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uxury   /  連戰、謝哲青、曾博恩都找他們做西裝,這間小店到底有什麼魅力?

連戰、謝哲青、曾博恩都找他們做西裝,這間小店到底有什麼魅力?

Loading

在台北市信義路鄰近安和路的一個小路口,向裡一拐,就猶如魔法似的進入夢遊仙境,空氣頓時不同,隔斷了信義路上的都會商業氣息,這條寬敞的小巷縈繞著一種既舒適又愜意、從容中帶著點慵懶的氣氛。

在這條巷子裡,一間小巧不失精緻的西服店靜靜佇立著,它不須展示自己的氣勢,也毋須張牙舞爪地炫耀自己的成績,它內斂、矜持,但蘊涵著飽滿的自信,就像裡頭的兩位老闆一樣。

 

小巧精緻的店面展示著游金塗、邱文興師傅在國外比賽時摘下金牌的西服作品。

 

這是金興西服,店名是各取總經理游金塗的「金」與設計總監邱文興的「興」字而成,這是一間純做Bespoke全訂製手工西服的西服店。莫看他不起眼,目前國內只要叫得出名號的政商名流,幾乎都曾在他們家做過西裝,例如連戰、宋楚瑜、陳水扁,連謝哲青、曾博恩、小提琴家曾宇謙也都是金興西服的客人。其中前駐美代表李大維在2011年還在駐加拿大代表處服務,出席「歡迎新當選眾議員迎新酒會」拿下「最佳服裝品味大使」時,身上穿的就是金興西服的西裝。

 

那個沒有成衣的美好時代

 

目前台灣手工西服大致可分為兩大流派:上海式與偏日式的本土式。游金塗與邱文興就是從師於上海紅幫來台灣開業的包啟新師父。19世紀時清朝在鴉片戰爭中戰敗,被迫簽訂南京條約,開放廣州、廈門、福州、上海、寧波五口通商,其中上海因佔地利之便,逐漸成為當時中國最發達、西化最早的城市,邱文興說:「發展得最早,功夫當然最好。」

後來包啟新與他的同門師兄弟因看好台灣經濟即將起飛的可能性,1970年來到台北的中山北路開立「格蘭西服」,邱文興與游金塗當時就在包啟新麾下,從最底層的學徒開始做起。

游金塗笑著回憶道:「那時學徒至少要做三年四個月才會讓你碰剪裁,那你還在學功夫的時候也沒什麼產值,所以我們不只要掃地、擦玻璃,還要幫師母煮飯、帶小孩。」

台灣的成衣產業,要一直到1981年才形成氣候,因此手工訂製西服有著十餘年的榮景,邱文興感慨地說:「那時候外賓來參訪,都是帶來做一套西裝給他們帶回去!」游金塗也補充道:「當時手工西服的景氣真的很好,尤其到快過年的時候,訂單特別多,多到我們看到客人要過來了,就趕緊把鐵門拉下來。不敢接啦!衣服做不完,過年前絕對交不了貨的,要怎麼接?」

 

台灣西服 應該成為觀光朝聖地!

 

雖然1981年開始,台灣紡織產業上下游連成一氣,自遠東百貨為首,掀起了一陣成衣產業快時尚的風潮,令手工訂製服的景氣一落千丈。但游金塗現在談起時代的進程,還是持比較正面的觀點,他認為成衣產業是必定興起的,「但這也造成一個現象,就是現在還活得下來的手工訂製服,功夫都不會差到哪去。」

游金塗自2004年起,就在中華民國西服同業總會舉辦的全國裁剪公開賽屢屢奪金,成績最差也有銀牌,2013年,他在第35屆世界洋服同業聯盟韓國首爾年會金針金線競賽中,為他個人生涯拿下第一面世界金牌。

 

金興西服為純Bespoke(全訂製)的西服,從剪裁開始,「無中生有」做出一套最合身的西裝。

 

他說:「台灣的西服實力真的不差,像我們去參賽的時候,那些外國人看到我們,就說完了,今年金牌又要被我們拿走了。一樣的布料,不輸國外的剪裁跟做工,搞不好還更好,可是做一套的錢只要國外的一半不到,那為什麼要特地飛去英國或義大利做?」

游金塗認為,曾經外賓參訪台灣的禮物是訂作西裝,現在台灣手工訂製西服的實力也早已被世界看見,「政府應該要有魄力,把頂級的西服店集中在一條街上,做一條我們自己的『高定街』(Savile Row),讓外國人想到要做西裝,就想來這條街朝聖!」

 

傳承 斷層

 

不過台灣的西服業要能成為觀光朝聖地,目前卻有個迫在眉睫的困難需要解決,就是現在頂級西服店幾乎都沒有接班人。

「現在年輕人,忠誠度跟耐性都不高,只學一點點就急著想開店。」

游金塗說,其實這個時代是學西裝最好的時代,因為現在全球資訊高速流通,加上Instagram盛行,國外的穿衣風格開始影響台灣,而成衣也已走到一個飽和的狀態,愈來愈多人感到成衣無法完全滿足自己的需求,他們追求全訂製的合身、質感,更追求只有全訂製才能做到的「個性化」。與此同時,頂級西服界的老師傅們技術已臻圓熟,也在世界上闖下了響亮的名聲與招牌,但他們年紀也都大了,幾乎都準備退休了。

「現在進來學,真的剛好!」但游金塗也十分感慨,「我教出來很多徒弟,但還沒有人可以繼承我的衣缽,有時也是想,把這身技術帶到棺材裡真的很沒意思,但現在年輕人真的熬不住。之前這裡就有個年輕人,我把他當接班人在培養,在他身上花了大概有500多萬,最後只給我一句話,說他要回老家照顧爺爺就走了,我也不能說什麼。」

 

談到頂級西服業的傳承問題,兩位師傅顯得憂心忡忡。

 

「後繼無人」這個問題,是頂級西服界現時的一道難題,但又何嘗不是其他百業的共同困境?不過,正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台灣的西服產業終究會走出一條自己獨特的路。

 

TEXT Eric Ko

PHOTO 林東亮

Share:

找出強者潛藏的柔軟,找出弱者心中的強大; 在虛假中發現真實,在真實中揭露虛假, 此即,一篇報導最無與倫比的價值。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