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伴侶 和成集團控股公司副董事長邱元逸與吳昭慧伉儷
2014.06.14 by 林巧玲


從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到大家眼中的恩愛夫妻。細火慢燉的感情,更為細水長流,我們在結婚至今19年的邱元逸Michael與吳昭慧Jenny身上,感受到了這種感情關係裡的硬道理。

「大學時期在美國認識,一開始只是周末一大群朋友一起聚會,久而久之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某種緣分,只要有聚會,就會剛好有機會可以聊天聊很久,我們什麼都能聊,學業、音樂、車子,到日後的目標等,和其他男生的對話很不一樣。」就這樣,兩個人無話不談的關係維繫了四年的時間,當時邱元逸準備繼續念MBA,為未來要回台灣接掌家族事業打根柢,所以並不打算交女朋友,而吳昭慧也計畫到巴黎深造與工作。正因為知道未來兩人的生活勢必各分東西,因此都打算成為各奔前程時彼此的心靈支持,「當時我們約定,每一年找個時間在碰面;五年後如果都沒有對象,我們就結婚。」吳昭慧說。

幸福,及時掌握

這個五年之約,並沒有實現,因為,兩人在那一年後就結婚了!就在吳昭慧準備起身前往巴黎求學的前夕,兩人的感情路出現了激烈的大轉折;或許是感受到就此各分東西後,兩個人的感情路就不可能再延續下去了,向來沉穩冷靜的邱元逸,出奇不意地為了自己的幸福出招了。當時他們兩個人已是男女朋友,邱元逸天天到吳昭慧家報到,那時候,吳昭慧每天一進家門就會看到他已經坐在客廳,他也經常帶著吳昭慧的父母一起出去用餐或看電影。某天,邱元逸一如往常地邀請吳昭慧和她父母一起吃晚餐,但這頓晚餐中所加碼的菜色是,邱元逸向她父母提親!「能找到靈魂伴侶是一個很難得的事情。很多夫妻是為了結婚而結婚,能找到一個個性、觀念上都能和自己互相搭配的人,那真的是很不簡單。我25歲的時候,覺得她是一個很好的女生,要把握。」邱元逸訴說當時的心情。

一邊是人生理想,一邊是錯過了就不見得能再遇到的好男孩,擺在吳昭慧眼前的選擇,是幸福,也是為難,當時她思考到:「我問我自己:男朋友可以再找,但是這樣一個遠勝於男朋友的人,好找嗎?那時候我很喜歡他,也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人選,沒有人可以對我父母那麼有耐心。他對我很好,對我的小狗和貓也很好,我出差時把小狗和貓丟給他,他的房間被弄得很亂,他一句話也沒有。這一點是我很感謝他的,到現在他都還是這樣,從來沒有對我對他的要求皺一下眉頭。」

心意相通

當年兩人還在交往時,有次邱元逸發生車禍,車子損毀,但因為每天上班出門需要車子代步,吳昭慧二話不說地把自己平日代步的其中一部車借給他。那台車上放著一些她喜歡的音樂CD,也因此意外發現他們的喜好與興趣怎麼會那麼不謀而合?!當時這兩個大學生喜歡聽的音樂竟然是喜多郎、五輪真弓這類日本資深藝人的歌曲。一般來說,大學生很少聽這樣的音樂;這種堪稱難得的巧合,說明著他們兩個內心有著相通的質地。

吳昭慧說:「我們不是所謂的一見鍾情,一開始就是很好的朋友,雙方很知道對方的喜好,很合得來。他每天都會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都會找我討論,當時比較像哥兒們。」一直到現在,他們都還是維持著這種無話不聊的互動,邱元逸說:「我們有很多話可以談,有些夫妻不一定有話談,吃個飯都很痛苦,或者只能談小孩子,但我們可以聊的話題很廣。」「我們常會聊天,向朋友一樣,很多時候反而是夫妻無法交心,需要找姊妹談心,但是我們夫妻彼此就是對方最好的朋友,這是我們和別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愛,無限綿延

這個在吳昭慧眼中斯文不多話的人,一直都是以實際行動來傳達對對方的珍視,「他知道我喜歡紫色,他每次出差回來都會帶給我紫色香水、紫色瓶子的東西。到現在都還是這樣,所以我的化妝台上都是紫色瓶子的香水。」不只這樣,「我喜歡收到信,喜歡寫卡片,交往的時候,我們每天互相給對方一封信。我那時學陶藝,做了很多碗和杯子給他,那些碗和杯子的底部,都會標記著我們的暗語-我們兩個各自的小名,以及Michael把我的『昭』圖像化的圖案。」這次應邀重拍婚紗照,對他們兩位而言很是駕輕就熟,因為過去幾年他們維持著每隔幾年就會拍婚紗的習慣,持續重溫著屬於他們的深濃情意。

也莫怪乎,在朋友眼中,他們倆人是公認的一對恩愛夫妻。結婚19年至今,每個周末都會固定有一天是只有夫妻倆人的約會日。看起來也許不難,但很多時候可能因為累了、乏了,就連這樣的小浪漫都無心經營。問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們能夠一直維繫著這樣的互動關係,邱元逸說:「這就是一個心意,就算只是吃個午餐,也是心意。」儘管沒有一見鍾情的火花,但是無話不談的友情基礎,卻成就了他們攜手一生最堅實的基柢。

就在立下為彼此打氣的約定之後的那段期間,不能見面的時候,吳昭慧就把思念折成星星,當邱元逸回來後,已有很多罐星星要交給他,其中一罐還裝了多達36,800顆。那時候,我們也才發現到,原來我們對於彼此的思念是這麼深,如果以後再也不能見面怎麼辦,也因此加速了兩個人想要互許終身的想法。

我很慶幸生命中有他,他真的是脾氣很好的人,他就像是我的充電器,時常鼓勵我,我也在他身上學到很多,讓我能夠對於家庭與子女持續堅持。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輔仁大學兼任講師。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1. 追尋當下的喜樂 夏鉑仁波切與陶晶瑩對談
    2010.10.05
  2. 用教育沿襲愛的使命 光隆家商董事Anne顏安汝
    2009.08.05
  3. 關穎 漫漫長路正璀璨
    2010.11.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