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剛至柔 由鉅建設董事長林嘉琪
2014.05.22 by 賴韋廷


由鉅建設近年表現搶眼,身為幕後推手,談起事業,林嘉琪卻是三句話不離父親理念,她始終認為自己只是繼承了父親遺志。但人生正是,願意把自己放得很小,才能成就大事,在她身上,證明了這種真理,溫柔與謙讓,最終成為最極致的剛強。

「從事建築這一行,我沒辦法選,但我會想辦法讓自己喜歡它。」晴朗的四月天,林嘉琪領著本刊採訪團隊深入位於台中秋紅谷公園旁的指標豪宅「大謙」,與去年秋天甫開幕的亞洲現代美術館,在這兩個與由鉅建設關係深遠的場域裡,她侃侃而談接班的心路歷程。

這些年,林嘉琪率領的由鉅建設表現搶眼,歷經50年終於成功整合地目所推出的國美館前第一排豪宅「大恆」;力挺亞洲大學,促成安藤忠雄推出在台首個建築作品「亞洲現代美術館」;邀請台灣多位建築師與設計師,製作介紹八位普立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大師的電視節目《跟著設計去旅行》,並開放給所有學校所為教材之用,完成了學界、建築界前所未見的創舉!在商界豎立豪宅新標竿,也在藝術界開創公眾美學教育典範。

「我並不是一直都很有計劃、很有企圖的要去完成一個目標,大學畢業第一天,我爸就創了由鉅建設,我是最早的四個員工之一,最初也只是想『多幫爸爸做一點吧』,他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抱著這個態度就這樣過了20多年,現在,他過世五年了,我依然覺得自己只是在實現他沒能完成的理想。」林嘉琪從不諱言父親林增連對自己的影響,小時候,她的家是住商混合的建材行,排行老三的她,跟著兄姊與妹妹一起在店裡寫功課,林嘉的孩子都得幫忙接店裡的電話,但是長大之後,接班這條路,林嘉琪走得最是義無反顧。

承擔,是簡單的初衷

「林董是一個很願意承擔大家期待的人,老董事長曾經說『四個小孩裡,她最聽話,以前他們一起學鋼琴,只有她一直堅持下去。』」與林嘉琪同為四名創始員工之一的由鉅建設副總經理吳媛媛說,林嘉琪經營事業的心法也許可以化約為很簡單的念頭:「不讓別人失望」,為了令父母放心,令員工安心,她就這樣一肩扛起責任,走過了近30個年頭,讓由鉅建設從只有四個人的小公司,發展為台中指標性建商。

「爸爸當年因戰亂,一個人從福州逃到台灣來,想念書沒得念,媽媽也是沒受過完整的教育,所以他們總是要我們有機會就盡量多學習,小時候媽媽出門聽到別人說哪家小孩正在學什麼,她發現我們還沒學過,就要我們也去上課,就算我心裡不太情願,還是會說『好吧』,學了一陣子,聽到老師、大人稱讚了,我會很有成就感,就這樣繼續學。」當年的小小林嘉琪非常懂事,不想辜負父母栽培美意,所以把自己逼成「文藝美少女」,舉凡鋼琴、繪畫、芭蕾舞、民族舞等等,全都都來者不拒,老老實實地學了好幾年;然而,從英文系畢業後,父親給的考驗才正要開始,從小學才藝,大學念英美文學,林嘉琪對商業世界的認識,只有耳濡目染的模糊印象,跑銀行、看懂地目交易文件、出馬談判等等,由小到大的所有事,她都得從頭學起。

「因為我都不懂,所以後來也上過很多課,地政班、經營管理班、EMBA班、企家班等等,只要碰到不了解的事情,我就會想要從頭開始搞懂,把手上的事情都盡心盡力做好。」在父親開的公司裡上班,林嘉琪並不感到安逸,而是更覺得責任重大,父親讓她學習的方式就是不斷把責任交到她手上,在一旁看著她如何自行處理;林嘉琪深知自己經驗不足,專業不夠,「連思考一樁生意最基本的邏輯都沒有」,所以她發揮好學生的精神,無處不學習,「有次父親要我單獨帶代書去談一筆土地,我很緊張,所以一直私下揣摩別人怎麼談生意,找書來看,也偷偷觀察老手怎麼做。」林嘉琪笑著回憶,說大家覺得她看起來很鎮靜,但她總是做了很多沙盤推演之後才上場。

但是,做生意可以靠學習、靠勤能補拙,面對挫折卻只能靠堅強的意志。林嘉琪自述進入由鉅建設所遭逢的最大挫折,是民國79到81年間的一樁官司,當時許多建設公司都極力爭取某塊土地,由鉅當然也不例外,但那塊土地的持份相當複雜,就在由鉅爭取到多數地主同意權後,被另一間同業告上法庭,被告人正是林嘉琪,當時,她未滿30歲就以被告人身分被傳喚到法庭。

成長,是包裝成挫折的禮物

「我從來沒去過法院,第一次當然會很慌張、不知所措,法官問話,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講話,但是你越是慌張,人家就越覺得你是作賊心虛。」林嘉琪覺得自己根本沒犯錯,在法庭上卻明顯處於劣勢,她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在第二次開庭前,她再度用自己的方式,不停地沙盤推演,「開庭前一晚,我把自己關在廁所裡,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的表情,一遍又一遍地講,還用錄音機錄下來,我要知道我的表情、我的聲音有沒有給人誠懇的感覺,如果沒有,那就練到有為止。」林嘉琪練習的講稿內容,是她親自撰寫擬定,講稿理捨棄所有生硬的法律用語,她以自己的語言,原原本本將事件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我就是要盡一切努力,讓法官知道,我沒有害人之心,更沒有犯法。」事後林嘉琪的律師還向她索取講稿,訝異於她竟能完整地為自己辯護,「那件事帶來很多的折磨,但也是很大的學習,我覺得人生就是這樣,最痛苦的時候,成長最多,經過那一次之後,從此地目太複雜的土地,我們就盡量不碰,為了做生意,讓同業之間弄得不開心,甚至對簿公堂,我覺得沒有意義。」一場官司,除了讓林嘉琪看見自己不服輸的意志,也讓她的思考躍昇到更大的格局,「做生意,最終不是比誰勝出」,林嘉琪說,她越來越在乎自己的每個決定,能不能讓大家都得到圓滿。

近十年,歷經921大地震、SARS對台中建築業的衝擊,由鉅建設始終能在同業中保持一定程度的領先,財務穩定、推案有口皆碑,靠得就是林家保守的營運風格與以和為貴的處事原則,「這一行風險很高,我看過太多同業起起落落,所以我覺得父親的堅持是對的,永遠都要做能力範圍內的事,不要有太多借貸與財務上的槓桿操作,而讓利與回饋,事實上會讓你得到更多。」一路跟在父親身旁做事的林嘉琪,看著父親發跡之後,回到故里蓋老人院、幼兒園;又於2000年在中國醫藥大學董事長蔡長海號召下,成為創辦台中亞洲大學的董事,她深知父親想把沒能受教育的終生遺憾化為奉獻的心理,於是在父親2009年因腦中風猝逝之後,林嘉琪更積極地發揚父親理念,以美學連結建築與教育。

美學,是時代給的機會

「美學,是這個時代給我的機會。」早年父母的栽培,造就了林嘉琪的藝術涵養,最初她只是想把自己的喜好與品味放進建案,沒想到竟因此趕上了這個時代,「當我不斷思考如何突破,也常常考察國外的建案,藝術跟美自然跑到腦海裡,我知道這是讓由鉅建設走出既有格局的關鍵,記得父親一開始看到我們把美感放進盡建案裡,就直說『真水喔』,他也覺得這是未來的趨勢。」除了建案,為了提供學生一個更好的環境,林家父女也一路力挺亞洲大學找安藤忠雄蓋美術館的決定。

「一個世界級的美術館,會讓學生產生榮譽感,讓他們有機會親近真正的藝術作品,所以就算這個美術館一開始招標非常不順利,我父親總是不斷告訴我『一定要完成』、『已經決定的事就不能放棄』,事實上就算後來招標成功,因為工法太難,建築師也不願意執行,後來請到整組日本工班來協助施作,才終於完成。」即便最後美術館完工成本近五億元台幣,比原先估算超支了一億多元,林嘉琪仍在所不惜,就像她後來陸續製作的《跟著設計去旅行》、《跟著雕塑去旅行》、《跟著米羅去旅行》等一系列推廣藝術的電視節目與展覽,願意非營利、不計成本的支持「美」,其實都來自一個回饋的心意。

「我父親很感謝台灣這塊土地,讓他這樣一個一無所有、必須從零開始的人能夠安身立命,我則是很謝謝父母當年的栽培,他們給過我的,我想要給更多人。」林嘉琪再次強調,自己只是幫父親實現回饋鄉里的理想,「我並不覺得自己擔子很重,挫折最終也會是好的緣份,時間久了,還是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圓滿。」不抗拒生命中每一個遭遇,但努力創造皆大歡喜的結果:一直把自己放得很小的林嘉琪,卻開創了極大的格局,對人生圓融的真誠信仰,讓她能舉重若輕,扛起重擔,卻走得更遠,心上更自在。

賴韋廷

Cynthia Lai,世故但寧可正直的資深少女,愛讀超厚小說;喜歡研究身心靈,因為相信命運是來自心,而不是天註定;價值觀老派,始終想追求的境界是「令身邊的人感到幸福。」●○

推薦文章
  1. 流轉蜜意 柔情摯約 楊壽芝與戴嘉瑱
    2011.05.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