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氏父子的工作嬉遊哲學 ─ 奇哥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陶傳正與 John Tao
2018.08.02 by 呂學卿

陶爸「陶傳正」除了企業家的身分之外,能唱、能寫、能演,愛攝影也愛旅遊,但並不是每次都是純粹的旅遊行程,反而多數是商務差旅中,順道遊覽的小確幸。「我的人生態度是,假如喜歡旅遊,趁還年輕的時候去。我都跟兒子說,你們剛進公司,你們也會很想玩,找個藉口就是出國商務考察、拜訪客戶,順便玩點我們也不知道,他就學得很會。」



結合家庭與工作,趁空嬉遊

但在陶爸年輕的年代,政府對出國管控嚴格,出去一趟很不容易,要出差順便帶家人旅遊,其實非常困難,「那時台灣有個政策叫『隨母考察』,小孩的護照是跟媽媽一起的,照片黏在媽媽護照上,母子要同進同出。後來等到我三十多歲,小孩子最小的也有四、五歲了,法規也鬆綁後,我才開始跟我爸爸說,我去哪裡考察,可不可以帶家人一起去,爸爸答應了,我太太才帶著孩子出國找我。」陶爸這段故事,John 沒有太多回憶,一是年紀太小了,他只記得出國有跟媽媽在一起,但沒有太多爸爸的記憶,他笑稱,「也可能跟我現在一樣,帶女兒出國,但總也是一邊忙著工作。」其實John 合併商務與家庭時間的做法,比陶爸更積極,他一趟出去,絕對不只工作和旅遊二件事。

「我一趟旅遊可能有公司考察、家庭出遊、為了興趣等等原因都有,看怎麼安排合併在一起,每次旅遊的狀況都不一樣。比如今年想去美國的燒人祭(Burning Man),有想拍照,剛好小孩也放暑假,也有雜誌有興趣合作,朋友也想一起出去,就把四、五件事情合併在一起,不然時間、經費、精神,全部無法負荷。」

陶氏出遊,隨遇而安

陶爸真正第一次帶全家出遊玩樂,是去羅馬。「第一次全家旅遊帶我媽媽、太太還有三個小孩,從台北飛到羅馬,飛了26 個鐘頭。租車居然也沒有冷氣,夏天在羅馬一路開著找旅館,還沒有GPS,從機場找路到旅館,開了兩個鐘頭。到市區圓環停車,竟然可以繞著停三圈,停到第二圈、第三圈,車子還都不鎖,你要移車就自己開。回程的時候,我們把小孩子給我媽媽顧,跟我太太兩個先把車從旅館開回機場還。義大利文也不通,一路走走問問,指手畫腳,開了一個半鐘頭才到機場。沒想到坐計程車回旅館接小孩,半個鐘頭就到了。」

陶家出遊,並不重視物質享受,陶爸對旅館只要求安全、乾淨、安靜,必要的時候,安靜也可以妥協,空間大小與設施,都是次要;John 則是喜歡平民美食,物欲也不高,不同的預算有不同的玩法。父子二人都認為,與其等到時間、金錢、天時地利人和都喬好了才出國,不如彈性調整玩法,更能盡興。

用回憶紀念旅程

在陶宅三樓的遊戲間,有一排櫃子幾乎排滿了 John 的「剪貼簿」,四、五十本的數量,依照城市、國家分門別類。內頁的透明資料袋裝著餐廳名片、景點摺頁、甚至旅館、機票存根等等,幾乎是旅程中蒐集到的所有資訊,John 都會仔細地按照尺寸與類別收好。這幾十本「剪貼簿」,也是John 的旅遊紀念品之一。「我不喜歡買東西,安排旅遊最喜歡做『剪貼簿』,第二個是喜歡是蒐集朋友,我大概帶過五十多個人出去玩過,去羅馬、帛琉、非洲、看極光等等,我出團的運氣都不錯,也交到很多好朋友。還有就是我蒐集回憶,所以照片,其實是記錄回憶。」

父子都愛拍人物

除了工作外,攝影就是旅途中最好的精神食糧。陶爸一家都有著熱愛旅遊與攝影的基因,從陶爺爺(John的祖父)就開始玩當時剛引進台灣的底片相機,東一張、西一張地拍,不講究技巧、構圖、光線什麼的,就是有興趣就拍,「有時侯拍完一打開才發現,哇!底片沒裝好,一打開機身,全都曝光了。」從陶爺爺、陶爸到John,興趣並不在鑽研攝影的技巧,而是順著當下的感受按下快門。

John 曾送過陶爸一顆長鏡頭,因為陶爸喜歡拍人,尤其是老人與小孩子。「拍人比較有故事,第一個人有感情、有表情,動物就沒有太多表情;拍風景的話,就John 自己說的,上網去看,比你自己拍得好太多了。所以John 送了我一顆長鏡頭,用長鏡頭拍人可以等,等到最好的畫面出來。其實最好照的是老人,動作慢也不太動了,眼睛隨便一瞥,就有滄桑的感覺出來。小孩子呢,就要注意身旁的爸爸媽媽。」John則喜歡拍家人,尤其是兩個女兒,「其實我出去會拍什麼東西,完全沒有預設規章,就看心情去拍。家庭照是拍最多的,拍小孩、老婆,最常拍兩個女兒,小孩拍怎樣都很划算。」在「鏡頭的角落」粉絲頁,滿滿都是妻女的照片,與妻女的家庭生活,是他人生的最大動力。

兒子的心願

父子倆都將商務與家庭時間結合,但兩人一起出遊的次數,卻只有兩次。做兒子的,尤其希望能多些機會跟老爸一起出門。「講說孝道方面,當然希望帶爸爸出去,但他本身自主性很強,這不容易安排。而且我們兩個都是free style,要把兩個天生自由的人湊在一起,其實有困難。我每年都會邀他一起出去,但只有成功兩次,一次去非洲,一次去絲路。我覺得這已經很幸運了,可以在他身體好的時候,一起留下一些回憶,一輩子不會後悔。盡孝道的時間,其實遠比你想像的還短,所以我能做就做,最怕的是在時間內什麼都不做。」

父與子,都深愛著家庭每位成員,與家人一起,用旅遊豐富人生的回憶, 用攝影留下回憶的蹤跡。John許了好多年想與陶爸一同出遊的願望,在父親節的月份,陶爸是否願意成全兒子的心願呢?

-


TEXT 呂學卿
PHOTOGRAPHY 梁忠賢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