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超馬父子檔的硬漢精神|合隆集團總裁陳焜耀與董事長陳彥誠
2018.08.02 by Christine Chen

其實跑步從來不能改變現狀,困難或挑戰始終都在那,但對於征服過四大極地馬拉松的合隆毛廠父子檔陳焜耀與陳彥誠,那是一段彼此回過頭去看還都能相視大笑的獨家記憶。

明明是父子倆,但合隆集團總裁陳焜耀與董事長陳彥誠在性格上卻是南轅北轍,牡羊座的陳焜耀熱情、積極,雙魚座的陳彥誠則是內斂、穩重,不過兩個人對於「不服輸」這件事倒是一點分歧都沒有。正如拍照當日,台北七月的豔陽曬在河濱公園跑道上,即使百無聊賴的站著也會汗流浹背,但為了拍出真實感,陳焜耀不斷強調:「剛剛那樣可以嗎?我們再跑一次。」一次又一次,來來回回,他的態度、勇氣與不服輸都寫在臉上,這也是為什麼他能以60 歲高齡跑完四大極地馬拉松的原因。

人遇到挫折時,不如去跑步

身材壯碩的陳焜耀說自己從學生時代就愛打籃球,後來也學了跆拳道、打高爾夫、騎馬,甚至當過健美先生,因為他喜歡挑戰、熱衷運動,在這樣環境下成長的陳彥誠也從小培養了良好的運動習慣,於紐西蘭求學時亦投入跆拳道,甚至一路打到南島冠軍。但是陳彥誠說跑馬拉松這件事,一開始只有他,「我想如果有一天要承接企業,是需要鍛練自己的意志力,每年要給自己不同的挑戰,然後不知不覺就越跑越大。」然而影響陳焜耀加入馬拉松行列最重要的轉捩點是2008 年,合隆毛廠安徽廠被他一手栽培的部屬背叛,當時腥風血雨,但陳焜耀卻堅持死守不放,後來則是在陳彥誠的力勸下才選擇退場。

陳焜耀說:「人遇到挫折,那時很鬱悶,覺得人心怎麼是這樣子的,但當時彥誠跟我說,走啊!我們去跑步。」從一開始對馬拉松半信半疑,甚至擔心跑這麼久身體會不會壞掉,到2008 年父子檔首度一起參加ING 台北國際馬拉松比賽,當陳彥誠跑完全馬拿了獎牌,陳焜耀跑完半馬卻只有獎狀時,他不甘心的對兒子說:「你應該早點跟我說全馬有獎牌可拿,明年我也要拿一個。」就這樣父子倆開始一起跑,從埃及撒哈拉、智利阿他加馬、中國戈壁,跑到南極,這一跑,跑過了無數風景,也跑出了另一種父子情誼。

一起跑向終線的父子倆

陳焜耀笑說,第一次去撒哈拉是被騙去的,我在想兒子要去怎麼不找我,他說有生命危險,但我還是硬報名,結果我們一個人背了14—16 公斤,怎麼跑?! 第一天我就覺得不對勁, 鞋子也不對,跑到腳都是水泡。「根本誤入歧途,我第二天就想退賽,隔天醒來又重新再試,反反覆覆,比賽的每一天都想退賽,就這樣比到最後一段,彥誠說他累了想睡一下,但我說不行,我睡了就起不來,肯定沒辦法完賽。」於是父子兩個邊睡邊走,一直挨到晨曦出來,當時還誤以為是終點站,其實後面還有十公里,終於兩個人協議好,不要為了當下衝刺爽快而倒下,但即便是用最安全的龜速抵達,兩人也領到了獎牌,在金字塔前完賽。

陳焜耀說:「那次比完後,人家問我什麼時候還要比,我想說:肖欸!花錢受這種折磨。又不能洗澡整身臭得到死,腳也痛得要命。」但回到家兩個月後,仔細想,覺得這樣很丟臉,拿到獎牌是冒著生命拿回來的,不服輸的他,怕人家誤以為有兒子幫他才能完賽。為此光撒哈拉陳焜耀就跑了三次,即便在遭遇到挫折時,旁邊的人都勸他放棄時,他還是挺過每一次的險峻。「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陳焜耀認真的說。事實上在跑極地馬拉松時因險象環生,人性會更加顯露,但跟著父親一起跑步的陳彥誠說,父親本身就是不屈不撓的人, 再辛苦, 也不放棄。然而跑步其實沒有讓父子相處時間變多,只有一開始鍛練時較常在一起,「後來他覺得跟我訓練很有壓力,所以除了前兩次需要一塊完成賽事,後來即便同一場賽事也都是分開的,只有早上會在營地見到,或是他有狀況時我會在某個地方等他。」 陳彥誠也開玩笑說:「爸爸已經長大了,翅膀也硬了,不然他每次完賽都說很像是靠兒子幫忙,他需要自己成功。」

每個經營者都背負不同時代的挑戰

但近年不少企業家都熱衷跑步,在跑步中又能獲得什麼經營哲學?陳彥誠直白地說:「其實沒什麼關聯。跑步不會讓你人生既定的問題消失不見,但藉由這樣的運動目標,可以產生良好的規劃與生活習慣,看待事物也會比較嚴謹。特別是跑步相對簡單, 只要穿上衣服, 往外走就可以了。」他亦表示:「我很幸運,我父親給我好的環境,他是以身作則的典範,對我來說是很好的目標。」 在接班之後,他也認為每個經營者都要因時代環境而做出改變,「但我覺得唯一不變的是誠信。我們至今第五代,這依然是公司經營不變的核心價值。」

接下來他們父子三人(包括小兒子)將要前往蒙古參加戈壁賽事(七天六夜250 公里),陳焜耀說這是最後一次,陳彥誠則說,之後應該還是會跑下去,「因為對我來講,跑極地馬拉松就像度假,雖然每次都覺得當下很荒涼,很辛苦,但也能體驗到平常沒機會去的地方,那種美聽別人說沒辦法想像,要親身經歷才行。就像沙漠裡的花朵看起來非常鮮豔,這件事很神奇。但沒見過的人就無法理解。」這也如同接班,要接了才知道怎麼經營。陳焜耀說:「我父親當初常跟我說,少年出英雄。彥誠少年不怕事,他的強項就是讓他衝,衝了才知道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陳焜耀要這麼早傳承,「因為日正當中才應該傳,讓他去磨練。我跟著他一直在跑馬拉松我知道他可以吃苦、有能力,因為在競爭中比的是耐力、持續性,誰先退出誰就輸了,且不退出還得要有體力,不然也等不到成功那天。」因此一起跑步變成兩個人共同的興趣,即便不跑同一場賽事,不再並肩穿越終點,但那份因跑步而更深入瞭解彼此的每個片段,都成為父子倆最難以忘懷的回憶。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