他就會找我喝酒談心。最近他心情很不好,兩人也喝掉不少Opus One。

這瓶美國人最自豪的紅酒,出自兩個釀酒教父之手,一入口就會在腦海裡同時浮現美國加州和法國波爾多的風景。那也是兩個釀酒人的故鄉,由一個美國男人和一個法國男人共同成就的浪漫。

我是他朋友裡極少數知道他同志身分的人,除了我,這世界上該只有他老婆知道他是同志。

他老婆是女同志,兩人都是企業家第二代,10年前在國外結婚,回台灣之後各自接下了家族事業,這對被媒體視為金童玉女的王子和公主卻一直生不出小孩,急壞了雙方家長。

對兩大家族來說,這可是國安等級的企業危機,兩家大企業歷經三代的經營,現在竟然看來馬上要絕後。

「你看我這該這麼辦?兩邊的老人家一直逼我們生小孩,但是我和她都是同志,根本沒辦法。」他說,這事一天不解決,他和老婆兩人就一直被當成千古罪人。

「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人工受孕或領養不就解決了嗎?」我建議。

「你當我是誰?要是傳出去我還有命嗎?」他說,他的生育能力其實早被醫生判了死刑,雙方家長也不同意他們領養小孩。兩家老人家無法接受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繼承家業,這樣等於是變相宣告兩家從此絕子絕孫。

他試著問我,可不可以幫他生個小孩,他有把握可以說服他的同志老婆。

我一口回絕,說這種人命關天的事不能開玩笑,到時那小孩生下來不就等於我「惡意併購」這兩家上市公司。

「怎麼說?」他問我。

「小孩是我的種,我可不想就這樣成了太上皇。」我不開玩笑,一臉正經。

「所以,你到底在意什麼?只要和我老婆上床幾次,讓她把孩子生下來,我們找律師公證切斷你和小孩的任何關係,你就幫我這個忙,當個種馬不行嗎?」他說。

我老實告訴他,除了沒辦法和沒有感情的女人做愛,更不想生一個一輩子沒辦法養育相認的兒子。

「你和她都各自有愛人吧?」我問。

他說有,只是彼此一直都沒有見過面,各自約會都是在外頭,平常也不問對方這些事。

「你出面,找一天四個人一起吃晚餐吧。」我建議。

「為什麼?」他好奇的問。

我不多說什麼,只要他回去先試試安排四個人一起吃頓晚餐,也結束了這次的談話。

那次談話之後,兩人隔了很久沒連絡,一直到半年後某一天,他打來電話,除了謝謝我的建議,也分享老婆懷孕的消息。

「太好了,真為你們高興。」我知道這件事意義多大,也知道自己當時的建議已生效。

「所以,你那時候已經幫我們吃完晚餐之後的故事寫好劇本了對不對?」他問我。

我當然不能說是,儘管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心裡其實已經有了些想像。

當四個人見面的那一刻,一個神祕的情慾力場同時產生,每個人對自己和對彼此的性別意識,就會變得非常雜亂而難以梳理。

當他老婆看到他的愛人,當他看到他老婆的愛人,當這兩個愛人又看到彼此的時候,就會在生理和心理上產生許多荷爾蒙性的變化,而這樣的變化將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機會。

果然如同我所預期的,那次的晚餐四個人聊得非常愉快,往後自然天天在一起吃晚餐。

幾個月後,大家感情愈來愈好,企業家同志問老婆,反正家裡夠大,要不要把各自的愛人都邀來住在一起?

老婆當然說好,於是這個家庭從兩口人變成四口人,大家同進同出共同的生活起居。

「就這樣大家一起生活了幾個月,我老婆竟然就懷孕了,懷的是我愛人的孩子」他老實說,大家生活得很親密,連性愛也常常是四個人在一起。

這的確是我所預想的畫面,但也好奇,他不介意老婆和愛人之間的事嗎?

「一開始真的有點錯亂,我無法接受一個我愛的男人竟然會對女人有興趣,但是我更無法接受他去找別的男人,我想,她愛人的想法也該和我一樣吧」他笑得神祕,他和她老婆的愛人其實也有親密關係。

「這該叫做,『一抱還一抱』」他又說。

作者簡介:

吳仁麟,左腦大前研一,右腦渡邊淳一,白天談策略,晚上寫愛情。愛雪茄愛瑜珈,愛美食美酒美人,上半身提升,下半身沈淪。

出版過「台灣夢幻料理王(2002年城邦)」、「非典型愛情(2006年寶瓶)」、「愛有點痛(2007年寶瓶)」、「半頹廢男人(2009年策馬入林)」。

Photos ©️ IMDB 

Share:
0
    0
    您的購物車
    購物車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