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ifestyle   /  千禧世代的葡萄酒告白(下)

千禧世代的葡萄酒告白(下)

十八世紀法國作家薩瓦蘭(Jean-Anthelme Brillat-Savarin)曾說:「人如其食(You are what you eat)」,一如品酩的風格取向,某種程度也反映出飲者的性格與態度。

首圖credit:Photo by Kelsey Chance on Unsplash

不過熱愛嘗鮮、體驗,重視顏值、設計感的千禧世代,究竟偏好什麼樣的葡萄酒風格呢? 《WE People》特別邀請到作家蔣亞妮分享她所熱愛的葡萄酒時刻,以及日常品酩的口袋名單,並由珍愛AOW葡萄酒講師李清蘭,從專業的角度分析專屬於千禧世代的選酒關鍵字。

作家蔣亞妮:「如果有性別之分,紅酒應該是男人」

作家蔣亞妮曾出版過散文《請登入遊戲》與《寫你》等書。

曾出版過散文《請登入遊戲》與《寫你》的七年級作家蔣亞妮,不說話時像陽光尚未驅散前的薄霧,氤氳成一種模糊的美,然而一旦開口則慧黠又銳利,比如她說:「如果酒有性別,威士忌是女生,紅酒應該是男生,所以才有這麼多女性被吸引。」確實顛覆了一般認知裡將葡萄酒劃入女力性格,而威士忌被分派做為男性象徵的定義。

亞妮說最初會開始認真喝酒是因為工作關係,因為剛出社會時擔任出版社編輯,當時的老闆及老闆娘也愛小酌,因此聚會很常會喝葡萄酒。一開始是跟著喝,後來也喝出興趣,再加上她當時的室友也有組品酒會,因此不知不覺便愛上小酌。「不過,我是很主觀的人,不喜歡太甜的酒,最喜歡馬爾貝克(Malbec)這個葡萄品種,我喜歡它的原因就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但是一喝就愛上。我也偏好單寧重的,因為單寧是紅酒中特別的存在,不一定溫柔,卻相當有趣,也會隨時間變化。」

不少葡萄酒初學者都是參考漫畫《神之雫》尋找品酩方向。圖片來源:instagram

如果餐廳有葡萄酒單,亞妮會讓侍酒師介紹適合佐餐的酒,但喝到不錯的,才會買回家品嘗;因為比起在外面喝酒,她更喜歡賴在家中小酌,「這是一個溫存的過程, 我沒辦法跟大家共享。」因此她會自己在網路上盲選, 或跟著講述葡萄酒的日本漫畫《神之雫》選酒,像Château Lascombes的chevalier lascombes 二軍酒就是因為漫畫中形容的太美,她才買回家喝。不過她認為,「之於千禧世代,一個人,一個晚上,喝一支不到三千元的酒就是很棒的體驗。但重點也不是價錢,而是要去找到自己喜歡的口味。」

美國達克宏酒莊2016年卡本內蘇維濃。

她這次推薦的是來自美國納帕谷,歐巴馬總統就職餐會用酒—達克宏酒莊(Duckhorn) 的2016年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簡稱CS ),做為Wine Spectator年度百大第一名酒莊,這是一款非常出色的納帕CS,開瓶後會隨時間慢慢散發出明顯的莓果氣息,接下來則有巧克力、橡木等風味,酒體飽滿,既有複雜度,同時也相當均衡。

另外一款則是來自阿根廷Mendoza,由阿根廷最傑出的女性釀酒師 Susana Balbo執掌,2001年所成立的普萊塔酒莊(Dominio del Plata)。這款Anubis Malbec 2009 黃金戰士馬貝克紅酒(90% Malbec,10% Bonarda ),正是亞妮一喝就命定似愛上的葡萄品種馬爾貝克,其擁有成熟的黑櫻桃香氣,結實的單寧結構,且餘韻綿延相當迷人。

普萊塔酒莊Anubis Malbec 2009 黃金戰士馬貝克紅酒。

事實上作家給人一種與世隔絕的錯覺,但亞妮卻說,「作家很像氣球,要有線在地上,不然就會變得很空泛,對我而言,我不想活成不現實,不想成為不懂生活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很喜歡王定國,他就是很有現實感的小說家。」做為國唐建設董事長,王定國堪稱斜槓中年的表率,而亞妮最近也正在讀他的小說《神來的時候》。因為他總能在虛構小說裡當真實的人,以最接地氣的視角洞察社會百態。或許這也像葡萄酒,唯有能飛入尋常百姓家,才能成為日常品飲的口袋名單。

珍愛AOW 葡萄酒講師李清蘭

揭開千禧世代選酒關鍵字

珍愛AOW 葡萄酒講師 李清蘭。

原先就讀西洋美術背景的珍愛AOW 講師李清蘭(Nicole Lee),在因緣際會下接觸葡萄酒後,立即對博大精深的葡萄酒版圖著迷不已,並決定進入葡萄酒界學習,只因葡萄酒是理性與感性的結合;理性是風土條件、土壤、栽種、排水,而感性則是釀酒師獨到的釀造哲學。

不過針對千禧世代飲者,Nicole則認為他們多半喜愛創新, 極具好奇心, 還有點不按牌理出牌。因此,在選酒上有幾個獨到的關鍵字, 比如「有設計感的酒標」, 像義大利帕斯可(Pasqua)酒莊羅密歐&茱麗葉系列(Romeo & Juliet Passione Sentimento),以Verona著名的Juliet’s wall為靈感,透過攝影師Gio Martorana的鏡頭將牆面塗鴉轉化為酒標,極具藝術特色。另一個會引人注目的則是「新鮮感」,像紅極一時的星空酒、金箔酒、袋裝、罐裝葡萄酒⋯⋯等,會讓人產生躍躍欲試的好奇心,當然「可負擔的經濟價位帶」也是選擇的重點之一。

一瓶葡萄酒的靈魂即是品種

除此之外在品種上,Nicole 認為, 對於經常小酌的千禧世代,無論是布根地、奧勒崗或紐西蘭等生產國的黑皮諾(Pinot Noir)皆為非常經典的代表,而甫接觸葡萄酒的新手,則適合從相對討喜帶有花卉與水果香氣的蜜絲嘉(Moscato)入門,當然甜美的梅洛(Merlot)是許多人日常品酩的首選,香醇、柔順且易飲,至於粉紅酒(Rosé)光是看到色澤就讓人有種少女系浪漫氛圍。最後是氣泡酒(Sparkling),無論來自傳統二次發酵的法國香檳、西班牙Cava,或是單純的氣泡酒,與生俱來帶有歡愉派對氛圍的氣泡酒,任何時刻品飲都是非常合適。

無論是香檳、Cava,或是氣泡酒,一開瓶即能塑造歡愉的派對氛圍。 Photo by Rebecca Wiggins on Unsplash

雖然每個人的生活與飲食習慣大相徑庭且難以歸類,但Nicole表示,之於千禧世代不妨考慮由簡單、易接受的風格著手,例如單寧較輕、酸度較低的酒款,或是微甜型的氣泡酒或白酒。像是芳香型品種「格烏茲塔明娜」(Gewürztraminer)因其明顯的荔枝、玫瑰香氣,便格外引人入勝。而微甜具氣泡感的Moscato,冰冰喝,對許多首次嘗試葡萄酒的新世代而言,相對輕鬆宜人。其他諸如口感清爽、果香或花香味突出的白葡萄酒,或果香豐富,但單寧較低的紅酒,都是很不錯的品酩方向。

畢竟「葡萄酒世界的規範各個國家不盡相同,一時之間的確不太容易全部背起來。但一瓶葡萄酒的靈魂即是品種,因此建議大家先了解葡萄品種特色,如此也能大致理解該酒款的主要風味,進而慢慢記住自己原來喜歡的葡萄酒風味。」因為不是每一款葡萄酒都是百科全書或世界名著,有些更像一首新詩、一篇日常散文,只需要片刻即能融入其中。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