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cardo Chailly 米蘭的奇蹟
2011.04.05 by Sylvie Wang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Riccardo Chailly

撰寫李卡多‧夏伊(Riccardo Chailly)的故事,就像譜一首未完的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慢板進樂,低音而逐漸上滑的小提琴聲,代表他的初試啼聲;第二樂章的詼諧甜蜜,則象徵著青年時期的奔放闖蕩;慢慢地,滑進第三樂章的沉穩徐緩,成為奠定當代指揮巨擘的悠揚篇章;最後,緊繃後的沉鬱音流將如萬馬奔騰,磅礡再起,夏伊被譽為當代米蘭的奇蹟,他的音樂之路,正光芒萬丈,閃耀全世界。

第一樂章的低吟與高昂

1993年,李卡多‧夏伊帶領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絃樂團第一次造訪台灣,今年則是他第四次來台,擁著具有200年歷史的世界樂團指標──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再度來訪。在兩廳院演出九十分鐘布魯克納「C小調第八號交響樂」時,夏伊簡直把靈魂投了進去,因為他指揮的不只是音符,更是自己的人生,把充滿故事性的高潮迭起,紮實的用音樂頌浪漫。

第八號交響樂的第一樂章響起,大提琴,低音入場。就像夏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義大利史卡拉歌劇院擔任助理指揮,想低調的學習,卻遭人非議,認為夏伊是靠著作曲家父親魯奇亞諾‧夏伊的勢力才得以在此。為此,夏伊辭去了史卡拉工作的機會,轉向美洲發展,先後在芝加哥抒情歌劇院登台指揮《蝴蝶夫人》、與舊金山歌劇院指揮《杜蘭朵》,因此打開知名度。

蓄起鬍子,是二十五歲的夏伊為了首度登台指揮所做的第一個準備。他讓自己看起來更成熟些,站在人生第一個舞台-史卡拉指揮台上更顯氣勢。此時,未完的第一樂章正悠揚的上演小提琴上滑音符,時光回溯,當年毅然決然離開義大利樂界的夏伊,在德國,與著名作曲家漢哲(Hans Werner Henze)成立蒙特普恰諾國際藝術中心,在他極力推廣現代音樂,以及與漢哲的一段忘年情誼,讓夏伊更受到樂壇矚目,終於在二十五歲時接到了史卡拉歌劇院的指揮邀請,結束流浪多年的日子,終於衣錦還鄉,聲勢,逐步看漲。

精華年代 與掌聲共舞

在第三樂章響起之前,陣陣輕鬆、詼諧的第二樂章管絃樂彷彿訴說著夏伊的指揮生涯正進入精華時期,1983至1986年間,他曾擔任倫敦愛樂管絃樂團的首席客席指揮;1982至1989年間,則擔任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1986至1993年,擔任義大利波隆納市立歌劇院的音樂總監,這期間彷彿如魚得水,成為八零年代即將破繭飛翔的優秀指揮家,更是成為未來指揮之路開疆闢土時期。

懂得布魯克納的「第八號交響樂」,即明白第三樂章以慢板呈現,精華中的精華,在徐緩而靜謐的曲調中,大提琴的優雅旋律環繞,直到小號、小提琴、到銅管高聲齊放,寂靜破曉!像極了1988年到2004年的夏伊指揮生涯的精華年代,受聘成為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的首席指揮後,開始了為期十六年帶團世界巡迴的輝煌歲月,如薩爾茲堡音樂節、琉森音樂節等都能看見夏伊指揮身影,而把樂團與夏伊名聲推到最高峰之作,即是在1995年夏伊為阿姆斯特丹的馬勒音樂節揭幕,指揮了馬勒交響曲全集之舉,那年,是屬於新星夏伊的發光年代,掌聲在每一場謝幕中如雷貫耳,更震亮了世界樂迷的眼光。

不忘初衷 耕耘歌劇之路

如果說交響樂是夏伊生命的核心,那歌劇就是組成生命的DNA。畢竟對他而言,史卡拉歌劇院是他指揮生涯中的起點,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的十多年期間,除了指揮交響樂、灌錄唱片等,他也未曾忘記奉獻給最愛的歌劇,每年,在史卡拉歌劇院都有一齣新製作由他指揮演出。此外,雖然他的歌劇唱片屈指可數,但每部都具有相當高的吸引力,而與夏伊合作的聲樂家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一方之霸,在他的指揮下,既有激情又不失理智,像是魔法般,所有的音符皆震撼地恰到好處。

走向音樂的天堂路
拉回2011年的今天,夏伊帶領著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站在兩廳院的舞台上,揮汗如雨,渾然忘我,邁入第四樂章的起點,也是全曲最壓軸的部份,手高舉重下,法國號、小號與長號強勁的吹奏出第一聲響,讓堆疊到最高昂的情緒瞬間完全釋放,流洩出的不止是情感,更是夏伊生命裡不斷追尋的音樂天啟。

依舊,夏伊的粗獷鬍鬚是他的特徵。變的,是他已成為第十九任萊比錫布商大廈音樂總監,領導具有兩百年歷史的悠久樂團,使他的指揮生涯邁向另一座高峰,而他和萊比錫樂團合作的首張專輯-2005年就職音樂會的實況錄音,即獲得德國回聲古典唱片大獎。而後,更是獲獎連連,像是2006年法國金音叉獎、多次葛萊美獎提名與2007年《留聲機》雜誌選為年度最佳專輯與年度最佳協奏曲……夏伊在全球指揮界的地位崇高,更被音樂素養極高的義大利人譽為「米蘭的奇蹟」,他的故事仍繼續創造樂壇新史,像是未完的第八號交響曲第四樂章,如此地光芒萬丈。
●○

推薦文章
  1. 藝在不言中 香港天成國際拍賣台灣區域代表林宛嫺
    2011.12.29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