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Fashion   /  關心環境保護議題,勞力士做的比你想像多更多

關心環境保護議題,勞力士做的比你想像多更多

隨著大眾的環保意識逐漸高漲,近年來相關議題的討論熱度也持續升溫,不論是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減塑政策(一定很多人對吸管這事覺得些許不便),或是與動物生態保育相關的石虎問題,到前陣子亞馬遜雨林大火等新聞等等,都引發不少關注的目光。

勞力士Rolex除了在錶界具指標地位,並贊助不少賽事之外,其實自1976年起,就開始以「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資助不少秉持環保理念的人士,協助推動惠及地球與人類的前瞻計劃。而今年在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中脫穎而出的大獎得主,就有包括汪郁雯(Miranda Wang)、克里蒂.卡朗斯(Krithi Karanth)及祖奧.坎波斯.席爾瓦(João Campos-Silva)是與環保相關的最佳案例。

以不可循環再用的塑膠廢物製造實用化學品

全球每年產生3.4億噸的塑膠,其中大部分的塑膠廢棄物都被傾倒入堆填區、河流及海洋中,對大氣、土壤和水源造成極大的污染。塑膠垃圾問題迫在眉睫,但解決的成本卻日益高昂。中國在過去30年進口全球一半的公共垃圾,但自2018年禁止進口塑膠後,美國的廢物處置中心和垃圾堆填區,每月便囤積多達3萬噸塑膠。而目前,世界上僅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舊塑料被回收再用。針對這世上最大的廢物處理難題,加拿大企業家兼分子生物學家汪郁雯提出新的想法,利用其公司BioCellection所研發的獨特化學回收技術,將廢料轉化為財富。

汪郁雯致力尋找塑膠廢料的用途,攝於加州BioCellection孟羅公園辦公室。

汪郁雯在矽谷創立BioCellection公司,為全球塑膠危機尋找新路向,更開發出不同回收技術,將受污染和不可回收的塑膠,轉化為對製造業有價值的可再生優質化學品。當中一大成果是將佔所有塑料製品三分之一的聚乙烯(PE)分解為前體化學品的過程,其商業市場價值高達數十億美元,且較從石油中提取相同物質的工序便宜得多。如此可提升塑膠廢物價值達40倍,從而真正推動塑膠循環再用,而非傾倒或燃燒了事。

成綑的塑膠廢料塔,攝於加州Greenwaste Recovery。

汪郁雯解釋:「目前幾乎沒有技術可真正處理骯髒塑膠,不少人也不屑清洗這些微不足道的塑膠,更遑論用以製造新產品。我們特別關注此等無人願意接觸的問題塑膠,並開發出可持續且符合經濟效益的全新工序,運用塑膠製造高價值的工業化學品。我們已證明相關產品的品質與原油製成品無異。」

汪郁雯與姚佳韻一起創立BioCellection,致力於解決全世界塑膠廢料的問題。

除此之外,不僅在原油製成化學品期間會產生二氧化碳,燃燒或傾倒塑料時同樣也會釋放二氧化碳。而此工序的另一重要優點正在於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從而減少廢物和化學工業對氣候的影響。這是建立可持續「循環經濟」的一大步,不會造成任何浪費或污染。汪郁雯的下一步,便是設立完全商業化的加工廠。希望在2023年前回收45,500噸被社會丟棄的塑膠廢物,用以生產化學品,從而消除320,000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緩解印度野生動物與人類衝突的服務熱線

全球人口數直逼80億大關,但地球的野生動物卻日益減少,人類與之產生的衝突亦因人口增長而倍增,不過,保育專家克里蒂.卡朗斯深信這個問題能夠得到緩解。在她的祖國印度,人類社區與豹、老虎及大象等野生動物並不總是能和平共處,每年都發生成千上萬起衝突事件,讓雙方都互有損失、甚至傷亡。

克里蒂.卡朗斯自童年時期就對動物保育充滿熱忱。

野生動物未能適應人類的生活界線,導致居民及其家畜經常受傷或死亡、莊稼被毀、財產遭受損失,部分居民便會獵殺野生動物作為報復。而印度政府就野生動物帶來的破壞,每年向農民和村民發放超過500萬美元的賠償金,但卡朗斯估計,由於政府缺乏資源,未能快速處理索償,因此每年的80,000宗獲償個案僅屬冰山一角,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實際不止於此。印度即將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卻只有5%的土地被劃分為自然保護區,相較其他國家可謂少之又少,然而印度的老虎和亞洲象卻分別佔全球總數的70%和50%。卡朗斯根據經驗和成熟的技術,制定出簡單的方式,解決野生動物與人類之間的衝突。

Dasaiak(左)因為家畜在農場中遭老虎獵殺而撥打WILD SEVE服務熱線。

她於2015年設立免費電話熱線,供遭受損失的村民尋求賠償協助。這條名為Wild Seve的熱線,現為居住於卡納塔克邦的班迪普爾(Bandipur)和納加爾霍雷(Nagarahole)公園附近600個村莊的50萬名村民提供服務,迄今已協助6,400個家庭提出14,000宗索償個案,總額達20萬美元。這項實用服務有助提升社區與政府彼此間的信任,同時減少居民對野生動物的敵意。如今,卡朗斯希望將Wild Seve計劃擴展至另外三個公園,覆蓋1,000多個村莊。她將運用流動技術,確定需要特別關注的衝突熱點,並會在嚴重衝突地區的1,000戶家庭中進行實地試驗,以減少農作物損害,進一步保護人類及家畜的安全。

克里蒂.卡朗斯參與由WILD SEVE舉辦的學校工作坊,與小孩們一起扮演野生動物。

卡朗斯認為,改善當地居民的態度和意識至關重要。與此同時,她計劃在嚴重衝突地區的300間學校開展保育教育計劃Wild Shaale,目標是接觸2萬名兒童。假以時日,Wild Seve和Wild Shaale有望成為全球保育模式。「此模式可應用於非洲、南美洲以及人類與野生動物聚地相近的部分亞洲地區。」她補充:「我們擁有優秀技術,野生動物保育工作亦獲得更多公眾的支持。我們擁有十年或二十年前所缺乏的資源。現在只需把握時機,運用得宜。」

借助珍稀巨型魚類拯救亞馬遜森林

巨骨舌魚是世上體型最大的有鱗淡水魚類,如果亞馬遜人不能團結一致拯救牠們,巨骨舌魚將會步向滅亡。巨骨舌魚十分獨特,體型龐大,長達3米,重達200公斤,在早期的人類社會便已是亞馬遜人的主要食物之一。由於過度捕撈、棲息地分裂及其他人類影響,導致巨骨舌魚的野生數目大幅減少,在許多地方更幾乎滅絕。巴西青年保育專家祖奧.坎波斯.席爾瓦與當地協會和漁業領袖緊密合作,不僅決心拯救巨骨舌魚,更要保護當地一直依賴河流生活的亞馬遜土著及其生計、食物供應和傳統文化。

祖奧.坎波斯.席爾瓦致力於Uakari永續發展保護區維護亞馬遜野生動物的生態。

現年36歲的魚類生物學家坎波斯.席爾瓦已證明巨骨舌魚情況並非不可挽救。位於亞馬遜西部的茹魯阿河(Juruá River),一些與河流相連的小型捕魚湖泊陸續關閉,再配合本土居民的謹慎漁業管理,巨骨舌魚的數量得以回升30倍,成果顯著。他現計劃將此地區實驗提升至另一層次,運用勞力士大獎的資金擴展保育計劃,延伸至茹魯阿河的2,000公里區域,涉及60個社區共1,200名居民。他的目標是在三年內將巨骨舌魚的數目增加四倍。事實上,巨骨舌魚並非唯一受益者。他指出,關閉捕魚和釣魚用途的湖泊後,其他瀕臨滅絕的受威脅物種如海牛、巨型水獺、巨型龜種及黑凱門鱷也再度現身。

漁民於Carauari區域附近帶回剛捕捉到的巨骨舌魚。感謝坎波斯.席爾瓦的計畫,使當地漁業發展並不影響到魚類生態。

魚量回升亦增加了捕撈量,如今當地社區每年可從每個湖泊額外獲取9,000美元的平均收入,令社區生活更加繁榮,並帶來學校、醫療保健及就業機會,婦女更首度可依靠專業捕魚謀生。坎波斯.席爾瓦認為拯救魚類也是解決貧困問題的良方,「我相信以社區為基礎的巨骨舌魚管理,是確保亞馬遜洪泛區在未來持續發展的最強工具。」他將於當地為30個樣本加上標籤和無線電追蹤設備,以研究這種大型魚類的活動、生態及種群動態。他亦將培訓40名男女漁民監察偷獵者,並傳授巨骨舌魚數量的統計技術,以助他們日後管理魚類種群和湖泊。

鑑於當地社群對巨骨舌魚的依賴,從祖奧.坎波斯.席爾瓦 的研究中學習更顯重要。

他同時冀望舉辦環境教育工作坊,並招募當地教師向400名年輕人推廣巨骨舌魚的保育工作,藉此宣揚相關信息。他也會協助婦女成為漁民和漁業管理人員,賺取收入,並與政府利益相關者及其他保育組織合作,在整個亞馬遜流域分享本項目的經驗。希望假以時日,拯救野生動物以至改善人類社區的案例,可在全球廣泛推廣。

勞力士致力於保護地球,恆動不息

勞力士不僅以雄才偉略大獎襄贊有志之士保護自然資源,為全力實現保護地球的承諾,勞力士於今年推出「保護地球,恆動不息」(Perpetual Planet)環保行動,持續與重要人士和組織合作,尋找應對環境挑戰的解決方案。此計劃迄今包括與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加強合作,研究氣候變化的影響;席薇亞·厄爾(Sylvia Earle)的「藍色使命」(Mission Blue)計劃,通過「希望點」(Hope Spots)網絡保護海洋。其他還包括贊助極地之下(Under The Pole)探險活動,突破水底探索的極限;以及在2010年於摩納哥親王亞伯特二世殿下(Prince Albert II of Monaco)倡導下正式推行的摩納哥藍色倡議(Monaco Blue Initiative),探討海洋保護及保育工作在世界各地的挑戰,勞力士自2011年開始即擔任其合作夥伴。

勞力士致力支持於2017至2020年展開的極地之下III探險活動,進行海洋生態探索。

全新上線的rolex.org網站中,詳述品牌所支持的多項環保行動,分享這些鼓舞人心的計劃,同時也鼓勵大眾對地球保護的進一步投入。

矛盾的綜合體,擺盪在追求新科技玩意的宅宅和喜愛復古精緻工藝的大叔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