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ifestyle   /  千禧世代的葡萄酒告白(上)

千禧世代的葡萄酒告白(上)

首圖credit:Photo by Justin Aikin on Unsplash

誕生於1980 年與2000 年間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既處於蓬勃發展的數位變革之中,同時也面臨著全球欲振乏力的經濟局勢,同時並存著小清新、名流,也樂於追求斜槓、Youtuber等不同可能的選擇。一如面對葡萄酒時,無關星座性別、評分,僅僅是回歸味蕾最直觀的反饋。

一如《經濟學人》曾在報導中指出,「在2018年下半,法國的超市紅酒銷售較去年同期下滑5%,白酒持平,但粉紅酒成長了6%。」Vinexpo銷售總監Mathieu Vanhalst亦表示, 「千禧世代的飲用者更偏好清新和易於入口的口味,芳香的白葡萄酒和普羅旺斯風格的粉紅酒,有助於吸引新的消費者。」

粉紅酒是近年千禧世代的飲酒新寵。圖片來源:instagram

然而熱愛嘗鮮、體驗,重視顏值與設計感的千禧世代,究竟偏好什麼樣的葡萄酒風格? 《WE People》特別邀請到千禧世代名人璽悅月子中心董事黃麟雅與健全整形醫美診所總監陳政翰分享他們所熱愛的葡萄酒,並推薦私下日常品酩的口袋名單。

璽悅月子中心董事黃麟雅:「讓葡萄酒好喝的關鍵是友誼!」

璽悅月子中心董事黃麟雅。

喜歡小酌的黃麟雅(Linya),正是千禧世代品酩葡萄酒的最佳代表,她說從小因為父親喜歡品酒,她的第一口酒在小學時期,因好奇心驅使下偷嚐了父親與友人歡聚時的紅酒,「當下只覺得好濃郁、是不曾在其他飲品中嚐過的味道,起初不太能接受,過了半小時又調皮的再偷喝一口,發覺味道不太一樣,忍不住問了大人是否是不同的酒,大人們訝異我小小年紀,竟然喝的出不同味道的差異,長大都還會津津樂道這段小時候的故事。」

不過,Linya再次接觸葡萄酒則是十八歲畢業舞會,那時同學帶來請大家喝,她才正式接觸葡萄酒。「當時家中葡萄酒都是軟木塞瓶,但同學帶的是旋轉瓶,是新世界(美國、澳洲、紐西蘭等)的酒,但我發現這樣的酒很適合年輕人,能及時行樂,佐餐也輕鬆自在。特別是我自己比起純飲,更喜歡佐餐,比如我常找好姐妹在家裡聚會吃飯喝酒,因為喝酒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彼此間的友誼,而不是年份或者品牌。」

經常跟姐妹們一同旅行的她,亦曾造訪過法國義大利、美國納帕谷西班牙酒莊等,她說,有次造訪一間西班牙酒莊正好遇到採收期,「有個老爺爺滿臉皺紋仍在採收葡萄,然後一看見我們就摘下葡萄要我們吃吃看,雖然也沒洗,但因為他的熱情我們立刻就放進嘴裡,印象非常深刻,而後來實際品飲葡萄酒時,更是格外感動。因為我更看重價值,而非價格。特別是我相信無論新舊世界,老年份、新年份,都可以挑到好酒。像有一年,我遇到人生很大的挫折時,我的一位好友送了我瓶酒,做成熱紅酒加肉桂喝,當下我覺得非常溫暖,非常感動。」因為讓葡萄酒好喝的關鍵,一直都是人。

而在風格上,她喜歡濃郁、有層次感、有變化的紅酒,但不會只執著於舊世界(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等),至於香檳雖然是女人生活的一部份,各種時候都可以拿出來喝,但Linya認為香檳之於她比較像逗點,是一個過渡,而不是句點。她笑說,喝完酒最後的句點都是茶。

左為德國路森博士酒莊的Ürziger Würzgarten Riesling Kabinett 2017,右為來自西澳陸文酒莊的Siblings Shiraz 2017。

至於這次她特別推薦的是, 來自德國路森博士酒莊(Dr.Loosen)的Ürziger Würzgarten Riesling abinett 2017(烏齊格莊園雷絲玲甜白酒),為目前萊茵河Mosel地區少數仍堅持傳統的酒莊,這款酒既有強烈的果香,卻還保留新鮮的口感,「我覺得很適合搭辣的料理,像我喜歡吃泰式,這支任何時候喝都可以。」另一瓶她的口袋名單則是來自西澳Margaret River由Denis Horgan所創立的Leeuwin state(陸文酒莊)。這間酒莊曾獲無數酒評家讚譽,其中Siblings手足系列是為慶祝家族二代加入釀酒行列而生,極具意義,而Linya特別喜歡Siblings hiraz 2017(希哈),「因為這支酒不一定要佐餐,即便簡單配上起士、堅果小酌也適合,而且酒的風味也會隨時間變化,尤其那股可可巧克力、咖啡味,我非常喜歡。」

目前擔任璽悅月子中心董事的她,原本只是單純投資,但兩年前也開始加入營運,尤其這一年新館成立需要舉辦很多活動,包括大型媽媽教室等,Linya也都親力親為,因為「我喜歡帶給人幸福的產業,也喜歡一直挑戰,永遠停不下來。所以我加入團隊後,就是希望能盡善盡美,當然也會遇到意見相佐的時候,但我會用行動去說服不認同我的人。」一如在葡萄酒的世界裡,她也經常在尋求新的口感風味,但最喜歡的仍是好朋友聚在一起品酩的感覺。

健全曼哈頓整形醫美集團總監陳政翰:「不想花三小時寒喧,只想花一小時好好品酩」

健全曼哈頓整形醫美集團總監陳政翰。

作為醫美整形集團經營者的二代,其實陳政翰並沒有承襲父親陳明芳的醫科背景,反倒以法律系的歷練加入經營團隊。但陳政翰透露父親其實非常熱衷收藏葡萄酒,從一間酒櫃,到最後三間診所都有他的酒櫃,「因為早年醫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年長的醫生經常要灌年輕醫生酒, 我爸從以前完全不喝,到後來事業比較穩定了,開始有志同道合來自不同產業的大老闆會聚在一起辦品酒會,也變成他們唯一的樂趣。甚至還為了參加品酒會認真查資料做功課。」

不過,讓陳政翰真正投入品酩行列的卻不是老爸,而是他的指導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陳新民。「以前陳新民教授生日時,他自己會去訂一個大蛋糕,帶兩支雪莉酒或紅酒來跟大家分享,這讓我了解到做學問的同時也可以放鬆心情。當然,某一部份也是想討教授歡心, 才會去讀他寫的葡萄酒書《揀飲錄》、《酒海南針》 ,並在跟他討論葡萄酒風味的過程中,漸漸愛上葡萄酒。」

陳政翰對愛侶園情有獨鍾。

陳政翰說,自己很喜歡愛侶園(Les Amoureuses)的一級園(Premier Cru),這是許多葡萄酒愛好者心中的超級名園。「我個人的研究是它在布根地位置特別好,面向東南、向陽處的坡地,因此即便同一塊地,因高低差也會造就風味不同。」而在風格上,陳政翰喜歡柔順,單寧較淡,有紅色水果以及淡淡玫瑰花香的酒,「有的紅酒木頭味過重,我反而不愛,比較喜歡愛侶園這樣具有果香、花香,且相對淡雅的調性。」

白酒的部份他則喜歡被暱稱為「公雞酒莊」的布根地白酒Domaine Leflaive一級園,這是Puligny-Montrachet產區相當頂尖卓越的酒莊,已故掌門人安妮克勞德.樂弗雷(Anne-Claude Leflaive)長期以生物動力法,堅持釀造可以反映風土的葡萄酒,陳政翰也說,「很多時候,只要某種風格的酒得到好評價,大家都會想去複製同一種味道,但Anne-Claude Leflaive卻情願順應自然,因此酒莊每一年的風味都不太相同,也都會有新的期待,而不是一陳不變。」

被暱稱為公雞酒莊的Domaine Leflaive是不少酒迷心中的頭號頂級名莊。圖片來源:instagram

平時他多與扶輪社友品酒,並定期舉辦盲飲,有時也會參考Rober Parker評分帶酒,「但後來我們發現到,不是貴的酒才好喝,能找到一支好喝,但又可以負擔的酒,這才是最大的樂趣。」他也笑說, 當然喝酒最重要還是看跟誰。像他平常回家也喜歡跟太太兩個人小酌,特別是前陣子夫妻倆都昏天暗地在忙座落於鶯歌老街上全新開幕的飯店,直到一切都上軌道後,兩人才能好好在家裡享受吃飯喝酒的時光。畢竟「現在很多手機app,酒標一拍,什麼產區特性就一目了然;因此我不想花三小時寒喧,只想花一小時好好品酩。」輕鬆、自在、隨興,這是千禧世代所追求的葡萄酒品飲樂趣。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