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寶莉 酸甜苦辣都是好滋味
2013.01.09 by Julian Kan


由於母親長年茹素禮佛,大魚大肉的年夜飯印象已距離胡寶莉很遙遠,不過,她期許自己每天都像過年一般喜樂……

開設於台北101大樓的紅花鐵板燒總是高朋滿座,副董事長胡寶莉的親力親為絕對功不可沒。只要她到店裡,十次有九次會碰到熟識的友人──她與店裡的精緻美食,皆為吸引朋友一再前來光顧的主因。長相秀美的胡寶莉總是輕聲細語,嘴角揚著甜甜的微笑,待人接物透著婉約與溫柔。她最討厭惺惺作態,堪稱性情中人,有時像個小女孩般淘氣與執著,有時又像個大男人似的豪爽不羈。因為這一股難得的純真特質,胡寶莉擁有許多疼惜她的好朋友。「每天發生的事情無論好壞,都可以轉化為內在的甜美力量,這就是人生的酸甜苦辣,」她說,「對我而言,活在當下最重要。」

只要開心,每天都像過年 

在胡寶莉的記憶中,小時候每逢過年,家裡總是熱熱鬧鬧的,家族一定共聚一堂,充滿年節的氣氛。「團圓飯都是些台灣家常料理,白斬雞、煎魚、長年菜、佛跳牆之類的,」她回憶道,「作法並沒有太特別的地方,但菜色比平日豐富。」長大之後,小一輩紛紛成家立業,各自忙著經營各自的事業,沒時間像以前那樣採買、準備、烹調,然後邀約眾人一起共度,於是漸漸不在家裡吃年夜飯,都約在外頭的餐廳相聚,「可惜過年的味道也因此淡了。不過,也可能是因為現代人豐衣足食,每天都有機會穿新衣、吃糖果、吃豐盛的美味料理,每天都過得像過年一樣,所以年味不再那麼濃厚,這或許是時勢變遷的必然。」

由於胡寶莉的母親已茹素長達二十年,無論平日或年節都吃得很簡單,因此幼時團圓飯大魚大肉的印象距離她更加遙遠。不過,胡寶莉過年的時候依舊習慣放鞭炮、聽喜慶的音樂,「一方面是不能免俗的應景,」她解釋,「另一個原因是,當這些聲音回盪耳邊的時候,彷彿具有一種深度呼喚的魔力,讓我感覺自己還是個年輕的小女孩,家裡還是那麼熱鬧,再加上喜慶的佈置,過年的氛圍一下子就被營造出來了──聲音真的扮演好重要的角色!」胡寶莉說的一點也沒錯。曾在國外過年的人就知道,倘若少了一過十二點、家家戶戶此起彼落的鞭炮聲響,過年,似乎也變得沒那麼喜氣洋洋了。

修行,習得人生智慧 

受母親潛移默化的影響,近幾年,胡寶莉也跟著學習佛法的修行,領悟了不少人生道理。「學會『放掉』,壓力會愈來愈小,肩膀會與來愈鬆,但成就的東西會愈來愈大。煩惱除,智慧自然生,可能性無限寬廣;享受當下,就是圓滿。」她非常感謝母親的養育教導,幫助她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善待別人,做的是自己的功課,所以一言一行最要緊的是對自己負責,毋須在意旁人如何評論。」去年11月,桃園縣靜蓮寺舉辦新寺啟用大典,同時也為寺內三座佛像進行開光安座儀式,其中主座釋迦牟尼佛像便是由胡寶莉捐贈,「我希望藉此機會小愛換大愛,讓人人都能分享佛陀的智慧與慈悲。」

現在的胡寶莉很滿足,活得既坦然又自在;無論投身環保或助人,她都不認為自己在行善,「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這麼做,而且這麼做讓我很快樂。」即便面對不愉快,她也學會盡量一笑置之,轉化為正向的力量,「許多事情的苦或者樂,只是轉念之間而已,你認為苦,它就是苦的,你不認為它苦,它就是甜、是樂了,不如就像古人說的,把吃苦當作吃補。」即將過年之際,她還想藉這個機會感謝一路陪伴她的好友,「每個人都是哭著來到這個世界,將來能夠笑著走真的是一種福氣。我希望我可以。」●○

 

Photo/鄧明昌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