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獵肯亞的原始體驗| 維多麗亞酒店執行總監 呂佳恬
2018.06.06 by 呂學卿

每年八月,東非肯亞因乾旱而使草原枯竭,數百萬頭草食動物如羚羊、斑馬、大象等,整群南遷至肯亞西南部馬賽馬拉地區覓食。草食動物的移居,連帶牽動肉食動物及鳥群的活動範圍,在非洲各個國家公園內,形成壯觀的野生動物遷徙景象,更促進了「遊獵」動物大遷徙的觀光發展。

兩年前的夏天,呂佳恬帶著老公小孩,與爸媽及幾個家庭好友,安排了一趟十二天的都市出走旅程,到肯亞看動物大遷徙。非洲的原始部落文化,低度開發的赤道地貌,保有野性眼神與姿態的動物群,深深勾住她心中對大自然最躍動的熱情,徹底滿足她對大自然的熱愛與嚮往。

說走就走的自在

「2016年的夏天,會選擇去非洲,除了我非常喜歡戶外運動跟大自然之外,跟我們家教育方式也是走到戶外有關。我父母鼓勵小孩什麼都學,能夠參與的戶外活動都去。自己現在有小孩,也希望他們多接觸大自然,體驗挫折也沒有關係。」在台北時,Valerie周末就拎著行李帶一家大小出去露營,也不特別約朋友,說走就走。到定點後,自己搭帳篷開伙,小孩幫點忙後,就自己到營地串門子,大家交換食材用具,沒多久就認識新朋友了。「我覺得愛探險以及喜歡跟別人互動個性的人,到哪裡都可以交朋友。因為在家很舒服,出去外面要謀生,一定要合群,學習合作解決問題。現在的小孩,被父母親跟這個社會顧太好,所以出去一趟,辛苦加流點汗都是好的,我出國旅遊選擇地點的思考意識形態,是這樣的走向。」

肯亞獵遊,真實的動物星球

在肯亞看動物大遷徙,是採取「獵遊(safari)」模式。一大早就得出發,動輒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坐著敞篷但有頂棚的吉普車,由嚮導帶路,在野原中搜尋野生動物的遷徙群。滿路上都是黃泥巴地,蓋天鋪地的風沙不斷吹來,身上、頭髮、衣物,若沒戴口罩,可能嘴裡也吃了滿口沙。這一車人,就這麼駛進了獅子王的世界。在一望無際的黃荒大地上,交雜著乾枯的黃草與深綠色的矮樹叢,像把平頂大傘的刺槐,或近或遠地映入眼簾。大象、獅子、獵豹、羚羊、牛羚、斑馬、水牛,還有種類繁多的各種鳥類,隨時可能現蹤;一個側身,肉眼就能親見牠們在吉普車旁休憩漫步;拿起望遠鏡,或是像Valerie老公自備七十倍攝影長鏡頭,更能清晰地記錄下牠們原始的身影。

 

「我們坐船在《遠離非洲》拍攝地納瓦夏湖(Lake Naivasha)上遊湖,河馬群與多種水鳥就在我們身旁。在陸地上,隨處可見動物的屍體與骨骸,當地遊牧民族住的是非常簡陋,用泥土與牛糞糊成的土塊屋,只開一個小小的窗口透光。回到飯店是住在帳篷裡,雖然內部擺設跟現代飯店很像,但帳棚外就是森林草地,隔著圍籬常有長頸鹿經過。飯店窗戶經常上鎖,為的是防聰明的猴子會開窗進來。」飯店似乎是文明與原始的模糊界線,只要一踏上土地,隨處可見野生動物屍體骨骸,Valerie的小孩也隨手拿了一個牛頭骨拍照留念。在這片大陸,對生命的殞落與無常,不需大驚小怪。

回到自然,回歸本我

「這一趟旅行,我好像看到世界的盡頭。」她讚嘆著夕陽在沒有邊際的草原上落下的壯觀畫面,光禿禿的非洲刺槐上,掛滿了鳥巢,滿溢著生命能量。「這是一個我平常生活中不會接觸到的對比,如果你很愛大自然、很愛天然的東西,很喜歡動物跟原始生活的感覺,你會很愛,跟去歐洲已開發國家不一樣。是一趟很值得的人生體驗,人生不是只有追求光鮮亮麗,要回歸到自然,體驗、感受到自己多麼幸福。」

 

除了這次的肯亞行,Valerie的每一趟的大自然之旅,都重新感受到不同的人生體驗,這些逐漸累積的經歷,都會帶入她的工作與生活中。譬如在飯店餐飲,她希望呈現給客戶的料理,來自最原汁原味的天然食材,不要過度包裝調味。在生活中,她力行環保與行善,節省資源,多多幫助別人。孩子在人際關係、課業上遇到任何挫折,她都鼓勵孩子要努力解決每一個問題,「自己扮演的每個角色,該做的都要做好。遇到挫折,願不願意花時間去深入研究,把問題解決。工作上的團體合作,客人的消費滿意度,都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都是累積下來,更可以改變以及進步的結果。」用對的態度去完成人生,一切的成績與圓滿,都是源於認真的投入與付出。

 

推薦文章
  1. 劉乙瑮 跳一支浮華世界小舞曲
    2009.06.04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