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健國 從「心」開始
2012.04.05 by Julian Kan

一段不甚愉快的經驗,讓鄭健國寧可選擇玉石俱焚,重新歸零。在經歷過「心」的重整與建設後,他再度出發,人生處處都可以是全新的開始。心活了,生命始終時時綻放生機,在每一個階段都燦然如新!

第一次採訪鄭健國,恰逢數年前他參與的化妝品牌citta上市。當時的Roger在專業領域內早已是宗師級的人物,不僅收入堪稱豐厚,工時的自主性也高,他卻捨得放下既有的優勢,一切從零做起。儘管citta的品質獲得一致好評,可惜由於股東結構的問題,讓做得不甚開心的Roger寧可玉石俱焚,結束自己一手催生和創立的生意,也令許多愛用者扼腕。再約他碰面聊天,是因為citta by Roger的二度問市;雖延用了舊名稱,但他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後頭以示區別。這一回,堅持獨資的他終於能夠全權做主,相對的,必須擔負的責任當然更巨大,即便在別人眼中顯得有些傻氣,鄭健國卻選擇了比較辛苦的方式重新賣出步伐。對他而言,這是citta by Roger的新開始,更是他個人的新開始。

心結,最大的遺憾和領悟

「第一次的不愉快一直被我埋在心裡,不願去碰觸,明知放棄很可惜,卻不曉得該如何處理。」他氣定神閑的語氣中帶了少許過來人的體悟,「從前,大概自覺是個藝術工作者,總覺得只要做好分內的事就好了,有點刻意排斥財物管理和行銷經營。」可是,每當旁人問及「你的品牌發生了什麼事」,Roger的心結也跟著被勾動,到頭來竟成為他最大的遺憾和領悟:「絕非自認為準備好了,就一定能夠成功!」於是,他開始進行深刻的自我檢討:現階段的自己還想做些什麼?結果才發現,繞來繞去依然是心裡的這一塊。在一次旅行歸國後,Roger整個人豁然開朗,覺得是重新投入的時候了。但這一回,他想用自己的觀察和心得來實踐。

不過,鄭健國並不確定,自己腦海中的理想作法,是否能獲得投資者的認同?與合作夥伴會不會再次發生不愉快的碰撞?末了,Roger決定採用他感覺最舒服自在的方式去做──獨資,並冠上自己的名字。「我花了一到兩年的時間到處觀察,也問了很多朋友對營運和投資的看法,一步步自我修正再出發。」揚棄既往「獨善其身」的心態和身段,宛如重生的Roger凡事親力親為,很累,卻很踏實。他在短時間內相繼飛往日本、義大利、法國拜訪從前的製造商,詳細解釋過去股東架構所衍生的問題,以及目前計畫中的經營法則。「現在的市場生態與五年前已大不相同,網路的影響已達無遠弗屆的程度!」因此,鄭健國選擇實體與虛擬並重的模式,兩者的制度與配套措施都相同。

再出發,去蕪存菁

品牌再出發,當然也注入了嶄新的思維。以產品面為例,Roger按照自己為客戶化妝的順序推出單品──先是基礎保養、清潔、修護,然後才是底妝與彩妝,而非一下子全部丟出來。他還想藉此機會提供一個平台,給有能力但沒有舞台的人,以及無法找到好投資者的年輕夢想家,大家一起玩創意。「將來,透過品牌與這些人的合作,甚至可以變成citta by某某的crossover,發表不同系列的商品。」他頗興奮的解釋。

此外,他還想把「台灣經驗,世界製造」的概念放大。「就美妝市場而言,台灣的消費者非常成熟,因此台灣的經驗值很可貴。」不過,有些核心的原則一點也沒變,譬如Roger對品質的堅持和戒慎恐懼的態度。「我想用誠實對話的方式面對消費者,不要誇張的行銷話術,物超所值才會令人相信。」同時,他寧可在台灣先站穩腳步,不妄想頃刻間就把餅做大;將來的機會,將來再說,他不想因躁進而失敗。

因為citta by Roger,重新出發的鄭健國不僅打開了積鬱心裡多年的糾結,還學會在過度樂觀與實際之間取得平衡。即便生活步調變得異常忙碌,他卻忙得很開心。許多人不解的是,鄭健國其實早就可以提前退休,慵懶悠閒度日,幹麼沒事找事,把自己搞得那麼辛苦?「享受的定義每個人不同,我不是一個能夠忍受閒來無事的人,所以一點也不認為閒著沒事幹是一種享受。人必須認清自我,才能了解什麼樣的『享受』適合自己。」他自承非常幸運,因為長久以來的工作都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只要做好比重的調節便不會失衡。他很喜歡現在的自己。●○

Photo/顏涵正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鄭健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