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即書房 長不大的「野小孩」陳昶福
2018.09.28 by Weihan Chang

頂著華泰集團二公子頭銜的陳昶福, 熟識他的媒體叫他 Fudy ,在身邊友人的眼中,他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現代農夫」,卸下少東光環,他傾心竭力投入永續農法,以身作則將環保進行到底。走進他位於天母的秘密基地,一窺他如何在這塊綠地享受耕作和閱讀,我們突然開始相信,終有一天,由種子到盤子,農場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什麼是「新鮮」的滋味?有著硬漢外型的 Fudy,一開口就十分豪邁,熱情招呼我們品嚐由他和另外兩位農夫親手栽種的秋葵,鮮採現吃、甘甜嫩脆,無須汆燙或涼拌,口中已滿溢盛夏的沁涼滋味。想像陳昶福主理下的 TK Seafood & Steak、驢子餐廳、333 Restaurant & Bar 和 East End 酒吧,都能 Farm-To-Table 從農場到餐桌,享用到產地直送的原生風味,就讓人不禁飢腸轆轆。

美國康乃爾大學餐飲管理系畢業的陳昶福,曾在米其林三星餐廳工作,回台後有感於人和食材之間,不應僅止於單向地食用與被食用的關係,他毅然決然承租下千坪廢棄土地,經過多年改良進化,打造如今的一隅城市樂園。「對我來說,食材代表一切,大家有權知道自己在吃什麼,於是,這一季我們農地裡收穫了什麼,餐廳裡顧客的桌子上就擺著什麼。」Fudy 深信食材來源透明化、了解其背後的來歷故事,才是地球和諧共處的解方,好的料理,應強化自然風土和人們的連結。



從根到莖,在我們眼前的這個農場裡,幾乎所有食材都物盡其用,「這裡一點一滴的改變,和我的閱讀習慣有關,從傳授專業技術的書籍,到研究昆蟲、細菌、香菇,或爬梳鹽巴、香料、魚子醬的歷史都很吸引我,也涉獵更多和生態相關的主題, 如何吸引益蟲進農場,達到最接近原始的平衡。」農場之所以能交出一份傲人的成績單,是有堅實的知識作為後盾,無論地面上或下,Fudy 以非化學方式建立生態系統,模仿、順應自然法則,專注於調整土壤中的有機物質。

動物、植物、微生物三大類群,構成平衡的生物圈,但經濟的高速發展,犧牲了環境作為代價,即使糧食在增產,污染和一系列的社會問題也接踵而來。都市人鮮少務農或親近土壤,對蔬果花草種植更知之甚少,遑論下一代的孩子能有機會目睹一顆幼苗從土裡冒出到漸漸茁壯、開花、結果的過程。「氣候持續急遽地變化,很多農夫卻仍在逆天對抗大自然,而不是善待它。我能做的,只有堅持自營農場「減碳」不翻土,然後在學習打獵與屠宰的過程中,懂得珍視這些『讓地球之所以是地球』的一切,更敬畏生命。」個性海派直爽的 Fudy ,花時間和花東原住民深交,閱讀國外許多獵人的著作,都是為了獲取更多情報線索,找到文化源頭。

陳昶福的推薦書單中, 也包括史蒂芬· 金的小說,和前海豹部隊指揮官 Jocko Willink 的《Extreme Ownership》。前者讓他身歷其境在既虛擬又真實的情節中,誠實地與自己對話相處;後者則點醒了他,紀律是嚴格的命令、制度,和控制,卻也是讓行動、言論或想法上不受限制的力量,紀律正是通往自由的方法。

比起主廚,比起農夫,Fudy 更像是一個剛好會烹飪和種菜的生態學家,如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境,他熱愛生活,不懈地探索,讓農場更無與倫比,進而綠化城市、凝聚社會。而當眾人皆曰永續發展絕非易事,這卻是陳昶福每一天的日常。終究,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對世界負起絕對的責任。

Weihan Chang

《WE PEOPLE》數位副總編輯 / 時尚總監,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熱愛文字與影像,因感性總多於理性,所以看電影常常掉淚。不寫作的時候可能在山上或海邊,深信「做你所愛,愛你所做」,期許自己更謙卑同時更無畏,或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但在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