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梅「心色之扉」
2018.02.08 by Christine Chen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人生還有詩和遠方》

提及旅英藝術家蔣友梅腦海中自然浮現了這段話,生於台灣台北,現居創作於倫敦,她是蔣家第四代嫡女,亦為台灣已故前總統蔣經國最疼愛的長孫。身具中、俄、德三國血統,自幼受中西文化薰陶,崇尚文藝,十歳開始寫詩詞,曾拜山水大師胡念祖、水彩大師王藍及素描大師李德為師。高中畢業後留學美國,就讀於紐約州史克德末大學,專修藝術和文學。此後留德,專修德語。

1981年,蔣友梅離德赴英,就讀甘德伯里肯特大學,於1984年修得藝術史及英國文學雙學士。在肯特大學時受現代藝術史學及評論家史提分.班教授影響,開始專研西方現代藝術史及哲學。畢業後,又於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研究中國美術史,拜讀於中國繪畫專家羅德里.魏特弗教授膝下。1989年,蔣友梅開始創作,包含繪畫、寫作、攝影、裝置、表演等方式,不斷地嘗試與實驗不同媒材,1994年於英國溫切斯特藝術學院取得美術學士。1989年開始修佛,深受佛法啟發;加上對哲學、量子物理、心理學等充滿興趣,並喜好音樂、影劇及文學,此經歷與其創作過程及理念皆相輔相成。1989年開始修佛,深受佛法啟發;加上對哲學、量子物理、心理學等充滿興趣,並喜好音樂、影劇及文學,此經歷與其創作過程及理念皆相輔相成。

▲共振(紫)2017油彩.複合媒材.畫布。

將意識轉印於油彩

這次她在耿畫廊的展覽《心色之扉》主要核心「共振」 (Vibration) 系列,便是透過繪畫勾勒出的私密儀式——一場將意識原形轉印於油彩原質的覺知行旅。蔣友梅收集象徵人身我執的髮絲,與塵土調和混攪油彩色料之中,以手代筆,於默誦《心經》的同時反覆書寫其260字梵書經文,直至畫布為可辨而不可辨的層疊字跡所充滿。而在顏料乾燥定調後,又再加以抹除、摧毀直至斑駁龜裂,如此重複著,最後於深邃絢麗的油彩肌理間留下恍若風化的經文殘跡——生滅滅己,儀式般重複著的自我迴返,彷彿一方畫布上顯像的時間疊加態;寄語油彩殘跡,將不再的存有鐫刻曾在時空,於意識水面劃出心色一極的幽微詩意。用色過程中,顏料色域光譜引導著感官覺知,彷彿回歸物理頻率與大腦神經元的共振,自動書寫般地陳述知覺與意識的互文關係;模糊的主、客體意識邊界,畫面浸染的原色於閱讀間解構色彩共感,對應七色脈輪顯現的不同心靈狀態,撩撥觀者身心連動的知覺諧振,於宇宙般的靜謐維度間,凝鍊一道道色光瀲灧的心識之門。

▲共振(紅)2017油彩.複合媒材.畫布。

而紙本水彩系列「初音」(The Sound of Emptiness),則宛若揭示一個個微塵中的大千宇宙——澹雅清透的暈染彩墨,濃淡間似是原初宇宙的飄渺虹霓;細筆交織出如同大腦內錯雜的神經元網路,又像星系間的銀河鍵鏈;彷彿在全息宇宙的形上奧秘中,印證「一念三千」的意識離合。從無到有,自有歸無——在這些看似有如原地踱步的迴圈中,蔣友梅收束梳理所有莫可名狀的生命經驗;將一切念想觀照同知覺交融,將感知突觸延伸予物質宇宙共振,轉譯為通達感知的心色之扉;一如「空行舞」 (Sky Dance)系列作品中,那蘸滿顏料後直接踏印金彩紙面上的斑斕足跡,呼應著蔣友梅詩集收錄的一闕短詩《曾經你的腳步》:

赤足的你 腳跡是金的 腳掌卻是血漬斑斑

瘡口就是癒合了 還是瘡口

你的血 也是大地的血 乾了還是血

他們說 有一天 你的血 會變成金光 來無影 去無蹤 

一如現象學家 莫里斯.梅洛龐蒂( Maurice Merleau-Ponty ),《眼與心》所言,「讓自身為物所穿越,並讓精神寄居於物中——藝術家踐行著一種神奇的視覺理論;於此,繪畫者讓出了他的視看,使其目光成了貫通自我與存在的通道,令貫穿萬物的內在聯繫一一顯現。」或許正是透過將身體儀式轉譯為詩意動人的時空敘事與共振畫作,觀者更能跨越意識與物質宇宙邊界感受蔣友梅的藝術語言,因為這是她在詩畫互文的諸多探索間,所交融而成的超驗藝術語彙。

 

蔣友梅 「心色之扉」

展期:即日起 – 3/11

展覽地點:耿畫廊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愛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