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瑋與她的女子釀酒軍團
2018.04.09 by Christine Chen

女力聽起來很強悍,特別是在酒廠工作就是有種與男性抗衡且不甘示弱的氛圍,但是對於打滾精釀啤酒界十多年,台灣首位女性釀酒師許若瑋(Winnie)而言,她穩紮穩打的功夫,在國際舞台上備受肯定的讚許,從不只是關乎性別,而是日積月累的實力表現。

凌晨才剛從日本飛回台灣,一大早六點半就到臺虎位於汐止的酒廠開始準備釀酒,這是許若瑋作為臺虎精釀首席釀酒師的日常。事實上許若瑋的釀酒之路一開始就跟別人不一樣,2007 年她在GB 鮮釀餐廳(Gordon Biersch)工作時,因主管提拔前往美國受啤酒專業訓練,當時她對啤酒一無所知只好從零學起,光是設備就摸索了三個月,爾後則是學習生產管理,但許若瑋坦言管理比做酒難,因為不只要管理人、物料還有整個排程,但是她認為過程非常有趣,也極具挑戰。在GB 待了四年後,她加入了金色三麥,亦曾前往德國取得Brew Master 執照。因此當她以臺虎金桔科隆啤酒及Imperial Stout,分別獲得日本2016 International Beer Cup 的金牌與銀牌殊榮時,她將這一切歸功於這十年不同階段的訓練與改變。

釀造超過百款啤酒的淬鍊

許若瑋正式成為臺虎精釀的一份子是2015 年, 隔年五月酒廠正式對外開放,這時她才開始了探索釀酒風味的旅程。她笑說作為女性釀酒師最大的優勢就是體力活不行時,男生肯定會伸出援手。不過說歸說,之於許若瑋,舉凡扛麥芽、搬麥渣等各種勞動她都是一肩挑起。而且原本酒廠裡還有男生,但自從去年起加入團隊的清一色都是女性,儼然成為一支強而又力的女子釀酒軍團。

然而釀酒不是一天的事,得要花很多時間、人力去完成,她說:「前期我老闆永遠在反駁我,說這個沒有到超級完美,倒掉。一定要極好、特好的產品才能出這個酒廠。」因此在臺虎精釀的第一年,許若瑋就釀了超過百款啤酒,但在她心中每做一個產品時就會有一個終極目標;首先酒的基礎風味該是什麼樣子?後來添加的特殊原料是否能為酒款加分?「因為基本酒體不好,就會產生複雜的味道,再加上添加的風味,就會找不到重點在哪裡。特別是即便按照標準走,釀出來的酒客人也未必會喜歡,因此最終還是以人喝完的平衡度是最重要的。」

特別是「釀酒是技術,一個check list 或SOP 可以完成。經營一間酒廠,產品是最基本的,但如何找到對的地方,能以正確的方式運作機器、採購台灣找不到的原料,讓產品推廣出去,有穩定性,讓人家認識你,為你買單,才是接下來的挑戰。」而去年起她也開始試茶,進行茶與啤酒間的配對,從東方茶到西方茶,不同產區、品種都是她實驗的一環,只因茶葉是非常奇妙的存在,既輕又重,有澀味也有苦味,且會因麥芽的不同比例造就出截然不同的性格,因此兩者間的契合度非常重要。

▲臺虎精釀「週六限量罐裝系列」新品「酒花飛高高Hop Lanterns」,為酒花香味強勁的Imperial IPA。

除此之外她也在持續研究天然發酵(真正的水果發酵),以及不同味道間的撞擊,「因為趨勢不斷在改變,不設限才會產生各種可能。我不想要再強調精不精釀,啤酒就是啤酒,只要做出變化,無論在任何空間、場合都可以很輕鬆飲用就是最好的結果,這樣才能把你想的東西推廣給別人。 」因為「我討厭把啤酒規範,喜歡不設限,且不甘平凡,我想做我們想喝的酒。」畢竟生活裡總有些人不喜歡啤酒,但在臺虎,你一定可以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風味,這是許若瑋的本事,也是臺虎精釀的魅力。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追尋當下的喜樂 夏鉑仁波切與陶晶瑩對談
    2010.10.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