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樹一格:趙無極
2013.07.05 by Val Tseng


2013年4月9號,一位當代偉人隕歿,他不屬於經濟領域,更無關政治,而屬於人類文明的最高層次:文化及藝術。他是趙無極,他代表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中西合併氣韻。

近十年來中國崛起,除了表現在經濟、政治、軍事等方面上,也同樣反映在文化、藝術等領域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市場上愈發受到重視與推崇,也有越來越多中國藝術家在國際間聲名鵲起;然而早在中國改革開放前的六零年代甚至更早,就已有一位中國畫家享譽國際、作品備受歐美藝壇推崇。這位畫家,就是趙無極。

沉浸藝術的童年

趙無極於1921年出生於北平(北京),他的父親是一位銀行家兼收藏家,藏有不少珍貴的古玩書畫。雖然趙無極出生時中國早已進入民國時期,但當時但凡上流人家子弟仍皆保有習寫書法的傳統,趙無極自然也不例外;他還曾入私塾讀四書五經唐詩宋詞,接受中國傳統文化與典籍的洗禮。十四歲時,趙無極在父親的支持下進入國立杭州藝專習畫;就是在這所藝術專科學校學習的六年間,趙無極打下他日後數十年繪畫生涯的基礎。藝專畢業後,成績優異的趙無極被留聘為講師,也是從那時候起,他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在那個時代,中國畫壇因堅持傳統、故步自封而逐漸走向僵化枯竭,如此閉塞落伍的環境自然讓年輕充滿活力的趙無極反感;他開始受到西方的、尤其是法國的畫家影響,如野獸派畫家馬諦斯(Henri Matisse)、盧奧(Georges Rouault)等。憑藉著青春的熱血、對新畫風的狂熱以及銀行家父親的支援,趙無極和一群新銳畫家舉辦了第一屆獨立美展。可以想見這場畫展就和當年以莫內為首的一群印象派畫家們於1874年舉辦的聯合畫展一樣,備受主流評論家的批評與責難;然而保守派的壓力非但沒有讓趙無極喪氣失志,反而更讓他積極追求新繪畫風格。1948年,在父親的金援下,趙無極離開了令他失望的中國畫壇,遠赴巴黎。

巴黎的滋潤

對趙無極來說,甫從守舊固陋的中國畫壇到達當時堪稱世界藝術中心的巴黎,簡直就像一隻長期蝸居小小井底的青蛙突然被丟到一個大池塘一樣,目眩神迷又混亂不安。根據他本人的說法,「那是一段完全被一種迷網的心緒干擾的黑暗日子。」他的畫風開始轉變,他對繪畫的觀念由底層逐漸鬆動;他從原本飄渺朦朧、具象而不明晰的畫風,開始走向抽象的畫風。

在這樣艱困而苦悶的轉型階段中,趙無極幸運地得到了當地藝壇友人的幫助與啟發。他走出工作室,巡迴於歐洲的古典藝術建築間;他從那些象徵西洋藝術演變的雕塑和浮雕畫中感受到真正的偉大,也領悟到中國古典藝術的情操與趣味。他終於通過這片自由的藝術風土所給予的試煉,從赤裸裸的孤獨與追尋中重新找到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他終於能夠在自己的藝術空間暢快呼吸、來往自如。

趙無極曾不只一次強調:「我非常喜愛生我、養我的中國,但培育我的卻是巴黎。」對深受中國古典藝術影響的趙無極來說,中國古傳統一直活在他的內心深處,但使之解放並重新創造的,卻是法國。他在這個擁有深厚藝術傳統與美學素養的國度找到扶助自己的力量、自我省悟的契機,以及對一個真正的畫家來說最重要的,表現自己想說的藝術語言的方法。他並未刻意學習模仿西洋畫派的畫風,也不拘於中國傳統的古典畫風,甚至從未意圖去創造所謂中西融合的嶄新畫風;他只是單純地透過線條與色彩,表達出內心真摯的情感,這或許也是他如此受到西方藝壇推崇的原因。他從西方藝術得到的領悟,對中國文化的反芻與沉思,以及歷經喪亂動盪的人生體驗,這一切都化為餵養他藝術心靈的養分,藉由飛舞的色彩與線條,表現在畫布上、展現在世人眼前。那些專屬於他的藝術語言,源自中國,來自他從小學習的書法,來自易經、老莊、李杜、屈原,來自他心目中中國美術的精粹:殷商的青銅器和唐宋的繪畫,然後在法國、在西方藝術的啟發下昇華並解放。

氣韻成形

趙無極曾在受訪時表示,他認為所謂中國傳統精神在於中國悠久的文化歷史和深邃含蓄的哲學思想。事實上,翻開整部中國藝術史,我們可以發現其中無處不包含古中國的哲學思想;這些思想凝結了東方哲學精粹,形成了中國民族審美,並濃縮為中國繪畫的最高境界:氣韻生動。這也正是中國繪畫所追求的「神似」。而趙無極的作品就是融合了西方的抽象形式與中國的氣韻,成為獨一無二的趙無極式抽象作品。正如法國前總統席哈克(Jacques René Chirac)曾經說過的:「他洞徹我們兩大民族的感性,集兩者於一身,既屬中華亦屬法蘭西;他的藝術,吸取了我們兩國文化的精髓。」或許正因如此,趙無極的畫作才能打動西方人,在國際藝壇奠定地位。

雖然趙無極被認為是一位有天才的畫家,但他的成功絕不僅止於天賦才華。他始終不斷讀書、學習、內省,不斷累積自我的藝術素養,歷經千錘百鍊後鎔鑄成新的藝術生命。最關鍵的是,他的人生中總是不斷有貴人出現。不論是在他初到巴黎不久就與他簽約的畫廊老闆、他的詩人朋友米修(Henri Michaux)、他的評論家朋友杜丟伊,甚至是他早在中國就已結交的法國駐中國大使館書記官愛理謝夫都對他早年的藝術生涯幫助極多。但是這一切都比不上他的銀行家父親的支持。知名收藏家馬維建曾表示,他認為趙無極之所以比其他藝術家成功的關鍵之一,就是他有非常優渥的環境供他發揮。要知道在趙無極生長的環境與年代,遠赴巴黎深造是多麼困難的事,若是沒有強力的經濟後盾是絕對做不到的;更何況若是沒有如此富裕的家庭環境,趙無極怎麼可能從小就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並將之內化為他的藝術泉源呢?

情感專一藝術魂

與趙無極關係密切的收藏家馬維建曾表示,趙無極的成功與第三任妻子法蘭絲娃(Françoise Marquet)的推廣大有關係。趙無極曾有過三段婚姻,第一任妻子是在中國就與之結縭的謝景蘭。謝景蘭為他生下長子趙嘉陵,並陪伴著他赴法深造;哪知謝景蘭卻在法國移情別戀,兩人遂於1956年離婚。1958年,趙無極在香港結識了女演員陳美琴,兩人迅速陷入熱戀並於同年結婚;1972年,一直為精神疾病所苦的陳美琴去逝。在趙無極的第二段婚姻期間,正好是趙無極的事業蓬勃發展、創作邁向巔峰的時期,婚姻美滿、事業成功的趙無極是如何春風得意,不難想像;也因此陳美琴之死帶給他的打擊也就更大。1977年,趙無極梅開三度,與法國女子法蘭絲娃‧馬凱結婚。法蘭絲娃在藝術方面有豐厚的專業知識,她以一己所長為趙無極的事業做出頗多貢獻。她為趙無極整理出版畫冊、策劃展覽,幾乎包辦生活中的大小事務;晚年的趙無極病痛纏身,也是由她照顧直至病逝。與趙無極相差二十六歲的她,是陪伴趙無極走過人生最後一程的人。

風格永存

早在趙無極還在世時,他的作品在國際拍賣市場就已炙手可熱,譬如當年知名設計師貝聿銘邀請他為其設計的新加坡萊佛士酒店(Raffles)所創作的《Juin -Octobre 1985》,這幅趙無極生平所創作最大尺幅的作品在2004年春拍時就以1804萬港幣成交。如今趙無極已去逝,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認為,只要是他品相好些的作品,在拍賣場上都可超過兩千萬港幣,若是精采大作就更不必說了。今年四月初,香港蘇富比「二十世紀中國藝術」專場,趙無極的《10.03.83》就以3708萬港幣成交;再兩年前,同樣是香港蘇富比的拍賣現場,趙無極的《10.1.68》更是以6898萬港幣被買下,成為目前為止趙無極最高價的拍賣作品。

事實上,根據Artprice的資料顯示,光是在2012年,趙無極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的總成交金額達7355萬美金,雄踞亞洲當代藝術家第一。但其實在2001年時,趙無極的作品拍賣成交總額在全世界藝術家排名中還只是第206名,直到去年,其名次迅速爬升至全球第23位,可見未來潛力無窮。●○

Photos/達志

Val Tseng

追求刺激視覺的美麗畫面,喜歡手繪也熱愛鑽研藝術,大學修習服裝設計,發覺時尚雜誌正好是我喜愛的事物之完美結合,自此狂熱不曾間斷,最近更關切世界時裝動態,最擅長high street造型演繹,認為擁有創造力及美感是身為人類最可貴的特質。●○

推薦文章
  1. 2010台北雙年展 藝術、文化與政治的三叉路口
    2010.10.02
推薦影片
  • 聞名世界畫壇的法籍中國畫家趙無極於三月底到馬德里,主持他個人的畫展。這個由西班牙新聞局主辦的「趙無極現代畫展」三月二十七日在馬德里「文藝協會」沙龍揭幕,展出作品二十一幅,預定四月十六日閉幕。圖為趙無極夫婦(右起第二第三人),西班牙畫家及中央社記者王允昌(左起第一人)合影。
  • 1981年8月12日,教育部長朱匯森頒獎給畫家趙無極, 副總統謝東閔(右),上午到台北市復興南路版畫家畫 廊,參觀旅法畫家趙無極畫展,與趙無極先生(左)握手致敬。
  • 嚴前總統家淦1983年1月6日上午到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先後參觀了旅法抽象畫家趙無極畫展和中國攝影學會訪問日韓釆風展,嚴前總統家淦(左)、旅法抽象畫家趙無極(左二)、攝影大師郎靜山(左二)、歷史博物館長何浩天(右二)、攝影界人士水祥雲等在場陪同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