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Lifestyle   /  亞洲唯一父子檔Keeper張揚名&張聰均!以味蕾憾動威士忌風向球

亞洲唯一父子檔Keeper張揚名&張聰均!以味蕾憾動威士忌風向球

在瞬息萬變的威士忌時代裏,特立獨行的張揚名與張聰均父子,即便滿載過往光輝歲月卻始終聚焦威士忌口感風味遠勝酒廠名氣高低,只因他們擁有精準且超越時代的味蕾及眼光,並深信遼闊不只在腳下,也在遠方。

所謂的傳奇經常是耳聞過, 但卻未曾親眼見識過;然而做為台灣威士忌界教父級人物, 常瑞貿易董事長張揚名(Michael) 曾一手捧紅Macallan 、Bruichladdich,成就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盛世,亦影響無數品酩者對於好酒的定義。但即便如此, 他卻從不劃地自限或停止創造巔峰,近年不只挖掘了當初默默無聞,如今獲得2019 布魯塞爾世界品質評鑑大獎特別金牌的「班尼富蒸餾廠(Ben Nevis Distillery)」,亦將過去不曾被世人關注,2017年才由威士忌大師Billy Walker接手掌舵的「艾樂奇蒸餾廠(GlenAllachie Distillery)」納入麾下,今年艾樂奇又一舉拿下蘇格蘭年度最佳蒸餾廠,甚至被封為收藏界最具潛力新星。足見目光如炬的張揚名,仍以他獨到的選酒哲學持續憾動台灣烈酒市場的版圖。

 

而承襲父親對威士忌一貫信念,甚至青出於藍的張聰均(Jim),自十四歲鑽進蘇格蘭艾雷島威士忌酒廠實習後, 便成為威士忌界炙手可熱的青年才俊,不只父子兩代雙雙拿下蘇格蘭雙耳小酒杯執侍者(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殊榮,面對威士忌Jim亦不跟風、不玩套路,堅持走自己想要的路,並持續刷新經典。

不加焦糖、非冷凝過濾、不加水
事實上,Michael並非一開始就對烈酒駕輕就熟,1989年他以門外漢之姿誤打誤撞闖入酒業,從零經驗到最後打通任督二脈,他的決策曾為常瑞締造過無數卓越佳績,但這一切全都歸功於他對口感一如既往的執著,那就是「不加焦糖、非冷凝過濾、不加水(原酒)」;因為他不要歲歲年年標準化下的相同風味,而是期待每次開瓶時,都能展露風土與時光細微變化下的與眾不同。

於是甫入行時,Michael從干邑著手,不只帶動全球聚焦原酒的風潮,也讓年份干邑成為藏家的目光焦點。直至1994年,正當台灣大多數消費者還對單一麥芽威士忌一知半解時,他以信任為基石所積累的VIP客群,成為將Macallan推上家喻戶曉頂級威士忌指標的最大助力。Michael說:「因為我看重的是口感、醇度、乾淨度,與複雜性。像班尼富以前乏人問津, 但我們喝到一口後, 我跟酒廠總經理,同時也是2015年入選威士忌名人堂的Colin Ross說,聽我的!不要加焦糖、非冷凝過濾,我用我們的口感讓酒廠知道,只要夠醇,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販售。」

一如1825年創立的班尼富,做為蘇格蘭最古老擁有合法生產執照的威士忌蒸餾廠之一,因使用水源流經滲透泥煤的沼澤,因此略帶泥煤味。雖然曾經歷幾次易主,後來終於在1989年成為日本 Nikka集團一員,至今仍穩定生產著威士忌。而班尼富最為人讚譽的莫過於,堪稱全球最昂貴的十年—班尼富10年原酒,一年僅釋出八千瓶,但其濃郁飽滿的酒體,一入口,所有風味就像煙花在喉嚨裡直接炸開,強而有力且餘韻綿長,令行家一喝入迷。

酒業大神欽點!威士忌界潛力新星
除此之外,Michael亦補充:「艾樂奇也是如此。畢竟很多酒廠即使以不同橡木桶熟成,風格上也沒什麼變化,但艾樂奇卻非常有趣,這間從1967年成立以來從沒曝光過,一直低調替起瓦士、皇家禮炮、百齡譚等調和威士忌供應基酒,酒質極佳,再加上目前酒廠擁有16個酒窖,五萬桶庫存的大量原酒,資本雄厚外,口感上更以長達160小時的慢速發酵,創造出無與倫比的豐富細緻口感。」

尤其艾樂奇的推手正是曾造就BenRiach 、Glendronach與Glenglassaugh盛名遠播的威界大神Billy Walker,這是一間由蘇格蘭人主導的酒廠,沒有大集團掌控佈局,可以全心全意做出讓人魂牽夢縈的好酒。不過也正因關於好酒的論點,Billy Walker與張揚名父子不謀而合,才促成了彼此的合作。特別是唯有自己親自品嚐過,確信是值得入手的好酒,才可以理直氣壯、義無反顧的推廣。

那麼父子倆都是如何判斷一間酒廠具有潛力的呢?Jim說:「我可以喝出水的口感,因此喝酒我認為沒辦法在口腔變化的,就無法勝出。」至於口感之外的關鍵則是原酒。雖然Jim也曾遇過蘇格蘭人不理解為什麼要喝原酒,「他們驚呼這很辛辣耶!」但實際品酩艾樂奇原酒並沒有如此過激的口感,且每桶味道都不ㄧ 樣, 非常有意思。不過如果硬要從艾樂奇系列中挑選一隻必喝酒款,父子倆則不約而同都選了「艾樂奇2006單ㄧ桶Oloroso 4440桶號」,Jim說:「第一次喝到是在酒窖桶邊試飲時,令人驚艷的感受。」至今這個感動還在,不曾走散。

張揚名與張聰均這對低調到難以置信的父子,從不參與應酬,因為他們認為喝酒是品酩而不是買醉,即便外界眾說紛紜,他們卻始終屹立不搖,依舊無畏他人的目光視線,情願選擇在自己的戰役裡攻城掠地,在自己的宇宙間飛行,將值得被看見的威士忌打磨成世人追捧的風景,以無可取代的風味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威士忌江山霸業。

TEXT/Christine Chen、PHOTO/楊世全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