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uxury   /  Jewelry   /  寶格麗珠寶鑑賞攻略大全:歷史與文化的底韻,讓珠寶不只是珠寶

寶格麗珠寶鑑賞攻略大全:歷史與文化的底韻,讓珠寶不只是珠寶

近期以頂級珠寶詮釋巴洛克藝術的Bulgari寶格麗,在珠寶境地完全是自成一格。無論是多元化的產品線,還是彩色寶石所呈現的豐沛量與珍稀度,甚至是作品當中與羅馬文化的緊密連結,在在讓超過130年歷史的寶格麗具備特殊的品牌個性。

 

寶格麗創辦人Sotirio Bulgari 攝於約1910年。

 

大千世界盡是美物,唯有獨特讓人難忘。所謂獨特,可以是外顯的樣式,也可以是內蘊的精神。以珠寶產業來說,有彩色寶石之王美譽的寶格麗自成一格,除了珠寶腕錶、包款配件和香水等多元化產品線,更涉足飯店和餐飲兩大產業,讓品牌所呈現的不僅是商品,更形塑出一種生活的態度,進而提高顧客對於品牌的黏著度。

我們試想一位具備品牌忠誠度的優雅女士,她的一日是這樣的:外出前噴灑寶格麗香水、揹上寶格麗包款、搭機抵達目的地下飛機後戴上寶格麗的太陽眼鏡、前往寶格麗旗下飯店並享用美味的晚餐,睡前以寶格麗洗髮沐浴系列洗淨,在舒心的寶格麗香氛中為當日劃下句點。從晨曦時分至日落月出,全都沉浸在寶格麗的獨特品味之中。

跨界為寶格麗帶來了全新的視角,激發出更豐沛的創造力,也創造了與客戶之間緊密的依存。其實,這些現代的所謂跨界,從品牌的初期就能略窺端倪了:1884年希臘銀匠Sotirio Bulgari在羅馬創立寶格麗,日後在康多堤大道 10 號開設第一間店時,便以狄更斯長篇小說Old Curiosity Shop為名,店內擺設的商品恰如其名——除了珠寶首飾,還有點綴傳統服飾的時尚配件、銀質鈕扣、金屬皮帶扣、精巧的小香氛瓶,更有拜占庭或回教文化主題的古老文物──各式看似無關卻暗藏關聯的跨領域商品,讓店內儼然像是藏寶室,一個轉身、一眼回眸,就能撞見一件觸動你內心的感動。

這些充滿地中海風情的各式精緻小物,深深吸引著從英美到羅馬觀光的高端消費族群。異國情調與古老文物,讓顧客帶著滿盈的好奇心窺探一個異國的文化與歷史,這樣一種「在商品中傳遞區域風情」的品牌精髓,奠定了傳承至今的重要價值基礎,當代多數系列商品都是以羅馬的景致、事物、歷史為創作靈感。世上所有珠寶品牌當中,也唯有寶格麗能夠將設計與一個城市的緊密連結,發揮的如此淋漓盡致。

然而清晰的設計定位並非一蹴可及,跨越世紀超過百年的品牌歷史也是經歷了幾個階段,漸漸架構出重要的設計理念。首先,Sotirio Bulgari的兒子Giorgio及Costantino加入家族事業後決定專注於高級珠寶的發展。在1920年代,品牌處在裝飾藝術的世界洪流之中,多有符合時代潮流的設計;接著在1940年代開始,逐步建構寶格麗風格,也在此時創造出品牌經典的蛇型作品Serpenti系列。

Serpenti系列源於古老的希臘傳說,喻示著療癒重生以及來自地底深處的力量。對於蛇型蜿蜒的詮釋,則是以寶格麗獨家工藝Tubogas來製作,Tubogas命名的由來,是源自於螺旋狀金屬排氣管造型。要以金屬詮釋螺旋狀,要先以兩個片狀金屬條圍繞一個棒狀的核心將其包覆,金屬條邊緣可以無焊接地牢固套合,接著再把「核心」移除或溶解,最終呈現出線圈的彈性,成就出栩栩如生的Serpenti。這是一個製作珠寶結構上的突破,為寶格麗立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初期 Serpenti 系列蛇型珠寶錶。

 

初期的Serpenti材質多使用黃金、鑽石與琺瑯,在當時寶格麗對於黃金珠寶多有著墨。其實相較於歐美其他國家,黃金在義大利是製作珠寶時相當重要的材質,這點起源於古羅馬時期之前的伊特拉斯坎文明,當時黃金首飾是備受喜愛的材質,被視為是能夠保佑安泰與祥和的護身符。

而寶格麗開始大量常態運用繽紛彩寶要一直到1950年代中期,Giorgio Bulgari在印度、斯里蘭卡旅行受到極大的視覺震撼,加上他在義大利南部臨海小鎮的繽紛意象所獲得的靈感,而這些躍動著輕盈彩光的寶石,展現著輕鬆氛圍的背後,其實是經過縝密思考所得的配色。在一款珠寶上選擇寶石的配色時,會依據共同的色調元素做搭配,以創造色彩視覺的和諧度。

善於揮灑色彩的寶格麗,對於自然界裡色彩紛呈、深淺不一的花朵,自然是不能錯過捕捉花顏的機會。詮釋的方式則是獨樹一幟,有別於珠寶世界裡多以材質或色調深淺臨摹重現花朵的全貌。寶格麗之花善於透過白鑽或是不同色彩的幾何線條,鑲組出一朵花的樣貌,用線條、彩光來演繹花容,像是抽象畫裡一朵寫意的花。因此,在寶格麗的世界裡,看到一朵珠寶花,其實並不容易猜測創意的靈感來源。

在花朵之外的其他系列,也一樣能清晰看到羅馬的影子。正如前文所提,區域性的深刻連結造就寶格麗的品牌特色。現在的寶格麗之於羅馬,就像是透過商品看到羅馬的文化縮影。多數系列商品的創作靈感便是源於羅馬,甚至是因羅馬而生。例如寶格麗最知名的蛋面切割彩色寶石,便是源自羅馬當地的穹頂式建築,同時改良自16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常用的圓凸面切割法Cabochon,以彰顯寶石的鮮豔色彩,成為至今品牌鮮明的作品特色。

同樣是呼應羅馬建築元素的Parentesi系列,項鍊的設計靈感來自石灰華路磚接縫。1970年代推出後立即成為品牌辨識度十足的商品。當時,品牌以Parentesi之意「括弧圖紋」重複呈現在一件珠寶上,組合出一個模組形式的項鍊,成為珠寶界的先鋒之舉。而羅馬舉世聞名的圓形競技場,也躍然重現在B.zero1 戒指的設計上,B代表Bulgari,而數字0-1代表著永恆的起點,1994年時更以陶瓷創新工藝結合在B.zero1 戒指上。也由於這個系列的成功,寶格麗自2009年開始與Save The Children救助兒童會的合作,便是以B.zero1系列為設計原型,推出黑色陶瓷與銀質的特別款「Save The Children」戒指、手鍊與項鍊。

 

B.zero1 20週年限定款。

 

除了壯觀的競技場,偌大的羅馬卡拉卡拉浴場當然也有對應的珠寶作品,Divas’ Dream系列的精緻扇形曲線,便是以卡拉卡拉浴場的馬賽克地磚為設計的靈感。孔雀石、紅玉髓、珍珠母貝、粉紅色蛋白石、密鑲鑽石,在扇形上開展著寶石的柔光、鑽石的燦光,也將浴場歷史的足跡開展在我們眼前。

若要說到寶格麗把義大利羅馬的「歷史」融入珠寶的極致之作,那非Monete古幣系列莫屬,1930年代起便推出嵌有羅馬古幣的珠寶,現今聞名的古幣項鍊則是1960年代才正式問世。Monete作品中的古幣是歷史上真正存在過的,每一枚古幣上都鐫刻了皇帝姓名、在位西元年。製作古幣系列時,古幣結構絲毫沒有任何更動,鑲嵌古幣的金屬底座會依照其輪廓突顯對比的設計之美。

 

鑲嵌古幣的項鍊作品。

 

本期《東西名人》的主軸精神為極致珍藏品,還有什麼比一個具備悠長年代,並在歷史的篇章舉足輕重的城市更珍貴?寶格麗將設計與羅馬元素的緊密相連,精巧自微小古幣,壯麗至大型建築,其中都與歷史相關。今年的全新系列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就是演繹歷史上重要的美學潮流「巴洛克藝術」。

 

全新巴洛克頂級珠寶系列手鍊。鑲嵌寶格麗經典的蛋面切割彩寶。

 

寶格麗以各式繽紛的大克拉彩色寶石、巧緻金工的幾何與蜿蜒線條,用華麗、繁複、光影的初衷,表訴巴洛克藝術的精神,更用珠寶演繹經典的巴洛克藝術,例如運用繁複的鉑金線條,或是密鑲鑽石搭配各色枕形切割大克拉彩寶,展現當時華麗不凡的服飾風格;以白鑽的明燦搭配黑色縞瑪瑙詮釋繪畫巨匠Caravaggio所發展出的明暗對照法;將滿鑽的蝴蝶結連結幾何圓形的圓圈,讓人聯想到聖安德烈聖殿的穹頂;運用鑲鑽放射狀黃金線條詮釋了建築與雕塑大師Bernini於勝利聖母堂創作的《聖泰瑞莎的狂喜》雕塑。

 

這款項鍊以密鑲鑽石搭配各色枕形切割大克拉彩寶,展現巴洛克時期華麗與眾不同的服飾風格。

 

再有一款作品展現了畫家Cortona於巴貝里尼廣場宮殿長廊拱頂所畫的《神意的勝利》濕壁畫的精髓,為表達畫中人物騰空的動感與層次,採用了古老的The Chalk Mould珠寶技法,工匠先根據模具的花樣鑄造單一零件,鑲嵌寶石後再一一組裝,最終呈現出立體層次。至於畫作裡以天空作為背景的視覺,則是以重達47.57克拉帶有矢車菊蘭的斯里蘭卡枕形切割藍寶石作為主石。

 

這款詮釋《神意的勝利》濕壁畫的項鍊,主石為重達47.57克拉帶有矢車菊藍的斯里蘭卡枕形切割藍寶石。

 

大克拉天然珍貴寶石始終是寶格麗珠寶的最佳主角,在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更是眾星雲集,不但集結各種大克拉彩色寶石,最珍貴的三樣彩色寶石——祖母綠、藍寶石、紅寶石更是項目繁多。其中包含一枚30.46克拉天然無浸油且呈色濃郁的矩形切割哥倫比亞祖母綠,以及重達92克拉無燒處理的斯里蘭卡皇家藍藍寶石裸石。

在礦源漸漸耗盡的現時現刻,還能夠呈現如此高克拉數並且未經人為處理的祖母綠、紅藍寶,足見寶格麗彩寶之王的地位無可撼動。不禁令人想起千年歷史的羅馬,因歷史悠久且保存大量古蹟而被稱作「永恆之城」。而寶格麗呈現的天然寶石源於自然,無可取代,也一樣是一種「永恆之光、永恆之彩」。

 

TEXT Lynn Tan

PHOTO 寶格麗提供

Share:
0
    0
    您的購物車
    購物車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