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ifestyle   /  到巴黎尋找海明威!跟著跟著文豪的足跡品味不為人知的巴黎

到巴黎尋找海明威!跟著跟著文豪的足跡品味不為人知的巴黎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海明威。跟著文豪的足跡,探索不一樣的巴黎,造訪曾向許多文人伸出援手的「莎士比亞書店」,光顧作家聚集暢快對飲的「哈利紐約酒吧」,散步在海明威與好友結識的「盧森堡公園」裡,享用格外高級且價位不凡的「米叟餐廳」,體驗更多不為人知的巴黎!同時搭配精美手繪插圖,一筆一畫間不只保有真實的城市景緻,更讓人對優雅的法式韻味充滿想像!

【濃郁萃取巴黎——歷史文化氛圍下低調奢華的第一區】

巴黎旅行如同彈唱一首人生歌曲,而巴黎之歌從一開始就是動人心弦的副歌—第一區。以蝸牛殼之姿發展出來的巴黎二十個區,第一區位居於中心點,此區的低調奢華感,因為歷史文化氛圍的映托下顯得厚重。舊時皇宮改建成的羅浮宮,皇太后凱薩琳的法式庭園杜樂麗花園,優雅地漫步在這裡,萃取一份巴黎的濃郁香醇。

#追憶美好年代——多年後重返巴黎的海明威
文豪海明威先生入住過的麗池酒店就位在第一區的凡登廣場,能夠寫出經典的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一書,全拜海明威本人晚年重返麗池酒店時,意外尋回早年留在酒店內的巴黎日記與手札所賜。如今凡登廣場除了麗池酒店,櫛比鱗次的頂級珠寶店也提升了這裡的尊貴程度……

一九五三年海明威以很著名的《老人與海》領過普立茲獎,次年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一九五七年海明威五十八歲,寫作三十年已是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家。他在巴西所撰寫的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一書中的最後一個篇章〈巴黎的日子永遠寫不完〉鉅細靡遺地描述和第一任妻子海德莉一起滑雪的日子,二十多歲青春年華的兩人笑聲燦爛且身型妙曼,從兩個人變成三個人的家庭生活,可愛兒子邦比三個月大便隨父母從美國紐約搭乘小客輪,橫越北大西洋,航行十二天途中一聲都沒哭,即使風狂雨驟中依然樂得咯咯笑。直到變成三個人一起帶孩子—也就是海明威愛上了太太的閨蜜葆琳(巴黎時尚雜誌《Vogue》編輯),她甚至成為海明威第二任太太,海明威的第一段婚姻維持了五年。

「多希望在我只愛她一個人時就死去。」海明威說道。

「不論我們怎麼變,巴黎怎麼變,去巴黎有多容易,有多困難,我們總要回到巴黎。巴黎總是值得眷戀,不管你帶去什麼,都能得到回報。不過,這裡寫的是早年的巴黎,當我們很窮但很快樂的日子。」

海德莉比海明威年長八歲,海明威辭去原本在美國的記者工作,靠著微薄不穩定的稿費,專心在巴黎學習寫作,海德莉則教鋼琴、帶小孩,時時傾聽海明威的寫作時的細瑣心事。時值戰爭過後,美金在巴黎能夠放大幣值,物價變得便宜,可藉以維生,巴黎文人聚集不是沒有原因。如今巴黎消費已是國際水準之上,然而一九二〇年代來自各國的文學藝術創作人所留給巴黎的故事,追憶著那美好年代,巴黎更加值得我們親臨感受。

#穿越巴黎的夢幻「拱廊街」
打從訂飯店開始,就心繫著距離飯店徒步僅需十五分鐘即可到達的羅浮宮,位於巴黎第一區的羅浮宮及杜樂麗花園占地十分廣闊,幾乎是這一區的二分之一大,當我放下行李,迫不及待就出門去實踐旅行計劃的第一步,也就是「穿越夢幻拱廊街到羅浮宮」。

雖然利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軟體早已經熟記路線,但是當到達了聖安尼街(Rue Sainte Anne)附近還是有迷失一下方向,這附近是有名的日本街區,有相當多的日本料理,像是燒烤或是拉麵店,還可以看到珍珠奶茶專賣店;不過附近開店的東家大多數是來自中國溫州,與日本道地風味有些不同,價位跟在台灣吃到的日本菜比起來也高出兩倍以上。

我去到街上一家「秋麵包店」(Aki Boulangerie)點了咖啡和甜食,與一些當地人坐在店裡,享用我初來乍到巴黎的第一份下午茶,選擇進入一家店名為日文翻譯出來的咖啡館,先為自己開啟一道由亞洲人模式通往歐洲人模式的閘口。今天的天氣很好,許多巴黎人都在戶外座位區享受陽光,他們也喜歡親近草地,我常想著赤腳斜躺在地上聞泥土的味道、被陽光直接照射等這些日常習慣,是不是因為國情而有所不同;外國人多半喜歡這樣做,但是我們則會坐在木椅子上,並選擇有樹蔭的位置,包括我自己。

在弄清楚方位之後,我離開咖啡館走到自十七世紀就落成的皇家宮殿花園(Palais-Royal)附近地區散步,若搭乘地鐵一或七號線在皇家宮殿花園站或羅浮宮(Mus’ee du Louve)站下車,徒步三分鐘可達。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曾經在這裡度過他的童年,皇家宮殿花園年代久遠的舊廊道,顏色灰撲撲地,服飾櫥窗內的洋裝看起來像八〇年代的電影場記道具房,我在這些洋裝前看得入神,窈窕玲瓏的剪裁很像小時候母親常看的洋裁雜誌裡的圖片。母親年輕的時候是才華洋溢的裁縫師,我們幾個姐妹都穿過她親手為我們打版縫製的洋裝,我最喜歡的是一件藍白色水手領子的小洋裝,直到現在都還記得穿起來覺得自己像小公主的心情,母親的手藝真的很巧。

皇家宮殿花園區不能錯過的除了拱廊(Arcades),還有相當具有特色的布倫陣列廣場(Buren’s columns),廣場上壯觀的裝置藝術,兩百多個黑白相間的小柱子,深受小朋友喜愛,幾位認真帶孩子的爸爸在廣場上顯得特別帥氣,讓我不由自主從遠處就按下快門,捕捉這個迷人光采。花園裡有修剪到非常整齊的樹木和一座噴泉,有些人圍著噴泉隨性坐著,也有些席地而坐的,還有在咖啡座位上的,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在曬太陽享受溫暖,或者說是在進行人類的光合作用。有幾隻鴿子在灰色的地上跳躍啄食著,它們也是灰色的,襯著商店裡金黃色的燈光,牆面的法文配上黑色的鑄鐵欄杆很好看。整體看來,皇家宮殿花園可以說是一個很巴黎的地方。

離開皇家宮殿花園後,搭乘地鐵一號或是七號線,在羅浮里沃利(Louvre Rivoli)站下車走上里沃利街(Rue Rivioli),街道上有一整排的商店街,從頭走到尾的話,可以接著過馬路到對面把羅浮宮及杜樂麗花園沿路逛回來,回到出發的原點。這個行程,即使不進羅浮宮去參觀,也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及體力,原因是面積相當大,而且必須要用散步方式體驗整個區。

【藝術文學巴黎——塞納河左岸充滿文藝氣息的第六區與第七區】

巴黎的第六區及第七區都在塞納河左岸地區,約以地鐵巴克街站(Rue du Bac)為中心,地鐵站右邊為第六區,左邊為第七區。第六區內的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及花神咖啡館(Flore)位在聖傑曼德佩教堂(Saint-Germain-des-pr’es)旁,這兩家咖啡館昔日受到作家青睞,文學氣息濃厚,此外,盧森堡公園也位於此區。第七區著名的景點有巴黎鐵塔、戰神廣場、奧塞美術館及羅丹美術館,堪稱重量級藝術區。

#無價的信任與支持——受到金錢援助和加油打氣的海明威
海明威經常在第六區的咖啡館裡寫作,從住家到咖啡館,沿途有麵包店櫥窗擺出精緻誘人的點心,或者是人行道上的桌子有人在用餐的,都容易使人飢腸轆轆;為了省錢,他得精心挑選一些能避開聞得到香氣、看得到食物的路線,如果家人朋友問及他在哪裡用餐,他的回答是盧森堡公園……

大約一百年前,巴黎的莎士比亞書店原址在第六區的歐登街十二號(12 Rue de l’Od’eon)那時海明威沒有錢買書,只好到蘇維亞小姐開的莎士比亞書店借書,那是一間書店兼圖書館,第一次去的時候很羞怯,因為沒有足夠的錢申請借書卡,蘇維亞小姐跟海明威說,可以等他有錢的時候再繳保證金,便幫他填了一張卡,跟他說想借幾本書都可以。「其實,她並沒有理由信任我。她從來不認識我,然而她是那麼開心,那麼熱情,那麼親切。她的背後就是圖書館的寶藏。」一直到他成名後數十年,都還清楚記著蘇維亞的面貌衣著,並說認識的人當中,她待他最好。

有一回海明威到書店裡,因為寫的稿子賣不出去有些喪志,蘇維亞要他別操心小說能賣多少錢,重要的是能夠寫作,這就夠了。從書店走出來到歐登街上,他想到自己竟然在別人面前訴苦,不禁感到慚愧;他說,現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自己最想做的,卻又做得那麼笨拙。一邊咒罵著自己是個牢騷鬼,一邊快步走向力普小酒館(Lipp’s)打算用剛剛蘇維亞轉交給他的稿費好好吃一頓飯。

叫了冰涼的啤酒和洋芋沙拉又點了香腸,享用完餐點,精神飽滿起來,他想,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自己的短篇小說寫得不錯,將來在美國一定可以出版的,目前雖然還不能寫出長篇小說,但可以寫較長的短篇小說,需要的是時間和信心。

#感受巴黎之心的溫暖喜悅
在出發前我就已經先在「巴黎一日,個人巴黎導覽員 Parisien d’un jour, Paris Greeters」的網站上申請了個人專屬的巴黎導覽員布魯諾(Bruno)先生,他說左岸就是巴黎之心,以古老十六、十七世紀建築聞名,稱為「Hôtels du Faubourg Saint Germain」。今天布魯諾將陪伴我徒步走過這美麗的一區,由於電影裡常常拍攝到巴黎公寓居所,對又高又大的藍色、綠色、紫色⋯⋯入口大門一定不陌生,他告訴我,從門的設計上可以看出建築物的年代,設計越是精緻繁複或有著小陽台的,都是年代比較久遠的。

提前半小時到達與布魯諾約定的地鐵十二號線上巴克街(Rue du Bac)站出口大鐘前,對面的聖傑曼咖啡閃耀著金色的霓虹燈,身形苗條的巴黎小姐穿著十分古典且正式,帶著愛犬在路口優閒來回散步。古代裝扮在巴黎街頭並不稀奇,過馬路時擦身而過的男生可能留長鬢角,髮型像貝多芬,地鐵車廂女生穿小澎裙、黑罩紗網小禮帽,像「古代人」般流轉在巴黎,卻不顯得有什麼突兀,因為整座城市恰巧是符合他們裝扮的真實佈景,或許他們是穿越時空來到現代,也有可能是從沉睡中甦醒的靈魂。在巴黎,遇到「幽靈」好像也不必驚訝,這裡一切都很自由,沒有衣著規定,但記得,若是碰到奇裝異服的人,禮貌一定要有。

不久後,穿紅色外套的布魯諾來到我的面前,因為在家上網查閱資料及瀏覽照片,所以差點忘了時間,這天的天氣依然不太穩定,天空布滿烏雲隨時都會下雨,布魯諾利用車站出口的地圖簡單描述今天漫步計劃的順序及方位,他說以巴克街站為中心點,左半部是第七區,右半部是第六區。布魯諾認為我應該試著走進有著獨特設計的大門或是繞過拱廊的柵欄進到建築物庭園內部一探究竟,於是他挑選一些特別的宅邸,按鈴跟門房說明可否借為參觀,透過布魯諾耐心溝通等候及鼓勵,我得以走進一幢幢漂亮的老公寓中庭參訪,電影、廣告都喜歡以巴黎作為拍攝地點,這些景在鏡頭前的確很有戲。

七十一歲的布魯諾先生,今天是巴黎解說課的老師,從巴克街開始在左岸七區、六區雨中漫步了六、七個小時,他總是說:「Here, you should take a picture…It’s Life.」(這,你一定要拍張照片……這就是巴黎生活……)幫忙撐傘讓我拍照、讓我走在路邊靠裡面的位置,幫忙道歉、請求店家協助,這些都讓我這個自台灣遠道而來的異國女子感到有如貴賓般的禮遇。而沿路看到的公園、花園、玫瑰花、和平、歷史、建築、質感、區內歷史悠久的優雅旅店、藝術、食物、友誼、具有特殊意義的景色、麵包、巧克力、友善……,這些元素是他對我提起無數次的,他的故鄉巴黎。

更多巴黎的故事都在《到巴黎尋找海明威:用手繪的溫度,帶你逛書店、啜咖啡館、閱讀作家故事,一場跨越時空的巴黎饗宴》!

【內容簡介】
你認識巴黎嗎?你心目中的巴黎是什麼模樣?低調奢華、獨特前衛,書香四溢、富氣逼人,還是如藍調般輕快,如史詩般壯烈……在作者的文字裡畫筆下,這些都是巴黎,她跟著文豪海明威的足跡,漫遊在巴黎二十區逛書店、品咖啡,漫步塞納河畔、觀看教堂神殿,帶領讀者感受最經典的巴黎風情;將城市的人文美景化為張張動人圖畫,親手描繪的線條與色彩,且讓我們隨著作者一起加入這場流動不息的饗宴,重新看看令人心神嚮往的巴黎。

【作者簡介】
羅彩菱(Joyce)
以素人狀態習畫,期間不斷摸索練習,逐漸展露出自己的風格,細膩可愛的線條、多變化的色調,將城市街景描繪出曼妙風情。

FB專頁:oyce從畫畫開始旅行 www.facebook.com/joycelo.9201/

希望無論幾歲都能用滿滿的少女心粉紅濾鏡,以及永遠不消滅的好奇心探索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