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ashion   /  齊心與傳承 夏姿創意總監王陳彩霞與執行長王子瑋

齊心與傳承 夏姿創意總監王陳彩霞與執行長王子瑋

 

夏姿創意總監王陳彩霞,做了一輩子的設計,她把夏姿帶到台灣品牌的最頂端,但這絕對還不夠,走向國際,成為全華人、甚至亞洲的最頂端,才是她現階段所期望的目標。第一代的堅持,終於等到第二代共同加入的支持,現在王陳彩霞有了最窩心的後盾,她的兒子王子豪與王子瑋,各自執掌著夏姿不同的環節,共同為了夏姿的未來在努力著。王陳彩霞總算是可以漸漸走得輕鬆些,因為她獨特的時尚文化概念、進軍國際的鴻願,有兩個孩子在承接著,在盡力向前推進著。

難得見到從上海回來的二公子王子瑋,是夏姿進軍國際最重要的主舵手。看來比想像的更穩重,眼神透露出十足專業而可靠的堅定,他其實才剛滿30歲,但王子瑋掌控的是夏姿全中國的市場,以及所有進軍國際的計畫路線,與逐步執行的領航者。然而行事低調的他,卻鮮少讓媒體察覺他的存在,直至去年夏姿於澳門的30週年大秀上,忙進忙出打理全場的他,才被逮到機會的媒體,硬是閃了幾下鎂光燈。

王陳彩霞與兒子王子瑋,一個愛笑,一個看似冷酷,雖然沒有太親暱的舉動,但一來一往的關心,給彼此穿什麼拍照好看的建議,還有不時丟出像朋友般的玩笑吐槽話語,才讓我明白,原來母子共事,就是要這樣有點酷、又不能太酷的相處模式,才是最好。第一次,母子二人各自闡述著對彼此的感懷與期待,更異口同聲領軍夏姿走向國際的希冀,王陳彩霞與王子瑋,來自同樣的起點,最終兩人的目光,也落向了同一個目的地。

王陳彩霞 堅持成就璀璨

中國文化是夏姿最中樞的概念,「過去在戰爭時,故宮為了保存其中的文物,要人們帶著這些文物往南方逃難,當時有人主張沒必要為了這些東西這樣耗力傷財,但是有人說了一句話很貼切,他說:『國家亡可以再興,可是一個文化沒了,就什麼都沒了。』我們中國人為什麼不能用自己的文化做基礎,去做建設,去進入我們的生活裡,不應該只崇尚外來的虛華。我認為做保留中國文化的產品,是理所當然的。」王陳彩霞說的是夏姿的初衷。

然而還有一股堅持,才能建立起夏姿的地位並維持著,那便是她一再強調,對品質的堅持。「建立品牌,品質的維持是一刻都不能怠慢,不能鬆懈的,如此才能守住自身的價值。即使我開始設計比較年輕化的款式,但不是年輕化就會失去原有的質感,還要維持品牌本身的風格,我要做的是不管老的、還是年輕的都會喜歡的年輕化。」

即使是夏姿現在開創的新領域,由大公子王子豪主理的采采食茶文化,也同樣是來自一樣的初衷與堅持。「中國人有送禮的文化,常常我收到人家的伴手禮,不論是什麼喜酒、滿月禮,我都在想,其實這些禮品可以做得更好,為什麼不來把它作好?」王陳彩霞用做服裝的角度,去看做禮品的質感與美感。而對美感有想法的子豪,則接手了母親這個全新的想法,「他也為了這樣的堅持,每天都在茶山裡研究茶種,就為了做出最好品質的茶」,王陳彩霞頗為欣慰的說著。

對母親來說,不管孩子再大,還是有操不完的心,但王陳彩霞對子瑋卻是相當放心。「子瑋是在我們籌備上海廠時剛從瑞士念完飯店管理回國,那時他就從什麼都沒有的狀況下,開始接手我們國際的市場。要將品牌經營得具有國際化,必須讓有國際觀的人來打理,子瑋很早就出國去唸書,這方面他絕對可以勝任,於是我們將國際市場交給他是很自然的事。」王陳彩霞說得很輕鬆,但我們懷疑,馬上就給他如此重任,沒有擔心孩子做不來?「我曾對子瑋說,我把猶如血脈的夏姿風格、與結構地基都建立好了,不論巴黎、上海或台北,都已經有很好的設計與經營團隊,以後就算是換掉我,也不會有所動搖,如此夏姿才能邁向百年企業的路。」

王陳彩霞30年來,就是這樣一步步的耕耘起來,不斷的培育人才,一直都在為將來做準備。「我同時也對子瑋說,做品牌,絕不是身為設計師就可以滿足,要做東方的Arnault(LVMH集團總裁),而不只是做Galliano(LVMH集團旗下Dior首席設計師)。」所以王陳彩霞甘願只做設計師,將永續的光環留給兒子去達成。

一直聽到王陳彩霞說兒子們貼心,最令她深刻的,是子瑋在去年家庭經過些許風波後對她說的一襲話,「從子瑋很小的時候,我跟我先生就為了事業東奔西跑,很少時間陪他,但他從來沒有埋怨,前陣子他對我說:『過去,我們從沒有到有,我能出國唸書,是因為有你們這樣奔波辛勞。很多東西就是沒有這個才有那個,一個人不能這麼貪心,我不能要媽媽24小時陪著我,又要白白享受好的生活。人要會懷著感恩的心,不能貪溺什麼都要,有得就有福。更不能因為沒有父母的陪伴,就去變壞,去做不對的事情讓父母擔心,那就是一種不對自己負責,推卸責任的行為。』他對我說的這些,真的讓我很感動。我知道他是要安慰我,他一直是個很會體恤人,很會為他人著想的孩子。」

任何人聽到這話都要感動了,對父母來說,孩子懂得體諒,懂得感恩是最欣慰的事,那也許比看見他的成就都要開心作為一個母親,王陳彩霞也是。所以她不強求對孩子的期望,不想給他們壓力,「我只要他們健康最重要,其他的就讓他們自己去努力、去發展,怎麼樣都好。當然我一定有私心,會希望他們能延續這個品牌,但我不勉強他們,如果他們希望有更多嘗試的空間,那當然也是好事,不過未來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怎麼樣都不一定。」

不過,王陳彩霞現在已經很滿足了,對孩子;對夏姿,卻還有源源不絕的念頭,在腦裡轉著呢。「我覺得一個人,上台不難,可是下台要很漂亮才難,那一刻就是什麼都很完美的時刻,也是一個人人生最美好的時刻。」這是王陳彩霞對最終會感到滿足的那一刻,所下的註解。

王子瑋 立足國際不妥協

會進入夏姿接手家中的業務,其實都不是王子瑋從小就想過的事,一直都愛念商學,只對數字與管理有興趣的他,年輕時根本不懂母親的設計的價值。「我大學在Boston念財務,後來又去瑞士念了飯店管理,回來在證券、創投公司工作過,後來卻感覺原來我不喜歡財務的工作,父親當時就說:那你就回來家裡試試看吧。於是我就開始進入家中的事業體工作。」一開始王子瑋擔任的是父親王元宏的特助,跟著父親的期間,他親自接觸公司的所有層級、所有部門,包括財務、零售的各個環節,「就是除了設計以外的一切,因為我完全不懂設計,我只懂商業」,王子瑋笑說。

後來因為上海的工廠正在興建,需要有人在當地持監督,於是這個職責便由王子瑋接了手。「剛開始到上海的時候非常辛苦,因為問題很多,我衡量這樣的情況不能再繼續,於是大刀闊斧的裁去了幾乎所有的工程人員,重新來過。」王子瑋認為不斷然做對的選擇是不行的,如果有問題,危害的不只是公司的利益,更是員工的權益。「人家會覺得我一板一眼,工作上我是一絲不苟的,我的要求只是大家克盡直職,畢竟一個公司數百人,養的也是就是數百個家庭,這樣的責任促使我們要認真把關,妥善經營,才能負起企業的責任。」所以他也笑說,全公司大概大家最討厭的就是他,只要他走過,要說出口的話都會收住。

 

台灣的夏姿已經具有一定的地位,因此不論在行銷,拓點上都是輕而易舉。然而王子瑋所掌管的中國市場,對夏姿來說卻是一個全新的開始,「起頭都是辛苦的,要花更多時間精力的,所以我認為與其從一個三線、二線的品牌慢慢爬到頂點,還不如一開始就將夏姿打造為第一線的精品品牌。因此現在除了我們路上的boutique之外,只要是在百貨公司或購物商場裡的夏姿專門店,絕對都是在一樓,與國際頂級精品並列而立。」王子瑋說這是他感受到最辛苦的階段,還需要長時間一步步經營。「我比較不容易妥協,所以有時候難免也會與父親有所衝突,但是我們會溝通,他會告訴我哪裡好、哪裡不好,我們都會互相給予建議」,於是王子瑋所率領的團隊在他的堅持下,不斷進步展現成果,讓父親也完全放心的將中國市場交給他,「雖然他們沒有明白說過肯定的話,但這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肯定了。」然而王子瑋對自己的要求當然不僅於此,將品牌推向國際舞台才是他最終的目標,「外灘九號是我和叔叔親手完成的,那對夏姿來說是走出國際一個相當成功的起始點,上海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就像是一扇中國對外的窗戶,等到海外的市場,都能比台灣的市場還成功的時候,那就是我感受到最大成就感的時候了。」

王子瑋做事嚴謹,連和父母親在公事上也是一樣,有話就說,不因為是親人就特別包容,像朋友一樣,是平等的關係。但他其實想得更多,「每個父母親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而我的父母親他們已經做得太好,所以我只想要做得比他們更好,才能讓他們放心。我身邊很多都是第二代的孩子,他們有著父母親成功的經驗在眼前,因此往往承受的也是比別人更大的壓力,別人看自己,只會覺得如果你做得好是應該的,因為你有好的先天條件,所以自己還要加倍努力,才能做到讓人家覺得你有能力。」因為有這樣積極的想法,王子瑋才能如此年輕就已經有這樣的成就與經歷。父母親難道沒有給自己任何期望嗎?「他們沒有特別期望我們一定要成為什麼樣子,只希望我們乖,要願意做事,一些最基本的,然而真正的壓力是來自自己、來自朋友、來自周遭的環境。」

談起父母給予自己的,王子瑋就如同王陳彩霞說的,很懂得感恩的心,「從小的印象就是父母親非常的忙,我感受到母親的辛苦,她為了家庭,為了員工,每天要做十幾個小時的工作。我很幸運有他們這樣為我們付出,她可以給我們很多,而現在我則希望給她更多回報。未來我希望他們能好好休習,辛苦了這麼多年,是該留多些時間給自己去享受,而不是只懂得把自己投注在工作裡。」王子瑋神情認真的說著,他是真心這麼期望。平常父母生日的時候一定回來陪伴,每年也一定會全家去旅遊,去年是一起去看奧運,其實王子瑋是外冷內熱,對親情很看重的。

只是王子瑋總還是要保持他那理性、商業的冷靜外貌,面對外面的世界。提起他的目標,他說:「我希望人家想到亞洲的時候,就會想到夏姿,當然也希望可以讓全世界都看見,一步一步穩穩的做,按照步驟來發展,一切都是有可能的」,終於,我也在他眼中看見一點好似孩子對夢想期望的光芒。●○

 

photo/藍陳福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