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宜芳.用科學改變世界
2018.04.11 by 林巧玲

Text/Offy Chang  Photo/黃士育

在傳統觀念中,性別被賦予了許多框架,女性多半被定義為家庭照顧者而被迫放棄追求自我。台灣萊雅從2007 年開始發起全台第一個表揚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的獎項:「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今年度獲頒「傑出獎」這項至高榮譽的蔡宜芳博士,用實力向世界喊話,證明女性也能在科學領域發光發熱。


 

現任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蔡宜芳專攻植物營養學,從事細胞膜蛋白的功能研究,發現「硝酸鹽轉運蛋白CHL1 同時也是硝酸鹽感應子」,能夠調控植物生長發育及生理代謝,並設計出提高作物氮利用效率的新策略,有助舒緩氮肥對環境的危害。

 

植物營養學新發現

對於一般人來說,艱澀的科學詞彙也許難以吸收,簡單說來,以往人們施以農作物的肥料(氮肥),僅有30% 至50% 真正被農作物利用,其他殘餘的氮肥進入土壤造成很嚴重的環境問題;經由蔡宜芳的研究與設計,植物得以更有效吸收肥料,可以減少氮肥對於環境的傷害。她的研究不但獲得台灣與美國的專利,被發表於頂尖科學期刊,甚至改寫了教科書上關於硝酸鹽輸送的理論,寫下植物營養學界全新的一頁。而她的成就,也獲頒由台灣萊雅、吳健雄學術基金會與婦聯會主辦,今年為第11 屆的「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的「傑出獎」榮譽。

 

步入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在各式器材混著實驗室特殊的氣味包圍下,蔡宜芳的學生們各自埋頭進行手邊的工作,散發著一股嚴謹的氣息。蔡宜芳不若既定印象中科學家的嚴肅和難以親近,興奮地先領著我們到窗口看了一隻在樹上築巢孵蛋的鳥兒,才回到辦公室與我們分享她的科學之路。

 

自幼就對大自然充滿好奇和興趣,蔡宜芳說自己小時候心中就對很多事物都抱持著「為什麼」的好奇。幸運的是,她的父母並不會限制她這股天馬行空的思考方式, 也買給她相關書籍讓她自己找答案。在她考上北一女的時候,父親的朋友問她想要什麼禮物?愛好觀察的她選擇了顯微鏡,也因此種下了往後和植物的不解之緣。

 

蔡宜芳說很感謝台大植物系為她奠下的基礎,「台大植物系是世界上少有的完整植物科系,讓我對植物有了紮實的理解。」爾後至台大植物研究所進修碩士,乃至於得到美國卡奈基美倫大學生物研究所博士,蔡宜芳的求學之路並沒有太大挫折;雖然求學路途還算順利,不過對於她自己內心而言,也花了一段時間思考來確定「這真的是我想做一輩子的事情嗎?」。

 

堅定的科學夢

蔡宜芳決定在台灣念完研究所,就是為了感受自己是否真能享受研究室生活,而對於「是否能把研究作為人生志業」的焦慮卻紮實存在:「我原本擔心,有這麼多的研究人員,可是大家會聽到、會認得的就只有那少數幾個,那聽不到的研究人員不就石沉大海?我會不會浪費生命在沒有價值的東西?」後來經由她學姊的一席話,才讓她的擔心得到解答:「學姊說科學並不是一步到位, 是好幾個人一起走、慢慢走、每個人走一步,出頭的人也許恰巧走了最後一步而已。所以即便我不是走最後一步的人,我也是幫忙奠定基礎的人。」

 

問到父母對自己對科學之路的堅持有何看法,蔡宜芳笑說父母一直以來都對她的想法抱持尊重態度,唯有一次父親給了疑問:「當我得到美國入學許可之後,有一天我開車載著他,他悠悠地說了一句:『女孩子真的要念這麼多書嗎?』不過我覺得他是不捨我離開家大過於不希望我走科學的路。」除此之外,同為研究員的先生能給予她職業的尊重,也是讓她得以平衡家庭與事業的最大幫手,令她感念在心:「在孩子小時候除了請人幫忙處理部分家務,家裡的早餐也都是我先生在料理的。」

 

在傳統觀念裡,科學領域被視作男性的天下,雖然蔡宜芳有幸得到家人與先生的全力支持, 不過她也從學生身上觀察到女孩子走這條路的辛苦之處。「畢竟傳統觀念中,家庭對女孩子有更多要求,我就看到有些女生因此放棄自己的理想,所以女生相對需要更強大的堅持,也需要多和另一半溝通。」

 

回台灣後就進入中研院直到現在,蔡宜芳24 年間指導過學生無數。問到她對學生的指導原則,她說「認真做每一件事情,要全心投入是基本態度。在科學上我希望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他身為女性科學家的身分,也的確給了不少年輕女生對於科學之路的鼓勵。她想對有志走上科學之路的女孩們說:「Follow your heart,有夢最美,有夢的時候請努力堅定地尋夢。」還繼續在研究之路邁進的蔡宜芳,用科學研究為世界帶來改變,更打破了男女的刻板印象,在科學領域留下值得驕傲的印記。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