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韻無界 珠寶藝術家Anna Hu 胡茵菲
2013.10.10 by Stephie Chiu


命運變幻莫測,人生諸多波折,有時候造化弄人,有時候時勢造英雄,然而華裔珠寶藝術家Anna Hu(胡茵菲)的傲人成績,絕非單純的時勢或運氣。面對命運的捉弄,面對自身完美主義所定下的嚴峻標準,愛和藝術給了她堅定的使命感,支持著她向前邁進,一次又一次於珠寶藝術裡寫下歷史。

父親從事珠寶買賣,母親是玉石和珍珠專家,Anna Hu幾乎從小和寶石一起長大,於是當形容自己的個性時,也很自然的以寶石來比喻。旁人看鑽石,只見璀璨奢華,而她眼中的鑽石,明亮而堅強,她說,「鑽石的燦爛光芒,就是要為人帶來正面光明,就好像太陽一般。」

The Diamond Girl

Anna天生骨子裡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讓她從小就不斷地自我要求。20歲前,她立志成為音樂家,當別的小孩在玩芭比娃娃、積木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大提琴的訓練,自律性強的她,不需父母督促,只要想做的事情,自然有股動力推動著她直速前進。她屢次獲得全台灣大提琴演奏大獎,也期待著前往美國Walnet Hill Art School深造,在20歲時,她得到第一個國際比賽的機會,為此每天嚴格訓練六、七個小時以上,造成肩膀肌腱炎中重度受傷,無法再拉琴,當治療師告訴她每天只能練習不到半小時,她的人生方向頓失所依,「我是那種非常專注,只能朝一個點邁進,我的世界只能有一種方式,而我會全力以赴。」

那是在20歲生日前,她迎來生命中第一個低潮。

從天堂掉到地獄的Anna,讓家人開始擔心起來,她的父親半哄半騙的把她拐到紐約,說是要女兒陪伴,私底下則偷偷地幫她報名了美國寶石鑑定學會的兩個課程:珠寶鑑定、珠寶設計。一開始Anna還陷在自己和自己過不去的狀態中,不情不願地出現在珠寶課程的教室裡,而父親親自幫她添購素描器材、彩色筆,鼓勵她嘗試別的。知女莫若父,在Anna父親的眼中,那個從八、九歲時就幫忙著分類珠寶顏色及類別的女兒,有著難得的藝術天分,上天關上了一扇窗,或許也正開著另一扇窗。耐著性子上課的Anna,在老師開始談到珠寶設計概念的那一刻,看見了希望,珠寶設計可以修改至完美才呈現,沒有所謂臨場表現的困擾,讓她天生的完美主義意外地找到了絕佳的釋放。「過去每次音樂比賽時,我都必須克服自己完美主義者的恐慌症,每當拉大提琴時,最擔心的就是拉錯一個音,或旋律跑掉;珠寶設計是新的希望,只要不滿意,可以不發表,修改至完美才呈現,這樣的想法讓我突然頓悟。」唸完三個月的GIA課程後,Anna已迫不及待地想走進珠寶設計領域之中。

如同鑽石的堅強,需經時間淬鍊而成,決定踏入珠寶設計領域的Anna,同樣全力以赴,在取得GIA寶石鑑定學位後,分別於帕森設計學院(Parson School of Design)和哥倫比亞大學取得藝術類相關碩士學位。「我立志只要和珠寶相關的事物,我樣樣都要學、樣樣都要懂。」她讓自己如同海綿一般,扎實地學習所有珠寶工藝,並且充實藝術史,她認為若只是懂得各種鑲工、珠寶知識,那僅能成為工匠,而非藝術家,因此她深入了解珠寶藝術史上每個珠寶藝術家,甚至包含珠寶的行政、藝術管理、行銷、營運等課程,她也積極學習。「還記得這輩子唯一邊哭邊唸的學科就是會計。」Anna回憶,「一開始幾乎是用背書的方式,但我不允許自己因為數理不行就放棄自己的希望,最後會計也努力拿到低空飛過的成績。」她相信,只要給自己那麼一點點信心,天下無難事。

畢業後,她進入紐約佳士得(Christies)拍賣會珠寶部以及知名珠寶公司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和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ton)工作,累積十年歷練後,於2008年31歲之際,在紐約廣場飯店(Plaza Hotel)開設同名品牌頂級訂製珠寶精品店「Anna Hu Haute Joaillerie」,成為首位於紐約第五大道開設頂級珠寶店的華裔設計師,她原創且獨特的珠寶藝術,至今依然驚豔國際。

為藝術而生,為愛而活

對於珠寶藝術的創作,Anna Hu懷著深刻的使命感。「我是為藝術而生,為愛而活。(I live for art, live for love.)」她表示,這份堅定的使命感完全源於父親。「他為我奠定了30年深厚的根基,在精神、藝術、個性、思想各方面都給我很深的啟發。父親是位天馬行空、愛好自由的人,這輩子他從來沒有告訴我應該要做什麼,他只要我忠於自己的選擇,要對得起自己。」對於Anna從小就自律性強、完美主義的性格,也總是提醒她要放輕鬆,去做自己開心的事情。

「由於父親從事寶石採購,是第一批在紐約經營進出口寶石的台灣人,他從小就帶給我許多國際觀,也讓我在國一後就出國唸書,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和以色列人、猶太人、歐洲人在寶石方面打交道,我如今能夠在寶石設計上做得如此深耕,父親從小為我打的根基影響很大。」

最令Anna欽佩的是父親的人品,「我最自豪的就是父親那種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個性。還記得當時他帶我走過低潮,哄騙我到紐約唸GIA,我念完後的隔年,因為行業關係,家裡被犯罪集團鎖定,我在新聞上看到『胡姓鑽石商人遭人搶劫』,直覺就是父親,直到我打電話回家,他才告訴我,我記得當時父親從來沒有一句抱怨的話,沒有任何一句覺得不公平的話,他就是用那種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氣魄,重新東山再起。」「當時在我心裡面有個很深、很深的念頭,自己的父親自己幫,當我的家人遭遇到波折起伏時,激發了我非常強的正能量,覺得一切都沒什麼好怕的,我要幫助自己的父親。」

那兩年之間,Anna Hu從過去甜美浪漫的小公主,變成披甲上陣、帶著深刻使命感,毫無畏懼的雅典娜女神。幾經琢磨後的鑽石,終於明亮而堅強,「如今父親年紀也逐漸大了,我應該越來越有能量,他幫我墊了30多年的底蘊,換我來守護。」她期望透過創作為世人帶來正面力量,同時也成為有能力守護家人的太陽。

藝韻無界  動人心弦

如同鑽石般,「鑽石有多少切面,我Anna Hu就有多少切面。」

真正完美的珠寶取決於三個條件:原創設計、品質絕佳的寶石,以及鑲工。而Anna Hu對這三者全都下足了工夫,她於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don)時獲珠寶設計大師Maurice Galli收為閉門子弟,Maurice Galli曾稱讚Anna Hu擁有橫跨藝術、音樂、寶石學以及設計領域,各方面均相當於鑽石等級中頂級的「D flawless」水準的訓練及知識。Anna會以非常精細的鑲工,讓使用堅硬寶石完成的作品具有柔軟度;或是採用雙層設計,將寶石架高,讓光得以透入,完美彰顯寶石本身的美;原本平時不常戴珠寶的她,要求珠寶必須製作到讓配戴者像是沒有戴一樣,每件作品格外注重安全性、舒適性。在2008年創立個人品牌的隔年,Anna Hu的《月光Moonlight》手環於佳士得杜拜珠寶拍賣會上,以高於平均底標三倍的價格,拍出美金四萬元成績,成為該次拍賣會中成交價高於會前預估得標價倍數最高之作品;同場拍賣中,《維多利亞女王Alexandrina》耳墜也以高於平均底標兩倍的價錢,以美金一萬五千元得標。

因為從國一之後就開始的留學生涯和家學淵源,讓她格外能懂得東西元素的融合以及運用,東情西韻,她能將中國文化上的表徵,透過珠寶藝術重新詮釋,讓人彷彿看見法式風格的作品裡潛藏著的東方神髓,像是名為《舞鶴》的項鍊,就以巴洛克紅寶石和巴洛克珍珠,搭配銜著玉蕭的仙鶴,傳遞與世無爭的優美意境。

而20年古典音樂訓練的累積,在不得不放棄音樂家的夢想後,依然是Anna Hu生命的重心,並且成為她在高級訂製珠寶設計中,最重要的靈感泉源,「Anna Hu Haute Joaillerie」的精神─古典、浪漫、唯美、夢幻,都是來自於古典音樂裡面的用詞和精神。「古典,如舒伯特、莫札特;浪漫,如蕭邦、拉赫瑪尼洛夫;唯美,是印象派的德布西和拉威爾;夢幻,是超越時光的,如同系列音樂(Serial Musice)。」例如其作品《蝴蝶交響曲》就有著如五線譜般的弧度,而鑽石則成了跳躍的音符,演奏出旋律和節奏感,Anna將跳動的旋律帶入珠寶藝術中。今年五月於香港佳士得拍賣上,以超越底價五倍的紀錄拍出的《古玉豎琴戒》也是帶有音樂性質的作品,這件作品以一顆重45.39克拉的蛋面切割天然緬甸翡翠為主角,其蛋面翡翠碩大飽滿,是罕見的頂級寶石,Anna Hu在其周圍鑲嵌一圈美鑽,側面懸垂一顆水滴型祖母綠,並搭配黃鑽、粉紅鑽點綴,拍賣時原預估底標為1535萬元港幣,競標時標至2203萬港幣,拿下最高成交價、最高倍數底價,而Anna也成為佳士得史上最年輕珠寶藝術家。

原創且獨特的作品,讓眾多名人紛紛邀請Anna Hu量身訂製專屬珠寶,不丹皇后、瑪丹娜、茱兒芭莉摩、葛妮絲派特洛、史嘉蕾喬韓森、辛蒂克勞馥、歐普拉……等名人,以及中東皇宮貴族都是她的客戶。Anna Hu也是法國羅浮宮開館以來,首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於館內舉行珠寶展的個人設計師,她所創作的《印象莫內》讓羅浮宮館長留下深刻印象,因而邀約展出。《印象莫內》中,她以寶石繪畫,靈感來自於莫內的作品《睡蓮》,設計手法依繪畫手法,沒有特定的深、淺或由濃變淡的過程,將印象派每個點的色彩的描法,以寶石來襯托,粉紅寶石、粉紫藍寶石、海藍寶、灰鑽等,共同鑲成色彩繽紛、光影交錯的層次感,就像是太陽底下,閃著自然粉彩感的花朵。

藉著在羅浮宮的《珠寶交響詩:第一部曲》展覽,Anna Hu期許自己在有生之年,創作十部珠寶交響詩,到最後能創造999件藝術作品。「9是我的幸運數字,也代表著珠寶藝術在乎的不是當下,而是永久。」選擇不做燦爛的流星,而要成為永恆的太陽,Anna Hu的珠寶藝術創作要從30歲起做到80歲,她說,「耀眼的煙火或璀璨的流星都是短暫的,在時間長河裡微不足道,我要找到我於珠寶藝術史上的定位點,這是上帝給我的使命感。」

「就像貝多芬不會在乎自己是否獲得什麼獎項,我只在乎,我要把我的珠寶交響詩十部曲做得空前絕後,我要我的團隊如同最棒的柏林愛樂,而我不是自己發光發亮的獨奏家,而是指揮家,集體合奏出像快樂頌那般偉大且感人肺腑的珠寶音樂。」鑽石並不獨自發光,The Diamond Girl融合藝術和音韻所散發的光芒,正要如燦爛千陽般,鼓舞人心。藝韻無界的豪情壯志,難嗎?披上戰袍的女戰神正說著呢!「只要有那麼一點點信心,和無比的決心,天下無難事。」●○

Executed/Val Tseng,Photos/Ocean Chen,Hair/羅雅君,Make-up/林維悌,Jewel/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

Stephie Chiu

自小喜歡剪剪貼貼報刊雜誌文章,以土法煉鋼方式試做編輯,輔大大傳系畢業後,踏入雜誌界,從事設計、居家相關領域的採訪編輯工作,即將邁入第9年,喜愛設計帶來的生活,也相信設計所擁有的正面能量,希望能透過文字,將美好事物傳遞出去!●○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莫內項鍊by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寶藍色絲質長洋裝 by Boss,鉚釘高跟鞋by Christian Louboutin
  • 冬梅手鐲by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黑色皮草by Vera Wang,粉色馬甲&黑色高腰裙by Dior。
  • 舞鶴項鍊&雅典娜戒指 by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白色皮衣by Burberry,白色洋裝by Boss。
  • Butterfly Symphony手鍊&蝴蝶花海耳環by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鐵灰色洋裝by Vera Wang
  • 冰晶手鐲&海之頌耳環 by Anna Hu Haute Joaollerie,香檳金絲綢禮服by蘇菲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