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People   /  以信念為光 | 蘇怡 & 麥克.羅區格西

以信念為光 | 蘇怡 & 麥克.羅區格西

信念是一種難以解釋也無法看見的存在,而在維持之際,如何讓日常的自我能找到出路,並從荒誕之中尋求某種普遍性及生活裡的共振,確實看似矛盾也教人難以想像。但這就是擁有信念、活出信念的美好之處。一如來自台灣的純素企業家蘇怡(Fanny Su),與出生美國加州、擁有亞洲主要寺院佛學博士學位的僧人麥克·羅區格西(Geshe Michael Roach),兩人在看似毫無交集的前提下,卻因擁有相似信念,近日進行了一次會面。

(左)棉質高領襯衫、白色納帕皮革半身裙、粉紅色科技網眼涼鞋 all by Fendi

嫻熟流轉於出世與入世之間,麥克·羅區對他所遇見的學員產生巨大的影響力。他對於信念、冥想及亞洲古經典具有豐富知識,也因為他本身的成功,他成為活榜樣,只因他所有的描擬與諭示都其來有自,他的理論與方法具有古老經典的背書,而非空穴來風的論點。一如麥克.羅區格西所說的:「做生意與修行並不矛盾。」(Doing business and practice is not contradictory.)這個信念吸引了許多人注意。

 

然而,約定俗成的價值觀裡修行理當清心寡慾,怎能還與金錢扯上關係?

 

不過,正如修行25年後,麥克.羅區格西即將在傳統佛學寺院取得學位之際,他的老師吩咐他,接下來的課題是到紐約做生意賺錢並捐助給難民時,雖然當下他非常震驚,但也慢慢理解到所謂修行的本質應是對「善」的起心動念,因此他運用古老又先進的智慧,幫忙成立位於紐約市的安鼎國際鑽石公司,並打造年營業額二億五千美元的事業,最終他也將得益於鑽石產業的財富投注於許多古老寺院的重建整修工作之中,透過HP基金會的協助,他開啟一項為期30年的專案計畫,拯救數以千計的古老佛教典籍,以上這些經歷引領他邁向成功。足見,財富與善行並不是一分為二的決絕,而是相輔相承的依存關係。

格紋西裝by Ted Baker

在萬物中見到空性

 

出生於1952年的麥克.羅區格西,畢業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然後投身寺院學習了二十餘年,是研究梵文、藏文和俄文的學者,亦為過去六百年來首位得到格西(佛學博士)學位的美國人。

 

從頭到尾笑臉迎人的格西,與全世界學員分享了他成功的秘密,也就是空性(Emptiness)。他解釋道:「真正的空性會讓你擁有成功的事業、幸福的家庭關係,瞧!這是一隻筆,人可以書寫,但狗則認為這是一個可以咬的磨牙玩具。但誰是對的呢?都對。當我把筆放在椅子上,令人與狗都離開房間時,那麼留在房間的這個物品又是什麼呢?是筆?還是玩具?這究竟是筆,還是磨牙玩具?誰是對的?兩者都是。

 

但當我把筆放在椅子上,令人與狗都離開房間時,那麼留在房間的這個物品又是什麼呢?是筆?還是玩具?其實這並不取決於這支筆,而是來自誰的觀點。而這就是空性。現在,如果人回到這個房間,當他們看著這個東西時,它變成一支筆。而這是因為人在他們的意識中有業力種子,致使他們看到筆。這些種子是過去種下的,當我們帶著善意跟他人分享我們的筆時,這份分享即為業力,這也是為何,當我們以更多仁慈與愛對待他人,我們總獲得更多成功。帶著幫助他人的意圖與愛,打開業力,就能以一種全新的眼光來看世界。」

 

格紋西裝by Ted Baker

業力(Karma),就是意識裡的種子。這也是格西所推動的「業力定律」,當人們第一次聽到種子時,可能會覺得難以理解,但運用這些定律執行過後的成效卻是真實的,種子開花時可讓每個人在人生中的各個面向裡獲得成就。「業力定律的基本原理是:我們所處的現實是由我們如何對待他人所建構。比方說,對人仁慈在意識中種下的種子,造就了圍繞著我們的人與世界,進而締造內心的歡喜、寧靜,甚至開悟。」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格西創立安鼎國際鑽石公司時,能從貸款五萬美金,到最後創造了2.5億美金的營業額,甚至2009年公司還被巴菲特收購,進而創造了華爾街傳奇。身為一位成功將古老《金剛經》智慧融入事業的企業家,格西麥克將他所有成功的心法及過程歸納整理後撰寫成《當和尚遇到鑽石》(The Diamond Cutter),此書目前已翻譯成三十種以上的語言,且深獲好評。

做為《當和尚遇到鑽石》的讀者,彩石珠寶董事長蘇怡因家庭宗教信仰之故,從小便是純素主義(Vegan,完全排除包含奶、蛋在內的動物製品),且懷有慈悲心腸的她熱衷公益慈善,更是長年投入近千萬的資金救助無家可歸與被棄養的流浪動物,她不只協助義診,更與流浪動物機構合作,讓動物們皆能獲得認養的機會。蘇怡說:「我在看這本書時還不認識格西,但閱讀後才赫然發現他在書中所寫到的內容,平常我都已經在貫徹實踐了。」

 

後來蘇怡也接觸了由格西所成立的金剛商學院,此機構主要以「能斷金剛經」(金剛經)為基礎,透過經典去解釋世界上我們所見的一切從何而來,還有這個認知如何幫助所有人在事業和在生活裡創造任何想要的結果。「因為我們生命中所有的一切來自於我們如何對待他人。」而每年格西也會隨金剛商學院走訪世界巡迴授課。蘇怡憶起:「格西老師也曾提過鑽石與純素在梵文上的字根是相同的,因為純素飲食和鑽石含有高等的能量,這個能量對事業與修行也很有幫助。」在近日的會晤中,蘇怡向格西麥可提到她公司彩鑽信託的事業,並指出,彩鑽十分、十分罕見,價值極高,一向為藏家財富傳承的投資項目之一。同時,彩鑽具備稀有、國際認同度等特點,蘇怡相信這樣的投資計劃將會吸引高端資產人士的眼球。

鏤空圖騰外套、白色襯衫、條紋長褲、踝靴 all by Douchanglee

冥想打開無限的潛能

 

不過,除了在鑽石產業上的話題外,蘇怡與格西最大的共鳴則是對冥想與靜坐的看法。冥想對格西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不過他說冥想未必需要正襟危坐,猶記當年他的老師教他冥想時,格西把腳盤了起來,老師卻對他說,不需要這麼做。「你甚至可以在睡前的冥想,以最輕鬆的姿勢進行,想想你對別人做的好事,如此一來便能額外澆灌心中的善種子。特別是很多人經常行善,已經種下業力種子,卻不曉得要如何讓種子發芽,因為你必須要澆水,那麼要如何做呢?就是冥想這些善行,如此就能達到成功。」

 

巧妙的是,蘇怡在靜坐這件事上的心態,則與格西的理論不謀而合。蘇怡說自己每天早上四點五點起床,打坐二至三個小時,她說:「打坐就像是我們從河水裡撈了一杯混濁的水,靜置一整天,杯底便會淤積泥沙,讓心沉澱。」因此透過打坐可以清空 腦袋裡的雜質,讓頭腦產生空性,使創意進來。特別是每個人都需要一個人的時候,能跟自己的靈魂相處。像瑜珈也是一種對冥想很有幫助的身體練習。

 

修行,專注之際,也會將腦袋裡的雜訊刪除。因為我們平時太多資訊進來,打坐就是練習專注,並且除去心中令人分心的念頭。蘇怡也說自己以前脾氣比較暴躁,「但透過打坐修行後,我開始懂得包容,知道自己不會活在未來與過去,因此也學會活在當下。因為所有事無論事業關係家庭感情任何一切,沒有活在當下很難把一切做得完美。這也是我為什麼要修行的原因,因為要讓人生圓滿。」不只如此,透過正能量的循環,蘇怡也持續種善的種子,因此在成功事業的背後,她從未停止回饋社會。

深藍格紋西裝外套、雪紡開衩長裙、銀色踝靴 all by Douchanglee

心性決定一切

 

擁有財經金融背景的蘇怡,原先只是收藏彩鑽的藏家,但因彩鑽的稀有珍貴性讓她決定投入並成立品牌,因此2015年她成立了彩石珠寶,並為此花時間研究寶石及彩鑽鑑定。

 

蘇怡表示,鑽石過去曾因非法走私貿易,以及不人道的開採方式蒙受「血鑽石」的負面形象,但2002年聯合國與各主要鑽石生產國達成協議,制定「金伯利進程國際證書制度」,一般簡稱為「金伯利流程」(Kimberley Process),是為了杜絕所有的血鑽石流入市面,確保唯有「非衝突鑽石」才能進入合法交易市場。蘇怡也強調,「每個產業裡都有好壞兩面,但這樣的制度建立後,便能杜絕血鑽石的情況再度發生。」特別是彩石珠寶除了貫徹「金伯利流程」提供絢爛彩鑽之餘,整體企業更秉持愛護動物、保護環境的純素理念,就是希望能透過企業的影響力,傳遞這些信念。因此即便是以彩鑽為業,她同樣能結善緣。

拼色網眼外套、橘色棉質針織白褶半身裙、黃色高跟鞋 all by Fendi

特別是她認為重點不是從事什麼樣的行業,販售何種類型的商品,之於蘇怡真正的關鍵始終在於心性。比如雖然近年來,歐美各國基於健康因素,抗議大規模飼養及屠宰動物,或希望減少碳排放以對抗地球暖化等因素,皆紛紛掀起一波蔬食風潮,然而在台灣,蔬食文化仍處於推廣階段,蘇怡表示,「蔬食業者相對弱勢,透過活動的曝光,能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存在,也讓更多人在追求美味的同時,也能兼顧對環境及地球友善的關愛。」因此自2017年起,亦發起維維彩食嘉年華公益活動,不只結合各家綠色品牌及在地蔬食業者共襄盛舉,推廣環保蔬食不遺餘力,亦獲得廣大民眾的迴響。

 

格西與蘇怡皆為入世修行的典範,因成功的追求從來不只有一種選項,但如何求仁得仁則需要仰賴信念的支持,內在的開悟(Enlightenment),對空性的體悟,也是身體力行下以冥想建立而成的心智,一如黑夜中的北斗星,在基於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嚮往,始終引領著自我的方向,並以善意為初衷,讓善的意識成為種子,在心中發芽、成長,茁壯,且具有更遼闊的影響力。

藍色格紋不規則襯衫洋裝、銀色踝靴 all by Douchanglee

 

Christine Chen
PHOTOGRAPHY Hedy Chang
ART DIRECTION & STYLING Aeril Looi
MAKE-UP Chiao-Han Weng
HAIR Jun Zhang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