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幕時的驚奇
2013.09.18 by 焦元溥

音樂跟其他藝術一樣,感動的源頭最終還是事物的本質,因此,平等也是其美妙之處,好音樂,沒有種族、膚色與階級之別。

八月下旬,聽了大提琴名家伊瑟利斯(Steven Isserlis)和亞洲青年管弦樂團的演出,非常感動。伊瑟利斯拉得好,這不用說,亞青的表現更是優秀。我高一那年第一次聽他們演出,那年是西班牙鋼琴大師拉蘿嘉(Alicia de Larrocha)演奏拉威爾(Joseph-Maurice Ravel)《鋼琴協奏曲》,下半場是普羅高菲夫(Sergei Sergeyevich Prokofiev)《羅密歐與茱麗葉》選曲,當場也是深受震撼,驚嘆其演出之好。這麼多年過去,亞青年復一年培育出傑出的音樂家,我想國內所有音樂學生,包括職業樂團團員,都該去聽亞青的演出。

此外,還有一種人也應該去。

第一天上半場德佛亞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大提琴協奏曲》,光是第一樂章前奏,我就注意到單簧管首席吹得真好,音色美且音樂性佳,而且情感表現還非常有深度。由於都是亞洲面孔,實在很難分辨演奏者究竟來自何處。這樣優秀的樂手,究竟來自日本、韓國、香港、中國或是台灣呢?結果謝幕時答案揭曉:越南。

念大學的每年暑假,我都跑去歐洲學語文和自助旅行。退伍後更是發狠,出國玩了三個月,從巴黎跑到莫斯科。這中間當然發生很多故事,遇到很多好心人,當然也遇到很多倒楣事,包括被歧視,包括拿零錢買飲料(也不是很碎的零錢),被店家拒絕,說他們只收紙鈔;在超級市場買東西,就有警衛來搜背包,但那個樣子也不是真的要搜,就像是在整人;在地鐵裡遇到一群青少年,看到我就比一些中國功夫的招式,跑過來按我的頭,給我一拐子;在某國聽音樂會,賣票的人看到我,明明有票,就是不賣……

但也有一回,我去柏林德國歌劇院(Deutschen Oper Berlin)買歌劇票,那還是指揮家提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就任總監後的第一場歌劇演出,華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的《崔斯坦與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我去買票的時候,想說能有邊角便宜票可買就好,也買不起貴的,但賣票的人問我是不是學生,我說是,他說「那我給你16排正中間」。

原來德國很多歌劇院音樂廳都有學生優待,而柏林德國歌劇院不只有優待,還特別把第16到18排保留給學生,讓學生可以用很低的價錢買到極佳的座位。

我不是德國人(德國人的德文不會說得這樣爛),這位賣票先生也完全不必主動提供資訊,我根本也不知道有這種「好康」,但我卻得到和德國學生一樣的對待,最後也聽到精彩的演出。我被公平對待過,也因為非我族類而被歧視過,就是因為這些滋味都嚐過,更知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畢竟,我想德國一定也有人覺得,像我這種黑頭髮、黃皮膚的外國人,根本不配聽華格納的偉大歌劇,坐在一樓也是有礙觀瞻吧。

可以想見,未來越南還會出現愈來愈多的音樂人才,而我希望有一天,越南的檢察官不要歧視我們。明年亞洲青年管弦樂團一定還會來台演出,希望大家不要錯過。猜猜看你喜歡的樂手來自何處,最後一定會有讓你驚奇的答案。●○

焦元溥

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台灣知名樂評人、資深專欄作家。音樂相關著作繁多,著有《遊藝黑白》、《聽見蕭邦》與《樂來樂想》等專書。古典音樂電台和Taipei Bravo都會生活電台主持人。

推薦文章
  1. 珍惜當下 生活中的真善美樂章
    2009.09.20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