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衢 自我矛盾下的焦慮裂痕
2018.07.10 by Christine Chen

前陣子王永衢的個展才甫於朝代畫廊畫下完美句點,嚴格來說,印刷在雜誌上的圖檔未必能一目瞭然他在色彩與質地探索上的張力,因為王永衢的作品乍看之下很容易會被歸於平面繪畫,但近看時才會發現到圖像表層因顏料龜裂所形成的微型立體空間。

▲王永衢作品「Spin of the Thread」。

王永衢11 歲移居美國西雅圖,後畢業於華盛頓州西雅圖康沃爾藝術學院,他坦承在台灣反而比美國時更像個異鄉人,格格不入的他,自三年前起,擺脫了過去在美國時以圖像進行的社會批判創作,轉而以顏料龜裂為創作根基,讓作品形式脫離傳統平面繪畫,進而詮釋他嚮往的極簡以及藏著內心深處的矛盾與焦慮。

▲王永衢作品「PlutonianMight V」。

王永衢說:「其實我很享受一個人的舒服,卻又容易過度思考,但在社交場合裡也可以談笑風生。那種極端是既喜歡極簡、純粹,同時卻又忍不住鑽牛角尖。」因此在創作上,他希望觀者可以去感受作品裡的直覺,與內心的轉換和體驗,因為他不想要別人過度思考,作品也無須解釋。「 我希望表達的不是要給你看什麼,而是給予觀者一個發酵劑。」因此他創作中的顏色、比例、大小都是很基本的元素,觀者在看時並不會感受到特定的主題,但那密密麻麻的線會驅使人往前走,而近看時裂痕會佔住所有的視線,各種細微的情緒慢慢誘發焦慮或其它複雜的感覺,但再退後一步,那些裂痕又模糊了,觀者自然而然將目光專注在色塊之上,又是一派極簡寧靜。

▲王永衢作品「Vermilion Days」。

因為他想要挑戰的是觀者看東西時除了眼見為憑之外,還有潛意識裡的直覺,而這才是他創作想要達到的目的之一。因為「作品真正重要的不是想講什麼,而是觀者體驗了什麼。 」他認為不需要在乎藝術家想傳達什麼,觀者的各自解讀反而更有意思。接下來他也會嘗試新的媒材,以法國生產的顏料 flash 製造出消光感,在這範疇尚未盡善盡美之前,他會持續探索,這也是當代藝術永遠推陳出新的原因。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佳作盡現 香港蘇富比秋拍預告
    2011.10.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