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eature   /  傳承的不只是運動,更是一生志業|賽車父女檔陳俊杉&陳映瑜

傳承的不只是運動,更是一生志業|賽車父女檔陳俊杉&陳映瑜

與陳俊杉(杉哥)結識是在2015年,他以首位華人的身份參與法國利曼24小時耐力賽的那年,剛好當時我也是第一次親身去觀看這場殿堂級的賽事,在得知可以看到這位台灣賽車教父的利曼處女秀時,感覺有著雙重的興奮。時隔四年再次訪問杉哥時,他女兒陳映瑜(Betty)也已經成為一位厲害的賽車手,剎那間有種物換星移的錯覺。

聊起利曼,我們有著滿滿的共同回憶,一時間話匣子就打開了。杉哥說在他長達31年的賽車生涯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場法國利曼24小時耐力賽。印象深刻的記憶點,其實不僅僅是這場比賽多麼困難重重與驚險刺激,而是他突然發現自己奉獻了一生、自認為非常熱愛的賽車,好像其實根本就沒那麼「熱愛」?

聽到這位教父級的人物如此說,內心自然是無比的驚訝,但杉哥解釋這是種「比較級」,自己親身到了利曼現場,才發現那邊的賽車迷有多狂熱。「我在利曼時有一堆人找我簽名,且不是用普通的簽名本,而是一本關於我滿滿的剪報、相片,有些照片連我自己都沒看過。我在那三週的時間一直都有人找我簽名,從11、12歲到70幾歲都有,即便我只是走在街道上散步都會被人認出來,你會真切地感受到什麼叫車迷、什麼才叫熱愛賽車!」

利曼是個非常擅於整體包裝的賽事,在比賽前一天傍晚有個古董賽車的遊街行程,是個謀殺媒體底片(現在是記憶卡)的漫長活動。在利曼市中心的廣場上,一輛輛各具特色的古董賽車開過台前,對媒體來說自然是興奮滿點,但對於等待遊行的車手來說,卻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我足足揮手揮了兩個小時!」杉哥回憶道,「因為是第一次去,一開始還很興奮,站在車上不停揮手,路兩旁滿滿都是人,但當過了一小時車子還沒開到台上時,總是會累的。」不過這畢竟是難得的經驗,「我甚至覺得,遊完街後沒去比賽直接坐飛機回家,都不虛此行!」

談到國內的賽車環境,杉哥有著滿滿的感慨,這也是我第一次從他眼中看到一絲滄桑的老態。面對台灣目前唯一合乎國際汽車聯盟(FIA)G2規格的大鵬灣賽車場吹熄燈號,看得出來他非常不能接受。「台灣雖然在20多年前就開始推廣賽車運動,但直到現在和周邊國家相比仍是最落後的,我在20幾年前就已經在印尼的國際賽車場上比賽,現在連菲律賓都有賽車場,越南也正在蓋F1等級的賽車場,更不用說新加坡、中國,只有台灣在走回頭路。」杉哥對於推動台灣賽車運動充滿著無可否認的熱情,但也同時也對政府不重視運動有著深深的無力感。「有些國家根本沒多少人喜歡賽車,但台灣卻真的很多人喜歡賽車運動,就連PS上的GT賽車遊戲都是最賺錢的,可惜政府沒有注意到這點。」

同樣的,杉哥對於賽車運動的傳承也不遺餘力,他覺得傳承對於運動員來說非常重要,除非沒有成就,不然沒有傳承就代表著結束。杉哥許多年前就已經在訓練賽車手,近兩三年則是專心在做傳承與教育的工作。「我或許不是最好的車手,但我會是最好的教練。」杉哥訓練車手往往比自己開車還用心,但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走上職業賽車手這條路。「和所有的運動一樣,當運動變成職業時,面對經濟壓力就很容易放棄。然而很多人都只等著別人來贊助,不願意自己花時間贊助自己,如果你能把所有休息的時間拿來賺錢,再把賺到的錢用來投入賽車,把賽車的精神用在人生上,這樣的精神會影響家人,也會讓別人願意來贊助你,但很多人做不到。」

而對於自己的女兒Betty也一頭栽進了賽車領域,杉哥臉上展露出自豪的笑容,做父母的總希望自己兒女能繼承衣缽,如果剛好孩子也展現極佳的天賦,自然更值得欣慰。「Betty雖然16歲才開始學賽車有點晚(以運動員來說愈早開始愈好),但她的天分和理解能力比一般人高,只花不到別人四分之一的時間就能達到同樣的水準,她的才能和天賦連外國的車隊都稱讚!」不過杉哥也坦承相對於教導其他車手,他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Betty身上,甚至因此被女兒埋怨偏心。「這其實是因為我太瞭解她的個性,畢竟我們是父女,若我花太多時間在她身上她會覺得煩,但如果給她的時間太少她又會覺得我偏心,所以我就需要在煩與偏心間找到那個平衡點。」

然而對於Betty來說,身為台灣賽車教父的女兒雖然光環加身,但也著實承受了不少壓力。「剛開始時壓力真的非常大,因為大家都在看妳的表現,如果表現得好,大家就會說『陳俊杉的基因好』;如果表現得不好,大家又會說『陳俊杉的女兒也不過如此』,沒有人真的在乎我為了賽車付出多少努力!」今年19歲的Betty有著超乎同齡少女的成熟,酷酷的她從小就比較喜歡男生的東西,像是戰鬥陀羅或是賽車遊戲,連彈吉他都喜歡metal類,常笑說如果不做racer那就做rocker。儘管看似和她美麗精緻的外貌不太相襯,但若想到電影中的冷豔女特務或女殺手,就也不會覺得太過違和,這些身手矯健的女特務或女殺手全都是經過嚴酷的訓練,而熱衷賽車的Betty自然也是如此。

談到為何喜歡賽車,Betty坦言是受到父親影響而想嘗試,並且從中找到樂趣。「我喜歡那種可以一直突破自己、一切都操控在手中(方向盤)的感覺,我一直都喜歡有刺激感不會太平淡的活動。」然而對於女性學賽車,Betty覺得這在先天上就充滿了劣勢,像是體力和肌耐力都沒有那麼好,肌肉也比男性較難鍛鍊。最直接的就反應在踩剎車上,由於GT3的時速都在270公里以上,所以踩剎車的力道要很大。「一開始她踩不到100磅,因此自己發明了兩隻腳一起踩剎車,然而在那麼大的力道下,被踩壓在下方的那隻腳背就會受傷。」杉哥心疼地說。

Betty現在每週都做三天的重訓,不斷努力練習腿力,她覺得在賽車場上其實並沒有分什麼男女,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講什麼「這個女生很厲害」其實沒多大意義,因為比賽就是看最後的成績,而不管是男是女。「她其實不喜歡被稱為女賽車手,她覺得她是『賽車手』,因此她不想只當最快的女賽車手,她想要當『最快的賽車手』!」杉哥補充道。

從事職業賽車和「玩賽車」是兩回事,很多人(不論男女)都覺得玩賽車是件很酷的事,穿上賽車服感覺帥氣,但職業賽車手只會專注在賽車上,Betty就是以職業賽車手為目標,她其實不太喜歡穿賽車服拍照,因為她覺得穿上賽車服就等於是要坐進賽車裡進入備戰狀態。杉哥說她剛開始時在賽車場上只做賽車和睡覺兩件事,睡覺一方面是為了養足體力,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因為她不擅於和人打交道,所以才會一副酷酷的樣子。但當她愈來愈瞭解賽車產業,知道賽車是依靠許多後勤人員共同完成,她也會和工作人員親切地打招呼。

19歲的年紀,現在應該是大學新鮮人才對,但Betty為了賽車毅然決然放棄了學業。「我覺得自己既然有這個天分,不趁著年輕努力衝刺就太可惜了!如果我去唸書,那就只能利用下課的空餘時間練車,這樣太浪費時間了!」我們都知道,運動員的黃金年紀其實很短暫,Betty的起步已較別人晚了一些,看起來更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浪費。「其實她成績很好,」杉哥補充,「當她決定不唸書專心賽車,也和我們父母討論過,我們也都支持她的決定。」畢竟想唸書隨時都可以回去唸,但年輕只有一回啊!

對於未來,Betty並沒有想太多,只求一直不斷地進步與突破。起步較晚著實對她產生不小的壓力,而她又不僅對自己期望很高,也怕做不到別人對她的期望,因此常把壓力彆在心中。「賽車是個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的運動,我不想浪費別人的時間!」小小年紀眼中滿是堅毅,「我其實給自己的分數不高,覺得還有很多地方要加強,而且我也沒拿到多少獎盃。(杉哥插嘴:『其實她獎盃已經很多了,可能是因為我的獎盃太多所以才這麼覺得。』)不過我知道自己的進步不算太慢,看到自己一直在進步就會感到很滿足。」賽車手通常都由車隊依照成績速度來做後續的安排,也會一直推往艱難度更高的國際賽事,「我對她的期望是能夠去跑一次利曼,成為亞洲第一個跑利曼的女車手!」傳承意味十足!

「如果不當賽車手,我可能就會好好工作賺錢吧!想要從事賽車相關的工作,畢竟待在這個領域久了,也會想要繼續做自己熟悉的事。」看來杉哥不僅在賽車運動上得女傳承,就連一直苦心經營的賽車事業也有人承其衣缽,賽車畢竟是他一生的志業,人生再沒有比志業得到傳承更讓人滿足的事了!

採訪協力:Starfish Agent

矛盾的綜合體,擺盪在追求新科技玩意的宅宅和喜愛復古精緻工藝的大叔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