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eature   /  吃貨與酒鬼熱愛的澳門小旅行

吃貨與酒鬼熱愛的澳門小旅行

被譽為東方拉斯維加斯的澳門,

任何時候都紙醉金迷的理所當然,

但這只是城市的某一種面向,

澳門之美,從不僅止於此。

澳門不只有賭場,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風景。

除了賭桌上大人的金錢遊戲與一擲千金的豪氣干雲,這城市有屬於自己的脈絡,前塵往事,也有持續孕育創新的無限可能。一如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一書中所寫到的,「城市不會泄露自己的過去,只會把它像手紋一樣藏起來,它被寫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護欄,樓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線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記都是抓撓、鋸銼、刻鑿、猛擊留下的痕跡。」於是我們在每條行經的巷弄、餐館、博物館、飛馳而過的景色裡,一吋吋拼湊出澳門真實的模樣,它有東方的底蘊,同時具備西方的色彩,既美好又讓人沉迷。

入住澳門喜來登金沙城中心大酒店,這是喜來登全球最大的酒店,共有4001間客房及套房,且地理位置絕佳,無論是欣賞表演、大啖美食、瘋狂購物無需舟車勞頓便應有盡有。行政套房擁有寬敞的起居室,一張三人沙發和兩張躺椅最適合姐妹淘小旅行,而座落於38樓至41樓的豪華行政套房,擁有一開窗即觸目可及的壯闊美景,整體設計相對以深色木質元素織構而成,房內不只有四人餐桌,亦配有獨立媒體室、獨立浴缸等,是家族共遊時絕佳的選擇。

混血基因下的美酒佳餚

午餐若想試試在地葡式風味,位於媽閣廟附近的A Lorcha船屋葡國餐廳,風味正宗,曾獲米其林指南推薦,是個不錯的選擇,特別是其中一道「欖油香蒜炒鮮蜆」簡直是人間美味!嚐一口熱騰騰的蜆肉,不愧是臨海城市,果然鮮甜彈牙,但獨門訣竅是撕點烤香的麵包再沾上湯汁食用,當麵包吸附濃郁鮮美的湯汁時,一口接一口任誰也無法抗拒美食當前的誘惑。

A Lorcha船屋葡國餐廳,風味正宗,曾獲米其林指南推薦,特別是其中一道「欖油香蒜炒鮮蜆」超級美味,必吃!

晚餐則可以試試位於喜來登金沙城中心大酒店內的「班妮意大利餐廳」,這裡主打義大利家常美食,不僅葡萄酒藏酒量豐富,份量十足,料理上無論是以整塊起司攪拌後盛起的義大利麵,或是由阿拉斯加帝王蟹腳、波士頓龍蝦、孔雀蛤與生蠔組合而成的「精選冰鎮海鮮拼盤」,一上桌就讓饕客們驚呼連連,再佐以沁涼且口感細緻的白酒,完全打開一票酒鬼的味蕾,讓人想再去續攤。

喜來登金沙城中心大酒店內的「班妮意大利餐廳」,主打義大利家常美食,以整塊起司攪拌後盛起的義大利麵,極致香濃讓人印象深刻。
由阿拉斯加帝王蟹腳、波士頓龍蝦、孔雀蛤與生蠔組合而成的「精選冰鎮海鮮拼盤」,一上桌就讓饕客們驚呼連連。

此時,千萬別錯過來自美國禁酒令時期,備受讚譽的經典調酒—「血腥瑪麗」(Bloody Mary)。

這本書記載了全球瑞吉的血腥瑪莉配方,非常有趣。

從喜來登步行數分鐘即可通往澳門瑞吉酒店(The St.Regis),據說全球每間瑞吉都有自己專屬的Bloody Mary,因為世界上第一杯Bloody Mary即是在1934年時,於紐約瑞吉酒店所誕生。當時任職於紐約瑞吉的調酒師Fernad Petiot在「調酒器中撒了四小撮鹽、兩撮黑胡椒、一層Worcestershire汁。最後加檸檬汁和碎冰,才倒進兩盎司伏特加、兩盎司很濃的番茄汁,搖勻後倒進杯中。」亦造就這杯鹹甜酸辣匯聚而成的獨特經典風味,因此全球瑞吉酒店在不同城市都研發出專屬於己的地道配方,藉以形塑每位旅人記憶中的獨一無二的瑞吉體驗。

這款東方瑪麗(Maria do Leste)融匯了澳門的特有風味,讓人難以忘懷。

那麼澳門瑞吉又是什麼樣的風味呢?這款東方瑪麗(Maria do Leste),懷揣著十六世紀葡萄牙商人從不同海岸城市延攬而來的香料,既有海鹽、紅胡椒、新鮮萊姆汁、番茄汁、伍斯特醬(Worcestershire sauce,味道酸甜微辣)、黑醋、黑胡椒、霹靂霹靂醬汁(Piri Piri,為葡萄牙常見料理用醬汁)、肉桂、芹鹽…等,調製而成,接著托盤上會擺放西班牙臘腸(chouriço)、蛋塔、檸檬片、一小瓶伏特加,與一小瓶Tabasco辣椒醬,當然你可以自己決定要加多少酸度、酒精與辣椒醬, 而那股鹹辣中混合著甜酸的在地澳門風味,極致迷人,久久難以忘懷。

PHOTO:Chris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