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裝的記憶 永遠的追嚮 甘薇
2011.01.05

新生代電影女星 甘薇

從黃昏裡牽引一個青春夢,在烈日下回首當時的喃喃低語,方盒子中的角色有時候堅強,有時候低落,可能是你、也許是我。影像流瀉,暖意波動,律動出人們心中的嚮往藍圖,甘薇特別喜歡駐足在電影院燈亮、散場的那一刻等著聆聽觀眾的感動,「我真的好喜歡電影,每個故事裝載著集體的夢,回到過去、走向未來。」

用靈魂親吻電影夢

「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眼前,我沒有去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希望能對那個女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給這愛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出自電影《大話西遊》的經典台詞,即使經過了許多年,甘薇仍然清晰記得她所愛的每一字、每一語,因為她是一個用靈魂擁抱電影的電影迷,而後走上電影一途,對甘薇來說便像是命定一般的旅程,一談起電影,將她的眸子都灼熱。

多少影像牽引出往昔的記憶與夢想,為人生映染上虹彩,在心底,輕揚滿地。深深寄情於電影,這讓甘薇在大學選擇就讀了表演科系,「之所以學電影,是因為我想知道更多有關於電影的事情。」畢業後,帶著滿腔熱血與嚮往,甘薇進入了中影集團,她進一步地了解了幕後的發行與宣傳,兩年的過程,也將甘薇帶領入一個更加專業的電影世界,「北京、上海、廣州是中國大陸發行電影最重要的三個地方,電影的票房好不好,從北、上、廣的反映就可窺見,我當時負責北京的工作崗位,天天想著如何讓電影的票房能夠更好、該做些什麼努力。」在中國,一年發行400至500部電影,然而能留在觀眾心中的故事,絕不超過十部,這也讓蓬勃的中國電影產業競爭更加激烈,「次貸危機之後,中國電影市場反而更熱,越來越多觀眾掏出80塊人民幣,進到電影院,買一個夢,學者稱之為口紅效應,雖然買不起高價位的樓房、奢侈品,可是人們心裡仍然需要寄託,所以好的電影,絕對不乏捧場的影迷。」
絢爛呼嘯而過 理想穿透現實 
現實不完美,電影足以撫慰我們的不安與寂寞。近來,甘薇特別喜歡張藝謀講述知青年代的純愛電影《山渣樹之戀》,「我走進電影院,發現什麼年齡層的觀眾都有,因為這故事讓人嚮往,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段純美的愛情,而故事裡的男人在這世界上應該是找不到了吧!」現實往往與理想背道而馳,在殘酷的生活裡,人們走進電影院、走進故事裡,「唯一的精神支柱就在那裡、生活的感受就在那裡。」是回憶,也是未來,置身在眾人用生命燃燒的盛會之中,坐擁綺麗美夢,讓青春回眸,而心海如何能不湧動。

在電影市場幕後發行與宣傳事宜之外,多才多藝的甘薇也擅長於文字創作,「我愛編劇、愛寫東西,在大學時,我便曾拍過第一部手機流媒體電視劇《約定》。」讀過許多小說,未來甘薇希望她能夠挖掘出中國的新銳導演,一起合作,「我想要像陳紅一樣,擁有一個專業團隊,雖然我沒有辦法執導,但我能夠創作好的劇本,和大家去共同演繹出優秀的電影作品。」

我的悠悠電影時光

除了編劇、發行、宣傳人員,現在甘薇又有了另一種身分,她成了電影演員。姣好的清麗臉蛋,乾淨的清透氣質,讓兩年前仍在中影集團擔任幕後工作人員的甘薇在一次會議中,受到了導演劉鎮偉的青睞,邀她參與中國第一部科幻電影《機器俠》的演出,「我還以為是誰打電話惡搞我,但接著我就收到《機器俠》的保密劇本,當時我好激動,整個臉都紅了。」只見了三次面就決定讓甘薇出演女二的角色,劉鎮偉對甘薇說:「我在你身上看到很多潛能,我想要挖掘你,你要相信你自己。」談起這段劉鎮偉提攜她從幕後走向幕前的機緣,甘薇內心仍然洶湧跳動,「在中國,能演出電影,是一件很難得的事,因為中國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演員。」

繼《機器俠》之後,甘薇再和林志玲合作《決戰剎馬鎮》,短短兩年時間,甘薇已從女配角晉升為女主角,於《無界之地》演出與死神墜入愛河的女孩,「我沒有想過要得什麼獎項,只希望有朝一日,觀眾看了我的演出之後,認同我就是劇中角色,這是我對自己當一個演員的期許。」電影是她的生命寄託、心靈的歸宿,她激情澎湃、摯愛著電影,走上演員這條路,接著甘薇要用演技,續寫她的電影人日記,影像交織故事,一幕幕,在她心裡流過、遁去、然後留下深刻人生痕跡。●○

photo/Ben Wang,wardrobe/Dior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從幕後走向幕前,甘薇強調自己還在摸索和學習,但是她會認真投入演藝工作,因為她深深地熱愛著電影,電影是她的心靈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